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C
香港時間:2018717日 (二) 08:11

中日高鐵比拼 財力之外拼甚麼

評論版 2018/04/11

分享:

東南亞各國諸如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着手規劃高鐵的軌道時,印度已在2017年9月啟動興建第一條高鐵。

印「鑽石四邊形」高鐵網 通大城市

早於2014年的印度總統大選,當時的候選人即現任首相穆迪已經表示,興建高鐵是國家現代化進程的關鍵一步。他更在2014年6月當選首相後,隨即提出「鑽石四邊形」的高鐵網絡,連接印度四大重要城市:新德里(北部)、孟買(西部)、金奈(南部)及加爾各答(東部)。在2013年5月,經過公開招標後,印度和日本發表聯合聲明,兩國共同進行「孟買——亞美達巴德」高鐵項目的可行性研究。自2014年12月,印度再就三條規劃中的高鐵進行全球公開招標,路綫分別是:新德里至孟買、孟買至金奈、新德里至加爾各答。招標共有12個財團參與,公司來自中國、美國、德國、法國、意大利、西班牙、比利時等國家。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2015年12月11至12日到訪印度,與穆迪簽署諒解備忘錄,確定日本拿下印度「孟買——亞美達巴德」高鐵項目,預計全程508公里,造價190億美元,預定2022年竣工;這並有慶祝印度獨立75周年之意。日本提供近152億美元貸款,貸款率低至0.1%,可分50年還清,並能延期15年償付。

日奪高鐵定單 豐富經驗致勝

日本擁有豐富的建造鐵路經驗,是優勝原因之一。JR東日本、川崎重工和日立製作所等日本企業,聯手獲得該印度高鐵定單。

中國至今已參與印度兩條高鐵的可行性研究。早在2014年9月,中印兩國已經簽署鐵路合作備忘錄和行動計劃,確認合作興建「金奈——班加羅爾——邁索爾」高鐵(下稱金奈高鐵),並於同年12月確定由中國中鐵二院工程集團(中鐵二院)負責執行可行性研究。

金奈高鐵位於印度南部,全長約500公里,目標是將現時的行車速度從每小時110公里提升至160公里;該可行性研究報告已於2016年11月完成。然而在2017年10月,傳出印度官員催促中方跟進共同建設金奈高鐵的消息;消息指,雖然中鐵二院在遞交報告後,表示有意與印度鐵路局面談,但是過去半年間印方無法接觸中鐵二院,為兩國的鐵道合作蒙上陰影。

此外,2015年9月23日,中國鐵路設計集團有限公司(中國鐵設)與印度Lahmeyer International(India)Pvt. Ltd組成的聯合財團成功中標,承包新德里至孟買高鐵的可行性研究工作。Lahmeyer國際集團是一所總部設在德國的國際工程顧問有限公司,在27個國家設有分公司或聯營公司,涉足能源、水力發電和交通建設的顧問業務,參與過165個國家的項目。

日制度連結 科技培訓滲各國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4年5月穆迪上任後,旋即在7月藉金磚五國領導人會晤時與穆迪見面,促成他在同年9月訪問印度,地點是穆迪家鄉古吉拉特邦。中國將在未來5年內向印度投資200億美元,中印兩國簽署協議確定中國投資在印度建立兩個工業園;同時確認中國廣東省和古吉拉特邦、廣州市和艾哈邁達巴德市結為友好省邦、友好城市。當穆迪在2015年5月訪華時,中國也以高規格招待:穆迪訪問的第一站是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家鄉西安市。訪問期間兩國簽署了45項文件,包括24項政府間協議和21項商業協議,涉及金額將近200億美元。而在文化交流方面,主要包括:

1.繼續推行「中國——印度文化交流計劃」,於2015年下半年各派200名青年互訪

2.設立「中印智庫論壇」,每年召開一次,在兩國輪流舉辦,由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和印度外交部負責

3.在上海復旦大學設立甘地印度研究中心

4.中國於2015年開通經乃堆拉山口的朝聖路綫,進一步促進兩國宗教交往、為印方朝聖香客提供便利

近年,中國也開始向印度鐵路部提供培訓。在2017年4月,中國安排的「2017印度高速鐵路高層管理人員培訓」在西南交通大學舉行。是次培訓課程為期8個月,參加培訓的38名學員來自印度鐵道部規劃、基礎設施開發執行以及運營管理部門。

至於日本方面,日本政府近年非常重視與各國的「制度連結」(Institutional Connectivity),由外務省轄下的獨立行政法人國際協力機構(JICA,簡稱「國際協力機構」)主力執行開發援助項目。日本外務省在2016年12月19日與經合組織協辦的論壇上,提及近兩年日本成功在緬甸、越南引入日本的關稅系統,並促成東南亞工程大學聯網(Southeast Asia Engineering Education Development Network),成員包括40所工程大學。顯示日本政府充分利用其科技和人力資源,發揮其在各國基建的影響力。

中國人財雄厚 須證技術經驗

特別在人才培訓方面,自2017年2月,印度鐵道部定期會派30至40名官員到日本培訓,為期兩至三星期。在最近期,再派出第七及第八批官員共80人到日本,可見日本與印度已經成立一個持之以恒的鐵路成員培訓機制。

中國在近年積極將鐵路技術輸出至東南亞和南亞國家,然而中國要成為一帶一路國家的理想鐵路合作夥伴,除了雄厚的人力財力,亦需要具說服力的建造技術和成功經驗。在一帶一路的版圖上,中國仍然有不少合適的合作對象,亦面對各方面的挑戰;中國打造的高鐵能夠走到多遠,大家拭目以待。

在一帶一路的版圖上,中國仍然有不少合適的合作對象,亦面對各方面的挑戰;中國打造的高鐵能夠走到多遠,可拭目以待。(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羅祥國 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全球中國研究計劃
俞亦彤 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全球中國研究計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