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友善」居所 照顧老中青幼需要

置業家居 2018/05/26

分享:

政府近年積極推動「家庭友善政策」,以回應及配合社會對企業(包括政府機構)應當更加關顧僱員在工作與家庭生活責任間之平衡。家庭友善政策是指商業和社會機構在維持機構運作的同時,也須制定及推行適當措施,便利僱員同時承擔工作和家庭責任。

從理想角度,家庭友善政策是可提升我們「打工仔」一族的工作環境與關係,但核心的價值還是要令我們可享受更佳的家庭生活。而家庭生活的質素往往就是與居住環境的條件連結在一起。沒有合理的居住空間與環境,我想沒有一個「家庭友善政策」會真正可達致「提高生活質素」與「改善社會問題」的目標。

我所說的「家庭友善居所」就是指沒照顧家庭基本生活需要的住屋,這些家庭友善居所的存在或誕生,很大程度上就是由政府一手造成。我先詳細講解一下,我所定義的「家庭友善居所」是甚麼。

納米盤湧現 單一化賓館式設計

除非是一個大學宿舍或是一個用作過渡式、短期居住的地方,否則一個居所,尤其是在中國人的觀念上,就是一個「家居」。「家」的元素或許就是整個「居」的核心。沒有照顧一個「家」的需要,那很自然就不符合「居」的要求。所以,筆者經常在評論近年「奇則異樓」時,往往會代入其中,從一個家庭生活必須的角度去想一想、看一看,假如我是業主,那些設計是否可滿足我的需要。而「我」也必然包括「我的家庭」吧!

普遍來說,一個家,總應有「老、中、青、幼」。所以,「家居」設計理應可配合處於這四個不同人生階段使用者的需要。可是,近年在市場普遍出現的住宅單位,由從前的上車戶型「兩房一廳」演變為常被媒體爭相報道的只有100呎左右的超微納米盤;而就算是一或兩房單位也是較袖珍的200至300呎單位。

這些樓盤空間相對狹窄,連擺放廚櫃、儲物櫃、衣櫃、睡床、電視等位置也是「度身剪裁」後才畫好平面尺寸與間隔。所以,日後已沒有任何改動可行性與機會。這種針對某一種單一用家而設的設計根本沒有空間可以照顧一家「老中青幼」需要的彈性。就算用家只是倆口子的小家庭,在這種情況下,擺設家具的方式也許已經沒有另類選擇,沒機會按自己的生活習慣或喜好去塑造自己的安樂窩,惟有接受一個尤如賓館式的標準化、單一化的設計空間。那生活又如何可以享有趣味呢!

制定最小居住空間 享真正「友善」生活

細小的空間同時也強迫所有設計向高空發展。近日有人士倡議發展三、四百呎高的摩天大樓作為住宅用途,這樣向高空發展的想法可真是把自己逼向「掘頭路」,難以返轉頭。而在個別單位內,高空發展也是主流。現時一般住宅都有3米多的室內淨高空間,面對細小室內面積,業主往往只好利用高度,把儲物櫃、衣櫃造得頂貼天花板以增加儲物空間。可是,在地上卻又狹窄得連一把梯子也放不下,那又如何可往高處擺放物件呢!就是一些發展商提供的掛牆廚櫃也安裝得高高的,站在地上也完全不可能開啟到廚櫃門;住過這類單位的朋友,相信都有拿着重重的物件,攀爬上高椅,貼着煮食爐頭吃力地把東西放進吊櫃內的經驗。年青人還可以,但年過六十或更年長的朋友們,可真不要經常挑戰這難度。一些玻璃幕牆的窗戶也設計得高高的,有六、七呎之高,要開關它,也需耗用不少體力,並不是小朋友或長者可以應付得來的。

還有種種因狹窄空間而產生的家居危機,或是使用了輕易破碎物料製作的裝修裝置如玻璃浴屏,落地玻璃窗等都可能造成友善居所的成因。不隔音的間隔牆或睡房門,或可被隔壁在露台窺看到的機會,都可能令家人覺得欠缺私隱,減低了家庭生活中的安全感。

看來,政府不單要推動「家庭友善政策」,同時也應積極思考策略,把家居變得「友善」一點,才可令社會各家庭享受一個真正「友善」的生活。似乎制定一個最小居住空間及房間面積的政策是唯一出路。

vincentho.hkis@gmail.com

撰文 : 何鉅業 香港測量師學會資深會員

欄名 : 樓市講場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