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戰單挑中印歐 特朗普打錯算盤

評論版 2018/06/01

分享:

月前,中美關係受科技貿易戰的陰霾籠罩,其時,本欄認為要避免兩重誤讀。

其一、無論關稅清單涉及500億,還是1,500億貿易額,於中、美經濟發展都無足輕重。除政府負債偏高外,兩國的息口、就業率、人均可支配收入、銀行運作的前景都甚為明朗。相對於世界數一數二的經濟規劃和貿易量,那一千幾百億額度的徵稅項目,完全無損大局。

美元獨大不再 挫華科技成手段

其次、中興事件固然反映中國的工業短板;然而,這亦揭示了美國的焦慮,而並非特朗普就此把握住中國的「阿基利斯之踵」(Achilles' Heel)。愚以為,所謂科技貿易戰,重心在科技不在貿易。換言之,特朗普要防備者,主要不是中國透過大規模出口獲取更多的美元;而是要制約中國尖端生產技術的爆發並湧向環球市場,擠壓美國企業的生存、發展空間。

說到底,特朗普的舉措,是為了避免美國國力及企業競爭力,輸掉技術戰、也就輸掉未來。而在這場長跑中,對手有中國,也有歐盟、印度與日本。無論北京還是華府都已經相當清楚,中國已有足夠的美元或其他「硬通貨」,以遂行自身的海外戰略投資。因此,壓縮中、美貿易規模本身無意義,打擊中國科技人才及企業發展,才是美方利劍所指。

繼俄羅斯、沙特、阿聯酋之後,中國用人民幣、當地貨幣,或其他金融手段,去逐步取代美元計價問題。無獨有偶,歐盟也和中東諸國,包括美國盟友及伊朗,試行雷同之法。客觀上,石油美元獨大之局被打破,最終也會動搖金融美元獨大之局,問題只在於時間長短。

美元在眼前仍享霸權地位,但其價值已難與冷戰結束至21世紀之初同日而語。此一態勢,會從根本上改變中、美經貿互動,乃至總體關係。

中國80年代起 累積技術拾級上

從開放改革之初到中國入世以前,盡速擴大對美貿易、進而取得美金,成為鄧小平時期中國外交頭等大事。在1970、80年代之際,港幣對美金偏軟有諸多因素;中國政府盡力收納美元以支撑開放改革,也是當中主因。

特別在「八九六四」以後,中、美進入「政冷經熱」時代;鑑於當時兩國綜合實力、外交影響力之懸殊,說江澤民、朱鎔基對老布殊、克林頓低聲下氣或過於刻薄,說難以平視卻恐為事實。中國累積海量美金,最大的作用在於引入外國技術、人員、物資,以提升自身的生產力,尤其是發展低技術層次的輕工業--連接世界、推倒第一塊骨牌。以此為基礎,從1980年代至21世紀,從中外合資到民企再到國企,從低技術輕工業到中技術重工業再到尖端戰略產業,拾級而上。

從2000年至今,日本在東亞的高科技出口領導地位已由中國取代;相關產品包括醫療儀器、飛機設備及零部件、電訊設備等。不過20年間,中國佔亞洲出口額從不足一成到逾半,所謂「中國製作2025」並非順口胡來。

「中國製造2025」,主打新一代信息技術、高技術數控機床及生產機械人、先進軌道交通設備、節能及新能源汽車、電子裝置、農業機械、新物料、生物醫藥,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等10餘個領域。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曾直言,如今祭出《特別301》調查條款,就是為了招呼「中國製造2025」。

納氏不諱言,「中國製造2025」涉及的人工智能(AI)、高性能機械人、量子運算等領域,將造成中、美的短兵相接。因此,繼針對中國的《特別301》、中興制裁案之後,美國又限制中國留學生到當地一流學府研習,並取得高等學位。

行政保知識產權 實為打壓對手

但假如美國果真擔心「知識產權」被盜,理應用盡外交、情報、制裁手段,威逼中國政府協助調查。限制中、美作高端技術、學術交流,對保護美國國家安全和智慧產權,又如何起立竿見影之效?

說白了,美國政府和國會,又嘗試用行政、立法手段,在國際市場上遏制對手,為所屬州郡、選區的企業爭取空間、時間。從根本上講,這也是中國、歐洲、印度等地縮窄了與美國的技術落差的必然結果。然而,在環球大局中,軍、政、財永遠三位一體、無法分離,特朗普的老算盤未必能在新時代打響。

在1980、90年代,日、韓完全受美軍保護;政治上的附庸,在經貿上就無法獨立;不但幣值由美方說了算,也不宜發展美國企業並不樂見的國際航空業、石油業、金融業。作為對照,早已還都柏林的德國,就不是當年被一分為二、只有半壁江山的西德。默克爾在馬克龍、圖斯克支持下,已有足夠的政經實力、戰略空間、發展腹地、人力資源去走自己的路。

特朗普希望在鋼鋁、科技等領域,對默克爾予取予攜,恐怕忘記了今夕何夕。同樣地,透過安倍晉三,美國一直希望建立橫跨「印太」的美、日、澳洲、印度--「民主四國菱形」。頗有雄心壯志的莫迪,卻憑藉參與上合組織、推進對俄經貿合作,來鞏固印度自脫殖以來的獨立外交政策--在美、日、中、俄之間尋找空間。

太平洋司令部易名 不減美國限制

如今,美軍正式把太平洋司令部改稱印太司令部,也無法改變美國既無力獨霸太平洋,也難以主宰印度洋的事實。與此同時,將出生於美國海軍駐日基地、母親為日裔的哈理斯任命為駐韓大使,又會使推行「陽光政策3.0」的文在寅,重回唯華府馬首是瞻的時代嗎?連安倍晉三都如此重視中、日、韓三國首腦會談,以及習近平訪問東京,哈理斯履新果真能讓冷戰思維死灰復燃,鞏固美、日、韓的安全及情報合作?

事實上,近年在科技,尤其是軟件領域大步前進的印度,也未見在相關貿易領域,獲特朗普厚待。未來,不止中國,連同歐盟、印度、日本等頗具創科實力的大國,都力求以世貿為平台,與特朗普算算帳。

除日本外,上述主要經濟體在外交、安全領域,都具有相當自主性。回首冷戰高峰,當美國發現競爭力、生產力不及日本、德國時,可施行外交壓力使小盟友就範;今天可以如此對待中、印、歐嗎?恐怕難矣。

白宮貿易顧問曾直言301條款就是為了招呼「中國製造2025」而來,因此繼中興(圖)事件後,美方再出招限制中國留學生到當地學府研習。(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欄名 : 中美博弈新時代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