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電子書關鍵 方便閱讀符需求

評論版 2018/06/21

分享:

在數碼時代,實體書會否被電子書取代,是一個爭論不休的話題。堅持閱讀實體書的人,可能偏愛紙質書拿上手的感覺;而接受電子書者,則可能喜歡「一機在手」便可帶着個人書庫環遊世界的便利。

近年香港公共圖書館(下稱「圖書館」)的館藏保持每年增長,但借出館藏反覆下跌。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指,在增購圖書館資料時,會考慮兼顧電子書等不同圖書館資料的供應。近年成人中文電子書的館藏數量,已由2013年的7.3萬本增至2017年的10.4萬本。

英文電子書佔6成 中文書多簡體

不過,在圖書館致力添置電子書的同時,市民卻未必知道有該項服務。有政黨調查顯示,超過6成受訪市民不知道圖書館有借閱電子書的服務。

圖書館的電子書借閱服務普及與否,與服務內容是否切合本地讀者需要,相信有一定關係。舉例來說,本地多中文讀者,在2017年,近8成圖書館借閱次數屬中文書籍,但截至2017年底,逾6成圖書館電子書為英文書。

在成人中文電子書的部分,若撇除只有數百館藏的「遠景繁體中文電子書」,在2016年6月就只有「方正中文電子書」,但它主要提供內地出版的簡體中文電子書,藏量達9.5萬本,佔所有成人中文電子書藏量超過9成。

在語文選擇之外,電子書庫的書籍種類能否契合港人的閱讀喜好,同樣值得討論。若觀察香港圖書館2015年外借中文書籍的數據,本地讀者最愛閱讀的書籍類型是小說,差不多每四本借出的書籍當中,就有一本是小說。

學術書多非主流 格式不便閱讀

智經實際試用方正中文電子書後,發現小說只佔館藏的3.7%,明顯並非該電子書庫重視的書籍類型。參考圖書館網頁的描述,該書庫的定位是以學術學科為主。舉例來說,我們可在該書庫找到數十本研究或討論過金庸小說的作品,卻沒有任何一本金庸小說。

至於「遠景繁體中文電子書」,智經實際試用後,也發現其他問題。首先,該書庫只收錄了台灣遠景公司出版的作品。此外,書中文字一律以豎排顯示,而電子書採用的格式又是影像檔,令一般電腦熒幕難以顯示一整頁,窒礙閱讀的流暢度。

透過上文介紹,可知過去香港雖然有兩個成人中文電子書庫,但一來內容未必能迎合本地讀者需求,二來格式未必方便讀者使用。這些因素,或部分解釋了其使用量為何多年來未見提升。

根據官方統計,自2013年至2017年,「方正中文電子書」的網上閱讀和借閱量均大致持平,維持在6萬次至7.5萬次之間。但「遠景繁體中文電子書」的瀏覽次數卻反覆向下,由3.4萬次減少至1.8萬次,跌幅接近5成。

但另一方面,圖書館分別於2016年6月和2017年4月推出的HyRead電子書和SUEP電子書,暫時看來卻似乎頗受市民歡迎。舉例來說,在2017年,方正中文電子書的館藏量,雖然是HyRead電子書的14倍,但後者的使用量卻超過前者接近3倍,成績可圈可點。

在智經實際試用HyRead電子書後,發現其「便攜性」大大提高。例如其提供的手機應用程式,讓讀者可直接在手機上瀏覽、試閱、借閱或下載書籍,功能較其他圖書館電子書庫全面。

藏書貼地便攜性高 受讀者歡迎

此外,HyRead電子書的藏書分類明顯較為貼近生活,也可能是較受本地讀者歡迎的原因之一。例如同樣使用HyRead電子書平台的SUEP電子書,收錄的就是本地聯合電子出版公司出版的書籍,除了有本地作家如倪匡的小說系列作,還有提供不少旅遊參考書——在2017年,旅遊書是香港讀者最喜歡從圖書館借閱的成人中文非小說類書籍。

不過,正如上文提及,內容是否貼近讀者是一回事,但如果電子書格式不方便讀者使用,也會影響電子書的普及。現時HyRead電子書雖然可以將程式下載到手機當中,但當中只有不足兩成電子書有提供可調校書籍排版與文字大小的EPUB格式,方便在熒幕較小的手機上閱讀。

透過上文介紹,可知圖書館提供的成人中文電子書,過往可能由於未能貼近一般市民的生活需要,在格式上也未必方便讀者使用,導致使用量未見提升。但圖書館近年推出的電子書,從市民反應來看,相信已找到正確改善方向。至於圖書館未來能否提供更多的電子書,以更方便的閱讀格式進入市民眼簾,則有賴當局持之以恒地推動。

在數碼時代,實體書會否被電子書取代,是一個爭論不休的話題。(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