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C
香港時間:2018716日 (一) 03:38

歡喜冤家

副刊版 2018/06/21

分享:

我與阿媽是一對歡喜冤家。彼此性格南轅北轍,我愛細緻,她則大咧咧;我愛素菜,她卻無肉不歡。身形肥胖的她,走路蹣跚,兼且高膽固醇,但死不戒口、死不做運動。為了「迫」她做運動,我買了腳踏車,千叮萬囑叫她每天要踩,她說:「梗係啦、梗係啦!成日坐喺屋企度流流長,唔踩做咩呀?!」聽她言之鑿鑿,很是放心。後來問家中傭人姐姐,才發現她陽奉陰違、睬我都傻,單車只「係咁咦」踩過幾下就被打入冷宮,氣得我紮紮跳。

為此,我曾對她「嚴肅訓話」幾番,她例必眼眨眨說:「聽日踩番囉!」當然繼續無下文。由於她上重下輕,走路不穩,我怕她上街時跌倒,買了各式各樣的拐杖,有日本花花圖案的、有雨傘型的,買回家時,她說:「幾靚喎!」當然,又係敷衍,結果是幾枝未開過的拐扙放在家中封麈。

愛大魚大肉的她,做人宗旨幾乎是「Cholesterol is nothing!」(膽固醇?咩嚟㗎?!)經常掛在口邊:「豬肉無啲肥膏邊好食㗎?!」「食素我唔飽喎!」帶她外出和我的好友們用膳,我在旁看着她開心地、無邊際地食呀食,一個人竟然刷晒三隻蟹還未有想停之意,我激心又無佢符,矋佢一眼示意「好停下囉喎」,她才懂稍稍在人前收斂一點。

後來,我發現,不記得從何時開始,我已跟阿媽角色對調,我猶如一位嚴厲母親,管她少食這樣那樣,而她又十足頑童一般,一離開我這個「惡死阿媽」視綫範圍,立即「鬆毛鬆翼」、「喪玩喪食」。原來,我一直做了「怪獸子女」而不自覺。有天,我突然驚醒,彼此相處有時限,而我亦不知道那個時限甚麼時候來臨。自從先父離開後,媽媽就是我的唯一;我更驚覺,世上其實再沒有其他人像阿媽一樣,對我的脾性及我一直如何走過來如此了解。

瞬間感悟,阿媽即使有時也對我們「日哦夜哦」,其實,她比任何人更接受我們最赤裸、最不修飾、最不可愛的一面。當我想到相處是有時限的事實時,我不想以後的回憶盡是自己「嚴管阿媽」的片段,於是,下定決心要作改變……(待續)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