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善管理街道 先堵噪音營商漏洞

評論版 2018/05/23

分享:

旺角西洋菜街街頭表演造成噪音滋擾,油尖旺區議會將於周四商討撤銷該行人專用區。但香港人是否真的不嚮往有特色的街頭文化活動和怡人的公共空間?

香港街道擠迫,各式活動繁多,經常出現使用者相互爭奪空間的現象。試想像以下情景:某個晚上,你回家途中,在一個生果檔停下來,檔主向你兜售草莓。然後,你經過一家偶爾光顧的戶外咖啡店,再擠過一排售賣手機服務的推銷員,接着要避開幾輛手推車。突然有人硬把一疊美容中心單張塞進你手中,於是你將他們丟到一個將近滿瀉的垃圾桶。接着,你再發現港鐵站外有一位賣藝歌手,她嗓音甜美,於是你在她的結他盒中扔進幾個硬幣。

以上各種情景,哪些會令你的城市生活更豐富?哪些會造成滋擾?又哪些活動雖不受歡迎卻必需,我們應當如何包容他們?哪些活動根本不應在街上出現?如何才能公平分配空間?利用公共空間作商業用途的人士又應否繳費?

倘過度管理 損活力失獨特性

「思匯政策研究所」上月發表的《動感街道管理》報告,主要便是探討這些問題。我們認為這些問題若不加理會,或只由市場決定,便會犧牲公眾利益。因此,某程度的街道管理是必須的。然而,管理過度卻會窒礙街道活力,令香港失去其獨特性。最理想的街道管理政策是既可促進各式各樣的活動,又能盡量減低各種滋擾。但我們的報告發現,香港在兩方面都有所不足。

香港現時的規管政策,無法有效令街道變得滿有生氣。戶外用膳的牌照申請必須獲得7個政府部門批准,過程冗長。自70年代以來,政府已很少發放小販牌照。至於政府帶頭的項目,例如美食車計劃,雷聲大、雨點小;市民自發的活動,例如社區市集,則面臨重重官僚關卡。

政策欠清晰 執法各自為政

此外,香港的法例和規條雖多,卻無法有效阻止滋擾活動。街道管理由至少9個不同政府部門負責,但無一把它視作優先項目。在執法上有太多各自為政和程序繁瑣甚至荒誕的情況,但這並不全是公務員的過失——他們也受制於過時法例、法律漏洞、資源不足等因素。政府並沒有完善而清晰的街道管理政策,有的只是一堆歷史遺留下來的法例,當中包括一些衞生條例和輕微罰則,很多都已不合時宜。

基於市民對言論自由的關注,不難明白政府為何不願規管街頭表演。然而,言論自由固然必須保障,但這與被迫忍受100分貝的聲浪畢竟是兩碼子的事。過時的法例已經不切合現今社會的情況,例如擴音器不受監管,而製造過量噪音者極少會受到懲罰。

應專人負責管制噪音 商業推廣

此外,行人專用區有不少地方都給電訊服務推銷員佔據。但根據一條在1960年訂立的條例,推銷這些不涉及現金的無形服務,並不算是「小販擺賣」。因此,雖然真正的小販因受到規管而逐漸消失,商業推銷員卻可以自由「擺賣」。至於因阻塞街道或違例展示廣告宣傳的罰款,經常由合約員工承擔,而他們的僱主卻不需受罰。

政府必須重新思考街道管理政策,令街道變得更好行而有活力。當局需要訂立全盤計劃、避免部門之間各自為政、檢討過時法例,並邀請公眾參與制定各區政策。最需要處理的優先項目,是堵塞兩大法律漏洞:即加強管制街頭表演的噪音,和商業推廣活動。要確保香港的街道管理有專人負責,可考慮委任一位「改善城市專員」帶領整個街道管理計劃。

香港街道人多擠迫,亦充滿各種活動。妥善管理街道,滿足不同需求,現在急不容緩。

(黎文燕是「思匯政策研究所」《動感街道管理》報告的其中一位作者。)

旺角行人專用區的街頭表演造成噪音滋擾,油尖旺區議會將於明日商討是否「殺街」。(資料圖片)

撰文 : 黎文燕 思匯政策研究所項目經理

欄名 : GREEN FORUM

機構 : 思匯政策研究所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