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C
香港時間:2018721日 (六) 12:09

【書展限定】即場訂閱hket電子版,低至85折及豐富禮品(Hall 1A-E07)

黃牛票和退票

副刊版 2018/04/17

分享:

因為黃子華棟篤笑,「黃牛票」成了一個香港話題,連公開論壇都拿來作主題討論。

「黃牛票的出現,證明供不應求。但凡一樣東西要勞動黃牛黨出來哄抬牟利,那就證明這樣東西真係好嘢。

「黃牛黨」其實也分兩種,一種是有內部門路可走,另一種是也要憑自己勞力。前者可佔「內部認購」之利,後者則用「排隊黨」手段,賺到了也是辛苦錢。

由「黃牛票」,不禁聯想到從前在電影院門口等「退票」。我的「等退票」歷史,可以追溯到小學二年級。那年我九歲,放暑假第一天,外婆給我兩毛錢,叫我自己去看電影。我高興得要命,就跑去附近的電影院買票看戲。那個暑假就如此開始,隔三差五就問外婆要了錢去看電影。電影看得多了,人也精了,會得去電影院門口等退票。

那時候通訊不便,約了人做一件事,都是口頭承諾,說完了也不會用電話再確認。這樣一來,有時候有些人記性不好,就影都找不着了。比如兩個人約了看電影,一個人買好了戲票在電影院門口等,等到開場還不見人影,要找也沒法找,於是只好自己「獨看」,但又多了一張票出來,就要想辦法脫手,便宜一點賣掉都好。

我在戲院門口等的,就是這樣的「退票」,兩毛錢一張票,一毛錢就有交易。那一年暑假,我就是這樣看了許多電影。「黃牛票」也未必次次炒得起,也有炒燶的時候。炒燶的黃牛票,命運就類似退票,是「死雞」,若執到,就便宜看戲了。

撰文 : 李純恩

欄名 : 天地良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