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本預防產後抑鬱 效益更勝治療

評論版 2018/05/16

分享:

香港女性生育後需要接受產後檢查,外國近日卻有研究認為此類檢查不足,需另設心理健康檢查。產後健康問題影響深遠,不正視更可帶來龐大社會成本。

英國周一有60名國會議員發聯名信予衞生部,要求政府在產後6星期的身體檢查加設額外心理健康檢查。此因國家兒童生育信託(NCT)調查指出,當地母親雖會接受產後檢查,但仍有逾4成患產後抑鬱的母親接受檢查時無法查出病症。

世衞表示產後抑鬱有見於13%剛生育的女性,症狀包括情緒低落、內疚自責、感到無助及絕望,甚至有傷害自己及嬰兒的念頭。本港年初有母親試圖帶同一對年幼子女燒炭自殺,後來證實患有產後抑鬱。

產後檢查未足 易有漏網之魚

不論英國或是本港,醫院除為生育6星期後的女性提供身體檢查外,也會透過愛丁堡產後抑鬱症量表(EPDS)篩查有抑鬱傾向的母親。據耶魯大學學者Amy Gagliardi一項涉及888名兒科醫生的研究顯示,醫生往往缺乏與母親接觸,導致他們未能準確判斷問卷上呈現的症狀,5成患有精神問題的母親成為漏網之魚。

深水埗一名患產後抑鬱的母親2014年斬死歲半女兒,立法會議員衞生服務界議員李國麟曾反映政府只將四分一的資源投放在預防病症上,並不足夠,而本港護士亦少有接受過有關產後抑鬱的專科培訓。

所謂全民產後抑鬱篩查(Universal PPD Screening)是指要求所有女性接受產後檢查,美國因私隱憂慮而一直未能於全國實施,本港在此方面已算領先。但有篩查並不代表有需要人士必定受益,加州北部2007至2014年間曾試驗要求女性填寫心理健康問卷PHQ-9,發現接受治療的人數比例不但未能提高,反而從60.9%跌至47.1%,大部分有需要人士仍未能得到援助。

港精神科醫生少 需再撥資源

美國麻省總醫院文獻反映,成功的篩查計劃事在人為,並舉例澳洲的全民產前產後抑鬱篩查計劃比美國成功,正是因為澳洲醫護人員在預防產後抑鬱的訓練更為充足;澳洲人手也更充足,世衛建議每一名精神科醫生對比每一萬人口(1:10000)為佳,澳洲政府數字指全國在今年3月為止共有35,906名精神科醫生,即比例為1:688。

但本港精神科醫生無論公私營合共不足400人,不能滿足世衛比例。英國議員聯名信中提及增加資源則開支也相應提高,但比起不正視產後健康問題所帶來的80億英鎊社會成本,仍相當划算。香港其實亦不應吝嗇有關投資,應儘快增加醫生包括精神科醫生的數目。

本港醫院除為生育6星期後的女性提供身體檢查外,也會透過愛丁堡產後抑鬱症量表來篩查有抑鬱傾向的母親。(資料圖片)

撰文 : 沈帥青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