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6°C
香港時間:2018622日 (五) 15:53

特金會後變數仍多 3關鍵邁和平

評論版 2018/06/13

分享:

本周二(6月12日),特朗普、金正恩的歷史會面如期在新加坡舉行。從美、朝領袖半小時單獨會面,到雙方官員列席的高層會談,再到午餐會與國際媒體見證下簽訂聯合聲明。「特金會」最「反常」之處,卻在於一切按部就班、循規蹈矩。

本欄一直相信,是次會面的實質主題只能是平壤棄核;至於半島和平、朝鮮開放改革,甚或與美、日關係正常化,以及涉及南北統一的種種問題,只能留待未來的美國總統去解決,眼前能留下的,最多只能是良好願望。

就此而言,「特金會」本身是歷史成就,也開創了一個時代;然而,在這扇大門之後,不過是新的一系列變數,取代了舊的變數而已。

愚以為,眼前距離美、朝關係,甚或整個東北亞安全、外交環境形成穩定狀態尚遠。特朗普與金正恩握手之後,斷不只北京、首爾將根據新形勢謀求自身利益與角色,莫斯科與東京亦難置身事外。最終,就在上述國家的合縱連橫之下,形成新的動態平衡。此一過程的完成,難以像特朗普說得那麼簡便、那麼迅即。

從短、中、長期看來,朝鮮核問題,最少要解決三個環節,才可能讓半島及東北亞,迎來長久的繁榮穩定。而當中,美、朝國力、軍力、影響力相距太遠;而彼此的信任又難以持續累積,始終是一切困難的癥結。可幸者,朝鮮在東北亞地緣、歷史的獨特地位,既成為其發展核武、威脅鄰國的本錢;如今,背靠中、俄,面向韓、日的位置,也可以成為平壤「棄核從商」的憑藉。

朝鮮「廢核」 技術資金難承受

「特金會」之後,短期要落實的工作,當然是廢核方案與執行細節。假如說,「棄核」是一種對外態度、政治取捨;那麼「廢核」,就肯定屬於牽涉重大技術投入、資金安排的現實考驗。「棄核」無論易與不易,理論上都是「願與不願」的問題;而「廢核」則是純粹的「能與不能」。

回首1980年代到2000年代,從冷戰高峰到新世紀,和美國多次簽訂「限武條約」的蘇聯和俄羅斯,要解除核武還真不是簽個字就能實現。要讓核武載具——如戰略轟炸機、彈道導彈核潛艇、洲際導彈,永久性、不可逆、可驗證地失去戰鬥力,其成本往往以千億計。歷史證明,一旦完成生產,讓相關載具「戰鬥值班」,比起讓其「提早退休」,成本還要低得多。

而核彈頭的拆除、去功能並處理其廢料,則更屬危險得多的技術工作。朝鮮建成的核武載具,無論是在陸地發射場,還是潛艇上使用,只要有一定數量,讓其吃「肥雞餐」的成本,卻不見得是金正恩可堪承受。在蘇聯剛解體、俄羅斯重新獨立成國之初的葉利欽時代,華府有資助過莫斯科處理可攜帶核武的中、遠程轟炸機,東京也為俄國拆解核潛艇提供巨額資金。或許,可作為朝鮮棄核前路的參考。

朝鮮棄核第一步、也是最關鍵一步,就是交出核武清單——內容包括基本性能數據和技術特點;這一切都是為移除、廢除相關設備作準備。顯然,以朝鮮的國力、科技水平與處理核裝置的經驗觀之,該國不見得有足夠的科學家、技師和設備完成上述工作。這次「特金會」由新加坡出錢出力,金正恩拆除核武,即便美方願意出人,視錢財如命的特朗普,又會否找上中、日、韓,作為金主呢?而當中,「廢棄」經驗最豐的普京,也有相當的技術基礎「適逢其會」。

靠中俄制衡 確保美國守諾

如上所述,在周邊國家支援下,朝鮮整個「廢核」工作,可在3到5年內完成。以此為基礎,平壤自然希望和華府建立正常關係,相互猜忌或不能免;但無休止的以性命相威脅,總應當有到頭的一天,這顯然是金正恩對美工作的中期目標。問題是,單憑特朗普簽署的聯合聲明,所謂美、朝「新關係」具體所指為何,尚且不得而知。

復又,特朗普會否如對待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加拿大G7峰會聲明,甚或伊朗核協議般對待平壤,亦屬未知。朝鮮本身的國力,不足以平衡來自特朗普的諸多變數;除了繼續推進朝鮮半島南北交往外,更可靠的出路,始終是依仗中、俄。未來,平壤與北京、莫斯科兩組雙邊關係將如何發展,能否形成新的「三角互助」也是觀察要點之一。

說到底,中、俄國力、軍力、外交影響力不是南韓可比;即便文在寅有意推行「陽光政策3.0」,青瓦台卻始終在美軍卵翼之下的現實是,南韓主權、軍權尚不完整。更何況,韓國憲法不允許總統連任,文在寅本人只餘3年多的任期;難保其時李明博、朴槿惠的同黨有力捲土重來。畢竟,韓國保守派在政經、媒體、學界的力量,仍然比自由派、左派為大。

朝社經開放 可贏國際接納

無疑,金正恩要把握青瓦台由自由派執掌的窗口期;但在未來5年或以後,始終要靠安理會內的中、俄,來制衡美國,讓華府履行對平壤的安全及外交承諾。甚至可以設想,廢除核武的朝鮮,是否有權改進其常規軍力?在南、北雙方互信漸生的背景下,維持平壤政權安全與戰略平衡,亦能讓區內各國避險。屆時,中、俄又能否在聯合國逐步放寬制裁的情況下,與朝鮮作軍貿、軍援?

最後,長遠而言,朝鮮要取得國際社會,尤其是西方的信任與接納,還在於經濟、社會的開放。金正恩固然說過完成核武、導彈研發後,建設重點就在於經貿。從中國到中南半島,由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要走向世界,不一定要透過反殖戰爭、輸出革命;經貿上的共融共生,也被東亞當代發展史證明行得通、走得遠。

連安倍晉三近日都要參加一帶一路,廢核後的金正恩,說不定就成為東亞經貿整合的推動者;屆時要出現者,就是不是「東盟10加3」,而是「東盟10加4」了。

「特金會」之後,短期要落實的工作就是廢核方案與執行細節。圖為北韓豐溪里核試驗場上月炸毁。(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