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累了

副刊版 2018/06/07

分享:

「才女」一詞在七十年代開始出現,那時的香港開始經濟起飛丶中西文化薈萃兼容,造就了很多的可能性和想像空間。此時一班新女性出現於報章專欄,憑着自成一格的筆風丶題材和見解,迅速俘虜讀者的心。能稱得上是「才女」的,都能在文字裏散發出一種獨有的class、以及令讀者帶點朦朧想像和aspiration,因此,林燕妮的出現,帶給香港讀者「驚艷」陣陣。她一臉美人胚子丶夾着美國名牌大學Berkeley遺傳學學位回來;放洋番書女英文流利毫不出奇,離奇在竟然寫得一手好中文;飽讀書卻又帶着明星風采;能幹多才卻又散發女性嫵媚;這樣的組合,本身就是只應出現在小說裏的女主角,故當時的林燕妮是天之驕女,一出現即令男女讀者各有不同的想像和艷羨。

林燕妮不僅是香港的第一代才女、且是唯一一代,文字裏滲透着一種貴氣和格調,份外看得入味。但做「才女」不無代價,本屬私人的愛恨情愁都要給不相識之人茶餘飯後津津樂道、指指點點——不是一陣子而是一輩子之久,少點道行都神經衰弱。然而林燕妮話知你,興之所至就把「往事如真」地寫出來,還大呼「我愛觀音兵」、「愛情是不可以後悔的」,管他旁人如何評價。

絳珠要入紅塵覓尋愛,大抵注定要比平常人歷盡更多離合悲歡和錐心之痛。從轟轟烈烈到孤身平淡丶從絢爛Ball場到韓國道場,林燕妮的整個生命就是一場修煉。她曾說:「下一世不做林燕妮,因為做林燕妮很累。」現在的她,修煉完畢,不需再獨自在寂寂燕子樓觀看麈世間種種煩瑣事,希望她現正躺在小黃花青草地、懶洋洋地睡在粉紅色的枕頭上、又或悠悠紫上行,享受着久違了的輕省。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