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地新政以快為本 港府放手一博

評論版 2018/05/15

分享:

在法律上,「賠償」和「補償」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前者一般牽涉損失,而賠償金額基本上是以「回復原來狀態」為大原則;後者則往往關於既定法例和政策,例如收地補償(正名為「政府發展清拆行動的特惠補償及安置安排」)便有一套自1982年沿用至今年5月上旬的計算補償及安置上樓的方法——因此,當發展局上星期宣布在36年後的今天推出一系列收地補償之新措施,且並非針對個別項目,而是長綫統一安排的話,其實對寸金尺土的香港來說,是影響未來而不能不察的重點新政策。

收地補償兩突破 理財哲學變

在庫房充裕、土地不足的情況下,特區政府修訂收地補償的安排,提升金額可謂意料中事。然而,更重要的是今次改動,竟然成功挑戰了兩條特區政府長久以來看似不可撼動的大原則:

第一,免經濟狀況審查也可獲補償——今次補償新政策的一個關鍵突破口,是政府不再堅持所有受收地影響的住戶,均必須接受經濟狀況審查。住戶如果住了7年以下而又想上公屋的話,才需要接受資產審查;只要住滿7年以上,那怕有相當數量的現金,甚至乎擁有物業,政府也會安排房協提供受影響住戶搬進「專用安置房屋」,而毋須作任何經濟狀況審查。

第二,連違規建築物和寮屋居民亦有補償——由於多年來難以監管和執法,許多新界居民的住所是非法搭建之寮屋、不准住人的倉庫,以至是存放耕具的農寮,甚或是已荒廢的雞寮、豬寮。在新推出的補償政策下,只要政府在發展前的巡查有登記,又或是由原先已住在這些建築物的居民在一年內自願登記,亦可獲發補償。

不惜工本 違規寮屋照補償

除了上述兩大新措施外,政府還再多推兩步:即使所住地點並沒登記而屬違規建築物,只要政府在清拆前有相關紀錄,受影響居民即使不符合領取補償的資格,政府仍願意主動提供「搬遷津貼」,以減輕違規者因為政府工程所引致的額外負擔!再者,為求收地收得乾乾淨淨,不會在一大片土地中間出現零星未被收回的散落土地,政府也有考慮那些無人住但有違規露天業務的地段,該用甚麼方法加速收回——結果,新措施容許明明登記用來居住、卻被用來經營業務的寮屋,以及連「指明用途」也已經改變了的非住用土地(如指明用途為倉庫,卻暗中改為工場),也讓經營者可以申領補償。

留意以上新舉措並非按個別項目的情況(即case-by-case)所作的一次性特別安排,而是劃一應用到所有公共項目——換言之,此乃特區政府新訂定的長遠發展政策——故此新做法不單止是「增加補償額」這種從量方面作出改善,而是「轉變過去理財哲學」來締造質方面的差異:

首先,毋須資產審查也可獲安置上樓,可見政府內部已經不再拘泥於「富戶收取政府補償是否公平」的問題,而是但求富戶願意離開以加速收回土地,然後待他們都遷進資助房屋後,始透過現行富戶政策處理——事實上,過去可獲免資產審查特惠補償者,只限在該地連續居住滿10年的住戶(已持有住宅物業者除外),新政策則把年期限制由10年大幅下降至兩年,明顯是為富戶提供誘因,吸引他們盡早離場。

其次,就算住戶現時不合法地住在違規建築物內,政府似乎也懶得跟他們在執法層面糾纏:與其強行遷出時人人一哭二鬧三上吊,最終甚至演變成拳打腳踢,緊接着就是輿論跟進、議員聲援……新政策可謂充分展現了「錢解決得到的問題就不成問題」的理念——不爭辯目前犯法與否,只望付錢後盡快搬走。

「硬」推公私營合作 無懼指控

從以上新政策在「質」方面的轉變,足以推論特區政府施政今後將傾向以「不惜工本也要盡快收回土地」為總體目標。按此思路及政策走勢推進,政府今天連違規建築和寮屋住戶亦願意提供補償,他朝面對真正擁有棕地或農地業權之地主,政府為求收回土地,出手補償的力度亦只會更大——畢竟面對居民,政府還可以安置上樓作為誘因,但面對棕地業主和擁有農地的發展商,除了補償金額和可發展呎數,特區政府也確實沒有其他籌碼,能夠加速收回這些土地。

由此亦可想像,政府將不理會未來坊間與輿論那排山倒海的官商勾結指控,勢要硬推公私營合作發展模式,並企圖透過成果去反證其新手法正確,可以說是為求達成土地供應和建屋目標,放手一博的一場政治豪賭——固然從宏觀政治角度分析,林鄭今趟若賭贏了,2022年倒是不連任也不行:因為整個鴻圖大計才剛開始,她總得用多5年來follow through(貫徹執行至終局);即使輸了,也留下自己為求土地供應,而不惜粉身碎骨的美名,也算是為其仕途有所交代罷。

發展局上星期宣布一系列收地補償的新措施,包括免審查的上樓資格,現金特惠津貼上限加碼等,加快釋放土地供應。(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