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C
香港時間:2018716日 (一) 03:39

勞役到下屬想「坐監」

副刊版 2018/06/01

分享:

日本有個令人憂心的情況,叫Karoshi,即過勞死。此現象日趨嚴重,平均每年有超過一千名上班族是Karoshi。幾年前就有NHK三十一歲年輕女記者,因一個月內加班一百五十九小時而心臟衰竭致死。

「做到人都癲」已是全球普遍現象。在南韓,有人經營一所叫「Prison Inside Me」(困在我體內的監倉)的監獄式避難所,專給工作過度的上班族紓壓,客人支付約四千港元就可「入獄」一周。

那處有二十八間只有五平方米細小的囚室,參加者「入冊」前要繳交手機,換上觀賞囚衣及睡在地下。職員會從外把囚室鎖上,並只會透過鐵門下的狹槽派遞簡便飯餸。每天,囚犯需要勞動協助清理監獄。聽聞這監獄相當受專業人士歡迎,參加者透露,即使「坐監」,也比工作好,沒有手機,即沒有上司的煩擾,這樣才是真正的「自由」。可想而知,南韓上班族也幾近爆煲。

日本一家「中小企業基盤整備機構」策劃了一間只能在YouTube參觀的「社畜美術館」,當中收錄了許多上班族辛酸的藝術作品。為甚麼叫「社畜」呢?日本人稱公司為「會社」,而「畜」是幽默自嘲乃低薪苦命上班族。

入到這家「社畜美術館」,會看到很多藝術油畫與雕塑,如《戰慄的午夜狂call》,描述給上司和客戶不斷透過電話疲勞轟炸的絕境;《睡覺小時鬥短大會》,革命畫面描繪上班族比試昨晚說睡得最少的慘況,在莫札特的《安魂曲》襯托下尤其悲壯!而我最喜愛的是那幅仿達文西《最後的晚餐》的作品,坐在中間的上司,到了深夜還賴死不下班,弄致坐在左右兩旁的下屬既累不堪言又噤若寒蟬。此畫名叫《死不回家的部長》。

職員過勞或積勞成疾,上司有責任。口口聲聲說:「不介意員工早過自己放工」,實際行為卻是一見到下屬準備離開時,即黑面或問:「你唔舒服要咁早走咩?」甚至即刻話:「我有嘢要同你傾傾」,這是「最討厭上司」品種之一,就是這類上司會勞役到下屬Karoshi或寧願去「坐監」。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