美打貿易戰改善經常帳 利大於弊?

評論版 2018/04/05

分享:

近月,美國和主要貿易夥伴在鋼材、鋁和其他領域的摩擦增加,美國不惜祭出懲罰性關稅的工具,雖然一般的解讀是這是美國逼迫其貿易夥伴進行談判、從而取得對方實質性讓步的手法,惟如果缺乏共識,貿易戰的惡果恐怕各方都要承擔。

在國際收支上,經常帳赤字反面便是金融帳盈餘,即通過經常帳赤字輸出的美元,外國投資者最終會將之輾轉投資於美元資產。如果美國確實能有效改善其貿易乃至經常帳赤字,國際收支趨於平衡的話,其金融帳盈餘也會相應減少,這對全球的影響相信會相當深遠。

改善經常帳 關鍵在商品貿易

2017年美國國際收支統計裏面商品出口15,507億美元,商品進口23,619億美元,商品貿易赤字8,112億美元。同年美國服務出口7,809億美元,進口5,381億美元,服務貿易盈餘2,428億美元。兩者相加,再加上其他投資收入和資金轉移淨值,2017年美國經常帳字為4,662億美元,相當於GDP的2.4%。由此可見,要改善其經常帳,關鍵在於商品貿易,但增加出口,減少進口,說易做難。另外,美國的資本帳有248億美元的小量盈餘。

如前所說,經常帳赤字的反面一定是金融帳盈餘。2017年美國購買的對外金融資產為12,124億美元(資金流出),外國投資者購買的美國金融資產則有15,879億美元(資金流入),再加上金融衍生工具上的小量赤字,那其金融帳盈餘便為3,492億美元。另外需要指出的是美國經常帳/資本帳赤字與金融帳盈餘之間有922億美元的差額,該統計誤差和遺漏金額不小,但卻難以準確解釋。

美國的經常帳在上世紀80年代初由盈轉赤,之後便一直呈赤字,在2006年其赤字一度大至相當於GDP的5.9%,2017年其相當於GDP的2.4%的赤字其實已顯著改善,規模已算溫和。但與此同時,美國政府財政亦一直呈赤字,長期的雙赤問題如果發生在新興市場,輕則會導致資金外流,貨幣貶值,重則會爆發金融和經濟危機。美國卻從來無此憂慮,因為它是全球最主要的儲備貨幣美元的發行者,即使美國本身爆發次按危機和雷曼破產觸發全球金融海嘯,美元的國際儲備地位依然穩固。

因美國是全球最大經濟體,美國股市、債市也是全球最大和流動性最好的資本市場,美元由美國印發,故哪怕經常帳赤字再大,美國也沒有支付的危機,美元滙率的升跌周期很多時並非主要由經常帳因素所主導。新興市場爆發危機的先決條件並不完全適用於美國。

經濟學理論和傳統智慧均認為長期顯著的貿易乃至經常帳赤字是居民儲蓄率低、過度消費的結果,這是美國經濟的內部失衡,主要反映在其進口領域;在出口領域,長期顯著的貿易乃至經常帳赤字則是美國企業全球競爭力不足的反映。對於後者,情況不宜一概而論。在增值相對較低的製造業領域,美國企業因為成本問題確實難與新興市場競爭,畢竟美國的人均GDP已經達到59,495美元(IMF,2017年),全球化推動的生產要素最佳配置雖然影響了不再具競爭力的美國企業,但就為美國消費者整體帶來了福音。不僅如此,全球化之下有大量的美國企業也作全球投資和布局,例如蘋果在亞洲的生產綫、美國汽車在墨西哥的生產綫,最終的產品有相當一部分銷往美國,統計上顯示為貿易赤字,但與美國企業的競爭力差不宜輕易劃等號。2017年美國名義GDP有19.4萬億美元,其中13.4萬億美元或69%為私人消費開支,而GDP統計中商品和服務進口為2.9萬億美元,不到美國私人消費開支的四分之一,這還不算其中來自美國海外企業的部分,因此如果說美國企業全球競爭力不足應從個別行業來看,整體而言美國私人消費開支逾四分之三是來自美國本土的生產和服務,體現了其競爭力。

減進口 糾正內部失衡利投資

在這情況下,美國如能有效改善貿易乃至經常帳赤字,對美國本身會是利大於弊。首先,貿赤收縮會對GDP增長有正面的推動作用。其次,貿赤改善如果主要來自增加出口,就意味着美國國內的企業投資和就業都會得到支持。再者貿赤改善如果主要來自減少進口,不利之處是美國消費者或要為進口付出比以往高成本,而美企海外投資面對的來自美國本土的需求也會遞減,好處則是美國消費者會提高儲蓄,減少過度消費和借貸,有利於糾正部分內部失衡,美國資金成本也會趨降,有利投資。

但對美國的貿易夥伴而言,美國的貿易乃至經常帳赤字改善的影響卻可能是利弊兼而有之。在出口領域,雖然理論上美國可以通過增加出口來達到改善其貿易乃至經常帳赤字的目的,惟其空間可能有限,因為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在美國,而美國本身已經是全球第二大商品出口國和最大服務出口國,美國以外的市場很難滿足其再大幅增加出口的要求。如中國和日本的經濟規模在2017年分別是11.9萬億美元和4.9萬億美元,而中國經濟裏面私人消費開支佔比約4成,日本則接近6成,惟中國和日本同時也是製造業和服務業大國,真正需要從美國進口的規模增量可能相對較小,這就是為何根據國際貿易組織(WTO)的統計,美國商品最大的出口市場是歐盟(28國加總)、加拿大、墨西哥,其次才是中國和日本;而美國服務最大的出口市場是歐盟(28國加總)、加拿大,其次才是中國和日本。

據此,美國如欲有效改善其貿易乃至經常帳赤字,只能從減少進口方面着手,對其主要貿易夥伴而言,美國內部過度消費和借貸的失衡得到糾正雖然會利好美國的投資和美元,但就未必可以彌補其貿易夥伴的損失,因為貿易盈餘國的產能已經超出其內部需求的需要,如果來自美國的外部需求減少,便會對盈餘國的實體經濟產生負面影響。

經常帳減赤 反映金融帳盈餘減

美國的商品和服務貿易總量雖然為全球最大,惟根據WTO的平均水平統計,它只相當於美國GDP的27%,而其主要貿易夥伴加拿大、墨西哥、中國大陸、日本、德國、乃至韓國和台灣,其貿易相當於GDP的比率就分別為64%、79%、39%、32%、86%、78%和114%。換言之美國如果主要通過減少進口來改善其貿易乃至經常帳赤字,對其主要貿易夥伴是會產生較大不利影響的。從具體的產品和產地來看,美國商品進口首三大類別是製成品(佔比78%)、燃料和礦產品(11%)和農產品(7%),首三大商品進口來源地是中國(佔比21%)、歐盟(19%)和墨西哥(13%),佔比愈大,受到的影響也會愈大。

此外,美國經常帳赤字的減少會反映在金融帳盈餘減少之上。如果流進美元資產的資金流量減少,其存量的估值恐怕也會受到影響。2017年第三季外國投資者持有的美國股票、債券、衍生產品等的市值達到19萬億美元,規模與其GDP相當,美國貿易方面基本因素的改善或者無助於這一類組合投資的估值。

美國的Smoot-Hawley Tariff Act是在1930年6月簽字生效,但在1929年的立法過程,其負面影響已在發酵,就算它與美國1929年的股災毫無關係,但美國經濟之後的大蕭條肯定與它涵蓋數以萬計的商品、高達60%的懲罰性關稅有關。據此,要避免貿易戰的惡果,還需要各方的共識和妥協。

美國祭出懲罰性關稅手段,一般解讀是逼迫貿易夥伴進行談判,從而令對方實質讓步。(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戴道華 中銀香港高級經濟研究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