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C
香港時間:2018716日 (一) 03:37

幻想味道

副刊版 2018/06/22

分享:

Howard主修化學,曾住洛杉磯,回國前在化肥廠工作,九一一過後決定離開美國的同時,也決定離開本行,短短十幾年間,搖身變成國際名廚,是天意還是天份?

就如醫生不像醫生一樣,這大廚也不像大廚,結實體形配上一件隨意的Yamamoto特別版T-Shirt,無邊眼鏡放在相對年輕臉容上有點兒像個IT人,中英語極流利,絕對是個中環人,只是想不到是中環廚神。

餸菜名字很中國,但看起來卻不中國,然而,吃起來竟又很中國,例如一道「薑葱汁煮大紅蟹肉」,名字地道不過,惟上碟只見純白瓷器上綠白兩汁,下面是蟹肉,樣子像法國菜,但一口咬下時層次分明的薑葱味即充盈口腔,甚至在全無油脂情況下,居然嘗到「鑊氣」,跟到鯉魚門叫客薑葱炒蟹無異。

心急知道「好酒好菜」的Howard,如何登上廚藝界星級舞台,基本的興趣及努力當然不缺,但最精警一句是:「I can imagine the taste」(我能幻想味道),這句話並非指是一般人可以想像雞髀是甚麼味道,而是Howard到市場買餸時,見到不同鮮魚鮮菜,便已可以把不同食材配合起來,按自己想像力構思一道煮好了的餸菜將是甚麼味道。

簡單一句話,便見證到Howard超乎異常的味道記憶,因惟有記憶,才容讓他在腦海中幻想並創造出新口味。

成功可以靠努力,但超凡成功便要靠天才。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