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芯片之爭 彎道與彎路

中國版 2018/05/08

分享:

自中興通訊被美國宣布制裁以來,中國的芯片及至整個集成電路產業的發展引起關注。

在官方調兵遣將之際,業界和經濟界爆發激烈爭論,那是「以舉國體制實施彎道超車」,與「防止再走脫離市場的彎路」兩派之爭。而官方取態,暫時中間落墨。

舉國體制道路 吳敬璉憂危險

中興事件本身就引起激烈爭議,但芯片之爭,主要源起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的一席話,他直言「不惜一切代價發展芯片產業是危險的」,其主要理據,是認定由此將令國家主義取得更大的優勢,然後用更強大的行政力量去支持有關產業。

吳敬璉指出:對於一個分工精密、高速迭代的高科技行業,自搞一套絕對行不通,舉國體制絕對行不通。無論何時,它都要以市場為導向,通過開放合作,通過時間積累來厚植基礎,然後才有可能在某個時刻實現逆襲。

吳敬璉雖然點到即止,但引發科工產業界的激烈反彈。小背景是因中興事件,中國科技界和相關的產業受到很多批判,終於找到一個出口來反擊。大背景則是政府當局正在落實集成電路的攻關,涉及到體制重組和資源分配。

來自科技和相關產業界的一種聲音,叫彎道超車論,認定中國在芯片和集成電路產業上,要取得突破不能再從頭做起,而要像賽車一樣選一個彎道超過強手,而要實現超車,中國只能重走舉國體制的道路。即像當年造原子彈氫彈一樣集中力量辦大事。

摒棄狂熱思維 尊重市場規律

還有批判長期以來政府部門認為造不如買,重複引進外國淘汰技術令產業沉淪。於是主張正是要像吳敬璉反對的那樣不惜一切代價,要以舉國體制來發展集成電路。

但經濟學界則有不同聲音,認定再以舉國體制來發展芯片和集成電路產業相當危險,呼籲領導層不僅要摒棄大幹快上、全面趕超的狂熱思維,更要尊重市場規律和技術研發規律。在有清醒的認識下,明確政府力量在培育和扶持相關產業上的功能和角色定位,才能少走不走彎路。

內地學術界觀點認為,集成電路是一個高度市場化、全球化的產業鏈,在這一產業鏈條上,一些處於領先水平的國家和企業,已經形成了從硬件到軟件、從上游到下的完整產業生態。對這一領域的新進入者而言,其所面臨的不僅僅是高昂的投資和大量的知識產權壁壘,還面臨市場認同、系統兼容等一系列問題。因此不是靠國家砸幾千億就能砸出來,也不是靠政府主導就能完成突破,最關鍵還要靠政府在政策上支持,形成一個社會資本和人才積極投入的創新體系。

據悉主導的工業和信息化部方面,暫時也沒有偏向舉國體制的主張,而是在部門和業界調兵遣將,以求集中力量、科技攻關。

撰文 : 朗然

欄名 : 國情知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