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科評核改革 非洪水猛獸

評論版 2018/05/09

分享:

最近有媒體報道通識科在最新的課程及考核再啟動檢討機制中,有可能從以往1至5**的等級改為「及格」與「不及格」,消息發放後在教育界掀起極大回響。

究竟這個改革方案一旦實施,會為考生、教師及整個文憑試帶來甚麼衝擊和影響呢?

自2012年的第一屆文憑試推出以來,通識科的合格率一直接近九成,證明本地學生甚少在通識科滿足不到大學在收生上對必修科(4C)要求的最低門檻。然而,學生對通識科卻抱有不少怨言。

不利數理強寫作弱考生 礙創科

以強調鍛練學生批判性思考及培養學生時事觸覺的通識科,被不少精於數理而遜於語文的學生詬病為另一科語文科,尤其是卷二的延伸回應題,往往涉及正反立論等高端寫作技巧,並且要求考生對題目中細微字眼的琢磨,無可避免對語文能力稍遜的考生產生不公,甚至被揶揄為另一「作文科」。

在新高中的機制下,必修科分別是中文、英文、數學及通識,當中英文和中文已側重於考生的語言能力,而通識又令寫作能力較佳的考生佔優,結果只剩下一科對語言表達能力不太講究的數學,形成擅於數理科的考生在取得大學入場券上明顯輸蝕於語言上有天賦的考生。

根據教資會的統計數字,入讀2015/16及2016/17年度教資會資助學位課程的男女比例均為46%:54%。入讀教資會資助學位課程的女生人數持續多於男性雖然受很多其他因素影響,包括女生可能較早熟而且對學習抱更認真的態度,但作為大學收生準則的必修科評核方式,向相對擅於語言表達的女生傾斜也是其中一項決定性因素。

有見及此,不同大學已陸續將他們全部或最熱門課程的收生準則由4科必修科及其他選修科(4C+2/3X)改為最佳5至6科成績,反映各大專院校也意識到硬性將通識包括在內的收生準則,或會將在數理上有天份而弱於寫文章的資優生摒棄於大學門外,不利於及早對這批明日的創科人才作重點培訓。

總括而言,以學生的角度出發,將通識科改為「及格」與「不及格」的建議有助扭轉現時必修科評核制度對數理科考生造成不公的現象,為有志靠文憑試成績透過大學聯招制度考入教資會資助學位課程的考生締造一個更公平的平台。

學生的最終得益固然是今次改革的最關鍵考慮因素,但改革為現任通識老師帶來的衝擊也不能小覷。在不同的訪問場合中,現任通識教師表達了學生因應通識科改為「及格」與「不及格」會對此科心存僥倖,並迅即減低了對此科的學習動機。然而,現任通識教師更切身的憂慮,卻是評核方法的改變隨之而來便是通識科在課時的大幅刪減,直接對現任通識老師的教席構成致命打擊。

勿裁通識老師 適當規劃課時

在新高中推行之初,不少任教高中選修科的老師因為高考(A-Level)光榮完成歷史任務而失去了不少課時,故主動或被安排到通識科這個「收容所」。倘若這次通識科在今次的改革真的改為「及格」與「不及格」,無論是只教通識抑或是兼教通識的老師,也急於要找另一個收容所。

為了釋除現任通識教師的憂慮,教育局必需要對現任通識教師鄭重作出承諾,校方不得因改革的通行而裁減現任通識老師,並且將騰出來的課時作適當規劃,務求對教育界同工的衝擊減至最低。

舉例,當通識科統整了課程及評核模式後,騰空出來的課時可按教師的能力和意願作恰當安排。精於數理的老師可為現時炙手可熱的STEM教育在校內作廣泛推行,並在過程中提拔一些既有科學頭腦、又立志從事科研的資優生,讓他們不至於埋沒在不感興趣的文章寫作中,首位星之子陳易希在中五時被科大破格取錄便是一例。

此外,針對基本法已納入初中的必修課程內,文科出身的老師為高中生在基本法提供知識增潤定然是不二之選。以不少學生都趨之若鶩的公務員職位為例,希望透過綜合招聘考試考獲行政主任、貿易主任及政務主任等職位的申請人必須要同時應考基本法測試。

學校如早日將基本法融入高中的必修課程,既可為學生的將來作好準備,又可為文科出身的教師分配足夠的課時,可說是一石二鳥的方法。針對教師未必對基本法有深入的了解,教育局早已推出一系列的網上自學課程,讓教師可以靈活運用課餘的時間豐富自己對基本法的認識,在裝備自己後便可在課堂上以生活化的模式對學生推行基本法教育。

只要教育局在推行改革時能拿出最大的誠意跟教師作深入溝通,為現任通識教師在過渡期時提供適切的援助,再配以校方彈性地處理人手分配的安排,通識科在改革路上遇到來自教師的阻力必定能大為降低。

跟國際試看齊 改革符發展

在整個通識科的課程改革,還包括是否將通識科保留為核心科目,甚至只修不考等方案。參考不同具高認受性的課程,包括英國制高中課程(GCE A-Level)、適用於申請入讀美國多間大學的學術評估測試(SAT)及國際文憑大學預科課程(IB),鮮有類似文憑試(DSE)中設有通識科為必修科目,而當中的內容又多涉及香港本地的政治形勢。倘若考評局有意將DSE跟其他高認受性的國際試看齊,並且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考生以DSE成績作為入讀世界各地不同大學的敲門磚,將通識科的評核模式作根本性的改變,包括改革提及過的評核模式改變、改為只修不考或改為選修科等建議,似乎更符合DSE的策略性發展。

冀望社會各界在討論通識教育的評核模式時也能照顧到莘莘學子的實況、現任通識老師的人手調配和文憑試的發展路向作全盤考慮,為香港教育的未來發展提交具建設性的方案。

社會各界在討論通識教育的評核模式時,可從照顧莘莘學子的實況、現任通識老師的人手調配,以及文憑試的發展路向作全盤考慮。 (資料圖片)

撰文 : 王偉傑 新思維執委暨教育政策發言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