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放棄多邊迫盟友讓步 利淡貿易?

評論版 2018/06/21

分享:

今年首4個月,香港商品進出口按年分別錄得10.7%和9.3%的不俗增長。由於香港商品貿易以轉口為主,這顯示全球貿易延續去年良好增長態勢,與貿易戰的氛圍似乎並不相符。但早前G7會議不歡而散,美國和盟友及其主要貿易夥伴在貿易上沒有共識,為未來全球貿易表現投下陰影。

特朗普徵關稅 冀增連任勝算

美國總統特朗普取態十分明確,希望以懲罰性關稅為威脅換取其主要貿易夥伴的讓步,從而改善美國貿易狀況,更長遠一點看改善其國內就業,爭取中期選舉乃至連任勝算。

為達此目的,美國貿易政策放棄多邊、回歸雙邊,甚至不惜單邊,這對全球貿易的影響,要視其貿易夥伴如何反應。

除美國以外,G7其他六國分別為亞洲的日本、北美的加拿大、和歐盟的英國、法國、德國和意大利。根據美國商務部統計,2017年美國錄得7,962億美元的商品貿易赤字,其中來自G7的有1,944億美元,佔美國整體貿易赤字四分之一。具體到G7各國,美國對英商品貿易是唯一錄得小幅盈餘的,盈餘金額為33億美元,美國對其餘各國的貿易赤字從高到低分別是日本的688億美元、德國的643億美元、意大利的316億美元、加拿大的176億美元、和法國的153億美元。

在G7會議上美國似乎與東道主加拿大矛盾最深,但上述統計卻顯示美國與加拿大雙邊貿易上的赤字在G7當中差不多是最低的。美加之間的商品貿易額在2017年高達5,824億美元,是G7當中最高的(居次席的日本與美國的貿易額為2,042億美元),美加貿赤相對於美加貿易總額更只有約3%,比例很低,那美加在貿易上如此交惡就更耐人尋味了。

美針對NAFTA 非僅限加墨兩國

綜合分析,有理由相信美國貿易上真正的目標在美洲並不限於加拿大,而是墨西哥乃至整個「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在歐洲則是德國。

相對於來自加拿大的176億美元貿易赤字,美國與墨西哥在2017年總額為5,570億美元的商品貿易產生711億美元的赤字,是美加貿赤的4倍,而且墨西哥與美國的摩擦還包括美墨邊境建造圍牆堵截非法移民、以及美國製造業在NAFTA下大規模轉移到墨西哥,帶來職位及稅收等的問題,特朗普推行減稅以圖吸引美國企業和資金回流,也就難以接受這一格局。

競選至執政以來,特朗普一直認為25年前簽署的NAFTA需要更新,以減對美不利影響,底綫是不惜退出NAFTA。目前,美國與20個貿易夥伴簽有自貿協定,加拿大和墨西哥為其中兩個,至於其他自由貿易協定,並沒受威脅之嫌,可見美國是有較強針對性的。

美歐貿赤1514億美元 德最多

美國和歐盟間尚未達成自由貿易協定,但兩者一直有就「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關係協定」(TTIP,即美國與歐盟之間的自由貿易協定)進行談判,迄今已進行15輪談判。根據美國商務部,2017年美國與歐盟的商品貿易錄得1,514億美元赤字,其中以德國的643億美元為最多。美德商品貿易總額在2017年有1,712億美元,赤字比率是頗高的。不僅如此,德國的經常帳盈餘在最近3年高逾其GDP的8%,且其盈餘金額為全球最大,因此德國一直在美國財政部關於美國主要貿易夥伴的滙率政策監察名單之內,而且符合了「操控滙率」三個條件當中的兩個(第三個不符合的是因歐元由歐洲央行發行,歐元滙率變化不存在於由德國央行干預的可能)。在特朗普上台後,美國和德國在移民、全球氣候變化、北約軍費、貿易等領域意見相左,美國在G7會議上與加拿大的表面矛盾,其實與以德國為代表的歐盟的矛盾甚至不是同一等級。

今年3月,美國引用232法例基於國家安全理由向進口鋼材和鋁材分別徵收25%和10%的關稅。美國鋼材首五大的進口國為加拿大、巴西、南韓、俄羅斯和墨西哥,德國排第9位;鋁材的首三大進口國則為加拿大、俄羅斯和阿聯酋。有關措施對於歐盟、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豁免已在6月1日屆滿,而澳洲、阿根廷、巴西和南韓就仍受豁免,但他們需要接受美國的進口配額限制。

與日韓達協議 歐北美難複製

美國對鋼鋁徵收關稅令加拿大和墨西哥首當其衝,美國以此逼迫重新談判NAFTA的意圖突出,加、墨迄今沒有妥協,美國也不介意NAFTA名存實亡。統計顯示歐盟各國在鋼鋁關稅上並非主要受影響者,惟以德國為首的歐盟拒絕接受美國提出的進口配額制度,故糾紛恐怕在短期內難以化解。

唯一一個取得進展的是南韓。美韓在2012年簽署自由貿易協定,今年3月初在美國擬對進口鋼鋁徵稅後,美韓在3月底迅速達成新貿易協定,主要內容包括調高南韓進口美國汽車的配額,延長美國對進口南韓汽車關稅的期限,以及南韓對美國鋼材出口接受配額限制等。美韓能迅速達成新貿易協定,應有地緣政治一籃子考慮,同一模式能否適用於美加、美歐還是未知之數。但從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議、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揚言不惜退出NAFTA來看,其取態是寧願回歸雙邊,直至取得貿易夥伴的讓步為止,如不達目的,不惜回歸單邊。

目前美國與其亞洲主要貿易夥伴如日、韓達成新自由貿易協議或貿易和投資協定相對較易,但與北美和歐洲夥伴之間要複製其亞洲的模式,似乎困難重重。

美國期望推廣的與南韓達成的新貿易協定,並非主要通過減少來自南韓的進口來減少其貿易失衡,而是通過增加對韓出口來達成目標,這對全球貿易而言是貿易量淨增長,是利好的,惟如在北美和歐洲無法複製,訴諸關稅措施,則可能會導致進口減少,對全球貿易將利淡。

美關稅發達國最低 不惜一搏?

從美國角度出發,其商品貿易赤字膨脹至一年近8,000億美元水平,而據世貿(WTO)美國平均進口關稅是發達工業國當中最低的(農產品和非農產品進口平均關稅分別為4.8%和3.2%,歐盟和加拿大分別為11.9%和3.9%、15.4%和5.2%,配額和補貼等非關稅壁壘不在此反映),因此不惜放手一搏。

從美國貿易夥伴角度出發,其實是矛盾的:直接地他們樂見美國更多地進口其產品,因此不介意美國貿易赤字;但間接地美國商品貿易錄得龐大赤字,抵銷服務貿易的盈餘,令美國經常帳持續錄得接近GDP的3%赤字,是美元滙率頭上懸掛的一把刀,偏偏美元是全球最主要的國際儲備貨幣,外國投資者持有的美元證券資產逾23萬億美元,對美貿易盈餘或不抵銷美元滙率貶值帶來的其他損失。

G7會議沒有結果,預示NAFTA重新談判困難重重,美國與歐盟的貿易協定相信短期內亦難以有突破,那麼有美國參與的貿易協定更多地可能是雙邊,而沒有美國參與的貿易協定則相信仍以多邊為主,惟全球性的貿易協議達成的機會就不大。

美國總統特朗普(右一)在早前的G7峰會,與其他盟友不歡而散,在貿易上沒有達成共識,為未來全球貿易投下陰影。(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戴道華 中銀香港資深經濟研究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