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C
香港時間:2018621日 (四) 18:25

特朗普以惡制惡 「做Deal」創外交成果

評論版 2018/06/13

分享:

由歷史性的特金會、到G7峰會再到貿易戰,這陣子的國際新聞主角,非特朗普莫屬。

延伸共和黨政策 國與國對弈

這幾個月來,美國在國際上頻頻出擊,例如把使館遷至耶路撒冷、單方面撕毁與伊朗的核子協議、像開地圖炮般同時與中國歐盟加拿大墨西哥等打起貿易戰(G7峰會就有一張非常傳神的相片在網上瘋傳)、然後更和北韓的金正恩由隔空對罵,終峰迴路轉地在昨日(6月12日)於新加坡會面,締造歷史時刻。

香港傳媒普遍把特朗普當成是瘋子看待,覺得此人難以預測又不可理喻,甚至有評論者以此批評美國的政治制度。可是,細看當中的脈絡,特朗普現時的外交動作是否真的一無是處?

外交是內政的延伸。在察看特朗普的外交行為是否脫離常規,首先要明白美國,特別是共和黨的外交政策特徵。共和黨一直的外交政策,都傾向是「國際」(International)間的國與國對弈,而非認為那是處理「全球」(Global)共同的問題,意謂全球為一體,無分彼此(民主黨才是接近「全球」的一個)。

傳統上,共和黨自覺代表了美國的保守價值觀,在外交上亦較多現實主義的色彩。他們堅持國家主權的重要性,強調了國與國之間的對立。所以對他們來說,國際機構往往頂多只有工具意義,真正的對手或外交的着力點應該是其他國家。要不要把外交問題放在像聯合國般的國際機構討論,要和甚麼國家簽署條約,都看自己國家需要而定。

商人談判特色 權力運用極致

這是共和黨一直奉行的外交框架,也是為何近代共和黨籍的總統在外交上都總令人覺得相對霸道的原因。現在的美國外交行動多了特朗普的個人色彩,有人說是瘋子,但其實也可以說是商人談判的特色。特朗普早年有一本書叫《The Art of Deal》,本來是談論商業的,現已被人視為理解他外交政策的天書。

當特朗普剛上台時,大家習慣了奧巴馬式的政治框架,自然會對特朗普不以為然。但最近風向明顯改變,不止是大家開始習慣特朗普(有些人甚至開始崇拜他!),更是這幾年來全球大勢都變得愈來愈現實,民主退潮、強人當道,強調算計和權力。在這樣的潮流下,特朗普反而是當中的佼佼者,把權力運用到極致,切實執行了許多以往美國總統都想做而不敢做的事。

特「以毒攻毒」 反制北韓善變

這樣來看北韓的情況,便會見到一些有趣的端倪。筆者去年便曾預測,只要特朗普緊隨共和黨一貫外交路綫,北韓問題不會惡化成另一次韓戰。有趣的是,這幾個月下來,這次峰會最終竟然做到北韓承諾朝鮮半島無核化、美國將向北韓提供安全保證,各方亦會共同努力在朝鮮半島建立持久穩定的和平政權,邁向終結韓戰,算是有所成就。

當然,北韓的反覆善變似乎是家訓,當年的金正日也曾作出很多和平和非核化的承諾,但最後都一一跳票。只是這次金正恩遇着的卻是同樣反覆善變的特朗普(甚至猶有過之),而現實上美國的實力確實比北韓強大得多(正如特朗普在推特說的,「我的核按鈕比你的大!」)。北韓能否從再度反口獲取更大利益,還是乖乖履行承諾才能得到獎賞,特朗普是否真的能「以毒攻毒」就要拭目以待。

又例如早前把使館遷至耶路撒冷,承認為以色列首都,固然會激怒巴勒斯坦和中東不少人,但同時亦可滿足不少共和黨的支持者,包括基要派信徒和不少在美國的猶太人,履行了他的選舉承諾。而此舉甚至有機會令以色列未來更願意接受美國的外交斡旋。

當然,這做法另一邊是犧牲了巴勒斯坦人的利益,但既然過往美國一直的外交政策都未能打破以巴僵局,特朗普現在以他的狂人姿態一手蘿蔔給以色列,一手大棒給巴勒斯坦,至少是一個新的嘗試,看看能否迫使以巴雙方達至某些恐怖平衡,甚至以此進一步對付伊朗。

現實與商業談判 應用到外交

近半年來普朗普的位置似乎愈坐愈穩,甚至在國內外都多了一班支持者,認為他才能真正成就大事,甚至是以惡制惡的領袖。總之,美國現時的路綫其實未至於超脫了共和黨一直的外交框架,只是表現手段因特朗普的個人風格而和呈現了與以往不同的外表。不同意他的人以為是瘋子行徑,同意他的人卻只視之為把現實和商業談判(「做Deal」)應用到外交去。

不論是否同意共和黨這樣的價值觀,我們必須從這樣的框架看這次峰會甚至其他的外交政策(例如這裏未能分析的貿易戰),才更能明白內裏乾坤。

美朝峰會最終達成北韓承諾無核化、美國向北韓提供安全保證,各方亦會在朝鮮半島建立持久穩定的和平政權,算是有所成就。圖為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會後發言。(路透社圖片)

撰文 : 陳成斌 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助理教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