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角獸「回國」 可促A股繁榮?

評論版 2018/04/19

分享:

毫無疑問,美股之所以能夠出現持續近10年的牛市,既與美聯儲過度寬鬆的貨幣政策有關,也與美股的科技股五大天王FAANG(FAANG代表Facebook(fb)、蘋果(Apple)、亞馬遜(Amazon)、Netflix及Google,Google現在是Alphabet的子公司)有關。

予海外上市企業 回流A股

可以說,FAANG是驅動近年來美國股市大牛市的主要動力。在過去幾年,這5大企業雄霸科技網絡股板塊,對整個美國股市上漲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同樣,在香港股市,騰訊不僅早就成了股王,也同樣是推動2017年港股恒指不斷創新高的動力。為造就中國股市的發展與繁榮,中國政府的監管部門也開始費盡心思,希望發現與培育國內的獨角獸公司,也希望在海外上市的獨角獸企業回歸國內A股市場。這就有了中國的CDR(China Depository Receipts中國存託憑證發行計劃),讓到海外上市的中國公司以CDR形式在A股市場交易。

在今年3月份人大政協兩會上,中國政府就決定招引海外上市的新經濟企業回流A股,之後,3月30日國務院立即批准執行《關於開展創新企業境內發行股票或存託憑證(CDR)試點的若干意見》(下稱《意見》)。CDR試點企業鎖定為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軟件和集成電路、高端裝備製造、生物醫藥等高新技術產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企業市值要求不低於2,000億人民幣。對於尚未在境外上市的創新企業(包括紅籌公司和境內註冊企業),最近一年營業收入不低於30億人民幣,企業估值不低於200億;或營業收入快速增長,擁有自主研發、國際領先技術,競爭中處於相對優勢地位,已符合上市門檻等。

也就是說,中國CDR有兩種模式:發行新股或掛牌。前者是境外上市公司可向國內投資者發行新股進行再融資;後者並沒有新股發行,而是有點像一種以境外上市公司為基礎的境內交易衍生金融工具。這兩種模式並不互相排斥。不過,這次證監會還沒有公布CDR發行細節,CDR與基礎證券之間轉換的具體要求和方式也將另行規定。

根據《意見》有投資銀行估計,目前符合規定回流到A股上市的國內海外上市公司只有騰訊、阿里巴巴、百度、京東和網易5家企業;約有30家潛在參與CDR公司的總市值約2.7萬億元。這投資銀行最樂觀估計,在香港、國內潛在上市的科技公司,第二上市規模達850億美元、獨角獸公司總估值達5,000億美元、未上市的新中國概念股,估值達5萬億美元等。市場潛力非常巨大。

一般分析認為如按《意見》規定推行CDR試點,將對中國股市產生不小影響。比如全面提升相關股市估值;短期內對A股市場造成巨大流動性壓力;引發部分估值過高的創業板公司股票拋售;減弱香港股市同股不同權改革的影響等。

但這些還只是表象,核心問題是政府希望在海外上市的國內獨角獸公司回歸A股,能否推動國內股市繁榮,能否讓國內投資者分享這些企業發展的成果?這些獨角獸企業出生在國內,成長在國內,分享國內廣大市場,由於歷史原因迫使到海外上市,造就相關企業的一批富豪,但國內投資者無法分享到成果,也沒有帶動國內股市的繁榮。看到美國新經濟企業成了推動美股十年牛市的動力,國外投資者分享到國內新經濟的成果,政府肯定想把這些利益引導回國,試點CDR。

企業質量高 盼促股市繁榮

不過,換個角度看,如騰訊等獨角獸若當時不是由於證券監管條例限制不能在國內A股上市,逼走海外市場,這些公司能否發展到今時這樣子也是不確定的。因為國內企業到海外上市,不僅融資成本高,且需全面改進公司治理機制,保證公司質量不斷提高,以符合海外市場上市公司的一般標準,否則他們會問題重重,隨時面臨沽空退市風險。所以,這些海外上市的國內公司能生存下來及得以發展,就是一家國內企業質量不斷提升的過程及重要標誌。

有人認為,對於這樣一個過程,國內證監會推出CDR,實際是把對這些企業上市監管的工作「外判」到境外,先由美國證監會及美國市場來否決不合格的公司,然後再把經受了市場考驗而表現好的公司,以CDR方式回歸A股市場,這也有點像國內的大學聘請海歸學者回國任教。按這思路,CDR不僅能夠提升國內A股市場上市公司的質量,也能把海外市場對新經濟公司治理的經驗、管理模式帶回中國。在這意義上說,CDR當然會促進國內A股市場的繁榮。這是市場的邏輯也是政府監管者的邏輯。

股價或高估 憂掀巨大風險

但這些獨角獸公司在現時回歸A股,對A股市場來說,同樣可能存在巨大的風險。因為,盡管以移動互聯網為主的新經濟發展目前方興未艾,但美國FAANG股價高估同樣是不爭的事實。最近出現FAANG股票的暴跌,有分析就認為這可能引發新興經濟股票的崩盤。如在當前這個時候引導這些新興經濟的國內「獨角獸」公司回歸A股,這些公司價格高估可能給A股市場帶來巨大風險。

還有,就投資者獲得信息的角度來說,CDR與ADR(美國存託憑證)正是一種反向的關係。ADR是在海外市場上市公司的股票到美國股市發行存託憑證,比如在香港上市的國內公司到美國發行存託憑證。一般來說,對於ADR,國際投資者對在美國上市的國內企業了解或獲得的信息肯定會比國內投資者要少,但發行CDR則正好與ADR情況相反,即國內投資者對CDR公司信息了解肯定會比國際投資者要多,再加上國內資本市場開放度還很低,實行的又是與美國差別很大一套監管制度。如果CDR試行,預期CDR價格跟美國市場的股票價格會存在明顯的差異,有可能如當前的A股跟H股情況一樣,而不是如香港股市的ADR與香港股票價格差距甚微那樣。

在這種情況下,這些CDR企業在美國股市的交易量可能會減少,股票價格的波動會增加,從而削弱這些公司在美國市場的競爭力。如果中美兩國貿易戰加劇,情況更是不樂觀。這些都是要考慮的問題。所以,CDR試行不得走一步看一步,它對中國股市影響如何面臨着更多的不確定性。

內地積極推動CDR計劃,但在海外上市的國內獨角獸公司回歸A股,能否推動國內股市繁榮,能否讓國內投資者分享這些企業發展的成果,成為核心問題。 (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