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 得貨幣者得天下

評論版 2018/04/30

分享:

早前在本欄談及一帶一路與中國未來發展能否更上層樓,美國因素至為關鍵。不旋踵中美爆發貿易戰,且逐步加劇。若全面開戰始終兩敗俱傷,影響民生政治。

美元作國際貨幣 佔盡優勢

不過,中美之爭表裏兩樣,由於美元是環球金融制度基石。更是貿易結算貨幣,外滙儲備核心,美國打雙邊貿易牌,外貿經常帳赤字依舊,資本投資帳盈餘不變,只是零和遊戲,從這角度看美國可謂盡佔上風;對手則外貿順逆差生變、資本帳盈虧未卜,難怪坊間曾有「得貨幣者得天下」之說。

由於「一帶一路」正在推行,實現人民幣國際化,與歐美經濟金融三足鼎立,可謂國家發展的重中之重,所以招架之餘,更應易地而處,知己知彼,謀更長遠未來,既汲取美元走向國際化經驗,避重就輕,亦應思考香港如何能在「一國兩制」之下發揮更大角色。

眾所周知,上世紀七十年代起,全球金融實施美元本位浮動滙率制度,貨幣滙率皆以美元報價,外滙儲備也以美元為主。各國有兩個途徑賺取美元儲備,其一是對美國外貿順差,其次是招攬外資。香港、南韓、新加坡、台灣等外向型島嶼經濟,藉機開放市場,吸納外商投資,拓展代工生產外銷,提升製造業產能,帶動經貿轉型,即俗稱的亞洲「四小龍」。其他發展中經濟紛紛效法,到中國大陸於八十年代實行「改革開放」,同樣以吸引外資、創造出口為核心,乃打造了「全球工廠」,並在千禧新紀元騰飛,躍居全球最大出口國及第二大經濟體。

全球金融,成也美元敗也美元。廿年前亞洲金融風暴,貨幣遭狙擊,紛紛貶值自保,暴露美元本位制度之不足。十年前美元後庭失火,釀成全球性金融災難,雖然復元能力強,但卻追不上時代變遷,因體制畢竟欠完善。是回中美貿易角力,不能單看牌面論得失,美方手握作為國際貨幣的王牌,佔盡多重優勢,不能忽視。

設置貿易壁壘,須有效識別產地來源,箇中大有學問,按國際貿易規則,原料來源地不等於產品來源地,加工值最具決定性,香港在這方面可謂駕輕就熟。上世紀五十年代韓戰爆發,聯合國制裁中國,實施禁運,香港轉口貿易式微,經濟轉型自力更生,最大挑戰是棉紡胚布等製造業原料多倚靠中國,須提高加工值,始符合香港製造標籤,但出廠價也需具競爭力,始能在外銷市場爭勝。六十年代紡織成衣出口歐美受配額限制,政府嚴格簽發產地來源證,不容廠家蒙混過關。歐美海關甚至派官員造訪,覆核工序帳簿,杜絕魚目混珠。八十年代國內開放,廠商憑藉地緣之利,巧妙利用內地成本價格優勢而不損香港製造標籤,左右逢源。

關稅僅幌子 實質另有盤算

中美角力,疾言厲色,關稅是幌子,實質另有盤算。經濟全球化,金融科技發達,避稅花招層出不窮,移形換影乃常見伎倆,若內地轉向加拿大採購大豆,加拿大可先滿足外銷,後向美國補購自用或加工,變身加國製品外銷。至於飛機輪船機械等資本財(capital goods),跨國稅務套利龐大,向來通過國際租賃置用,全程於國外完成。國內企業是租用人而非物主,即使實際是圍內安排,徵收關稅也不易入手。資本財的大小部件成千上萬,原產地難以確定,況且飛機輪船穿洲越洋,屬移動財產,註冊地始是徵稅關鍵。

附表綜合環球貿易形勢,分為美、中、其他各國等三大版塊,探討貿易雙雄角力之影響。美國佔全球出口10%,入口則15%;中國佔全球出口13%,入口則9%;其他國家合計,出入口大致相若,各佔78%至76%左右。

綜合順差逆差形勢,美國對中國及其他皆逆差,合計負5.0pp;中國對美國及其他皆順差,合計正3.6pp;其他國家對美國順差而對中國逆差,合計正1.4pp。假若全球貿易總值不變,中美雙方坐言起行,鷸蚌相爭必然漁人得利。分析各種可能性,只有三種情況合乎現實。

其一、美國出口中國縮減,其他出口中國增加填補空隙。此消彼長,美國逆差擴大,中國順差不變,其他國家順差擴大,外滙儲備增加。

其二、中國出口美國縮減,其他出口美國增加填補空隙。此消彼長,美國逆差不變,中國順差縮小,外滙儲備減少,其他國家順差擴大,外滙儲備增加。

其三、中美互向出口縮減,其他出口中美增加填補空隙。此消彼長,美國逆差擴大,中國順差縮小,外滙儲備減少,其他國家順差擴大,外滙儲備增加。

中國倘拋售美元 如自燒銀紙

在美元本位貨幣制度下,美國用本幣美元收付出入口,其餘諸國用外滙美元,先天已佔上風。回顧2008年金融海嘯,美國利用美元量化寬鬆手法,輸出美元恢復市場流動性,各國重整外滙儲備,算是化險為夷。不論何種情況,貿易美元必然循環回歸美國資本帳,角力即使失利,往來帳逆差擴大,也無關宏旨。反觀中方若失利,順差縮減及外滙美元儲備下跌,則有如七傷拳,不傷人也傷己,所以須從這次較勁中作長遠謀,早日落實人民幣國際化。

國庫債券本是國內存款儲備,轉身全球外滙儲備,說到底又因美元地位特殊之故。制度上核心貨幣不設「外滙」儲備支持,國庫債券以美元發行清贖,不能選擇其他貨幣交易。有人以為中國既是最大債權人,拋售美元轉換外滙儲備,是反制取勝王牌,惟此舉無異於燒自己銀紙謀制勝,自欺欺人。

也有人提議中國外貿轉用港元交易,避開政治矛盾。此議明顯未經深思熟慮,港元現掛鈎美元,換湯不換藥;轉錨人民幣,則時機未至。況且港元是地區貨幣,流通有限,發行受制貨幣局機制,先天不足後天失調。其實美元核心地位乃經多年歷練考驗,七十年代油元循環,中南美國債現危機;八十年代世貿五強(美日英德加)重整滙率;九十年代蘇聯解體,德國統一,歐元面世抗衡等里程碑,記憶猶新。

港角色獨特 3招助人幣國際化

中美貿易角力,虛虛實實,表裏不一,結局如何尚難知曉。外貿是牌面,市場始是底牌;關稅是虛招,對等始是實招。香港經濟開放,也是中國特別行政區,位處微妙夾縫,雙方拳來腳往,實難獨善其身。推動人民幣國際化,讓其成為與美元分庭抗禮的國際貨幣應是遠謀之一;壯大香港作為離岸人民幣中心,便利境外人民幣流通、投資運用和交割應是遠謀之二;慎思聯滙制度何去何從,他朝當人民幣可與美元分庭抗禮時更好地發揮左右逢源角色應是遠謀之三。

美元是環球經濟金融制度基石,在貿易戰盡佔上風;中國則應盡快推動人民幣國際化,讓其成為與美元分庭抗禮的國際貨幣。 (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鄭宏泰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助理所長
陸觀豪 退休銀行家、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名譽研究員

欄名 : 中美博弈新時代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