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的根源

副刊版 2018/05/15

分享:

母語爭議也好、教科書內容也好、推簡體字也好,抑或要推大灣區也好,或通過一應城市規劃推進中港兩地的接軌等等,這些政策近年是明顯加速了。所有這些試圖的改變,原因只有一個,簡單一點,就是四個字:二○四七。

距這日子不到三十年,中國政府急着要解決的,無非就是:過去說五十年不變,那期限當時說來很遠,大家都覺得可有方法過渡圓滿,但已過去二十年了,問題好像變得反而嚴重。那到了三十年之後,香港和中國的關係到底要如何處理?

到時究竟官方要講甚麼話?用甚麼字體?中港兩地還設有關卡嗎?護照要改嗎?要全部成為中國公民嗎?學校教甚麼歷史用甚麼讀本?中國的法律在港執行嗎?網絡防火牆要擴大至香港嗎?出版、創作、電影都要像現在內地一樣審查嗎?還有港幣嗎?

都是具體民生問題,因為在宏觀的制度如政府、執法、經濟而言,中國確然經已接手,紅色資本才是新的資本底稿,毋庸爭議。反而急着要改的,是貼地的生活習慣及民心。如果按此不改,到了那時,可方便地取締一國兩制嗎?我們當然不知道北京的算盤,但種種迹象顯示,北京似乎是不想讓這種兩制的現狀,或說這「特區」的身份延續吧(可能延續經濟特區身份而非政治特區?)!

以此目標而言,就了解九七後要有源源不斷的內地人要移到香港,同時也要造就理由,鼓勵原本的香港人北上,不再叫香港人,叫大灣區人,叫中國人。因為首先要有數量本質上的溝淡,繼而才講質的溝淡。那如果現在不開始種種準備工夫,叫特區政府開始依長遠路綫進行小步小步的改變,等到近二○四七年才搞的話,可想而知是太遲了。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