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準難控資金流向 衝擊人幣滙率

評論版 2018/06/26

分享:

這次中國央行定向降準,國內主流媒體早就有各種風聲,早幾天我也接到相關媒體告之,最近央行定向降準是板上釘釘的事,要我準備寫一篇相關文章。

正如市場預期的那樣,6月24日,中國人民銀行決定,從2018年7月5日起,下調國有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預料釋放資金約5,000億元(人民幣,下同)。鼓勵5家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和12家股份制商業銀行運用定向降準和從市場上募集的資金,按照市場化定價原則,實施「債轉股」項目。

對國內大中型商業銀行來說,這次定向降準主要目的是推進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支援債轉股實施主體真正行使股東權利,參與公司治理,並推動混合所有制改革。定向降準資金不支援「名股實債」和「殭屍企業」的項目。

就當前中國金融市場的形勢來看,企業債務風險是三大風險之一。所以,央行希望通過定向降準,既滿足當前市場所擔心的流動性緊缺問題,也通過指向性的方式,來化解當前中國企業的債務風險。

定向降準 市場料今年或再現

同時,人行對包括郵政儲蓄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商行及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同樣下調0.5個百分點,這部分預料可釋放約2,000億元資金,用於支援相關開拓小微企業市場,發放小微企業貸款,以緩解他們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可見,這次中國央行定向降準目的清楚、指向明確,即釋放出來的資金要幹甚麽,不能幹甚麽,都說得十分清楚。

這是今年來中國央行第二次定向降準,而且市場預測今年還可能有1至2次定向降準。對於中國央行的定向降準,目前市場的爭議很大。一方面,就全球不少國家貨幣政策取向來看,世界各國央行的貨幣政策正常化已經是一種趨勢,如果中國背離這種大趨勢,有可能增加中國金融體系的風險,更何況中國央行定向降準釋放出來的資金是否會流向實體經濟及中小企業,是相當不確定的。

如果央行的貨幣政策不保持中性,而且是變相地寬鬆,不僅可能導致前一個階段金融市場去槓桿、防範風險的政策措施前功盡棄,也會加大當前中國金融市場的風險。

另一方面,5月份經濟數據沒如預計般理想,市場擔心國內經濟增長的動力在減弱。同時,當前中國股市持續下跌,甚至千股暴跌;中美貿易爭端進一步上升,及6月底半年結的資金緊張等。

面對這種情況,市場要求減緩去槓桿速度,改變當前市場流動性緊張的呼聲四起。特別是有人認為當前是過度緊縮的去槓桿,要警惕出現金融恐慌等。其政策目標十分明顯,或是要求政府放緩當前的金融去槓桿,或是放棄去槓桿、防風險的金融政策目標等。

配合改革信貸政策 非純「放水」

在去槓桿的大環境下,中國央行既不希望由於貨幣政策過於緊縮而引爆當前中國金融市場危機,也不希望市場誤會其目的又走上2009年貨幣政策「大水漫灌」之路,央行的定向降準目的不是純粹的「放水」,而是有目標地推動債轉股及化解中小企業融資難的問題,定向降準的措施具有配合改革及信貸政策的內容。

這次中國央行的定向降準對市場影響如何?首先,對中國股市來說,短期是一個重大利好,因為作為一個資金推動的市場,商業銀行有7,000億元的資金釋放出來,不僅會有資金流入股市,也某種程度上改變投資者的預期。

樓市如虎添翼 銷售勢創紀錄

但就中長期來說,大量釋放出來的資金是否會流向股市是相當不確定的。因為,前10年的情況看得很清楚,商業銀行釋放出來的資金成幾倍的釋放出來,市場上的資金十分氾濫,但前10年來的中國股市,除了2015年有過爆炒或暴漲暴跌行情外,市場氾濫的流動性對股市沒多大影響。

其次,對於國內房地產市場來說,可能又是一次天賜良機。因為這些年來,各種資金都在千方百計地湧入房地產市場。即使是當前保持中性的貨幣政策,社會融資規模在全面收縮,但今年5月份50%以上的銀行信貸都流入房地產市場。當國內商業銀行的流動性大量增加時,更是給國內房地產市場如虎添翼。

今年國內的房地產市場銷售面積和銷售金額仍然會在2016年、2017年創歷史記錄的基礎上再創新歷史記錄。

第三,央行定向降準,市場的流動性大量增加,對人民幣滙率會帶來不少的衝擊。因為,就目前情況看,人民幣滙率面對兩大問題。一是中美貿易摩擦在短期內難以化解,二是中國房地產市場面臨的風險愈來愈高。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國內金融市場的流動性氾濫,自然會增加人民幣貶值的壓力。如果像有人主張的那樣,通過人民幣貶值來減緩中美貿易的衝突與摩擦,這一招可能會十分險峻。但目前這種意向還是較為明顯。

中小企融資難問題 難化解

至於通過定向降準能否讓市場化法治化的債轉股,及中小企業融資難得以化解,估計這是一個十分困難的問題。因為,市場化法治化的債轉股,不就是要求通過市場化的方式進行嗎?為何該政策推出之後債轉股的簽約金額和資金到位進展都比較緩慢?可能問題並非是資金多少的問題,主要是從商業角度來看,商業銀行不願意做,因為這可能對他們並沒有多少利益。如果離開了市場化及法治化的角度,回到早年的債轉股運行上,可能會面臨的問題更多。

對於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這是一個世界難題,我們也只能一點點來做。所以,央行的定向降準以此為目標是一個艱難的行程。還有,當前中國央行降準也與外滙佔款減少有關。這是一個十分符合經濟法則的理由。

人民銀行今年第二次定向降準,市場預測今年還可能有一至兩次定向降準。(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