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持久戰 抗美新冷戰?

評.析.天下版 2018/06/26

分享:

美國擬禁華企收購美科企,意味中美貿易戰擴大,中港股市固受累,美股昨亦下挫。

對於應付美國打壓內地科技發展,內地有借鑑毛澤東《論持久戰》的說法,要捱過長期痛苦階段。

外媒盛傳,美國財政部正起草規則,禁止中國持股比例在25%以上的企業收購涉及「重大工業技術」的美國企業,環球股市紛受衝搫,港股恒指便跌穿250天移動平均綫。

戰略防禦捱打 「準備反攻」艱苦

華府繼針對中國製造2025,就500億美元中國產品加徵關稅後,擬禁華企收購美國科企,明顯要打壓內地科技發展。內地召開了中共中央外事工作會議,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了「十大堅持」等,外界形容正是為了應對特朗普政府發動的新冷戰,作好打一場持久戰的準備。

近日國內確有不少聲音提出,要借鑑毛澤東在抗日戰爭時期發表的《論持久戰》,尤其指出當日的「敵強我弱」、「敵寡我多助」等形勢,與現時中美相似。

他們認為《論持久戰》中的三個階段,即「敵之戰略進攻、我之戰略防禦的時期」、「敵之戰略保守、我之準備反攻的時期」和「我之戰略反攻、敵之戰略退卻的時期」,以至第二階段要熬過較長時間、很痛苦艱難的路程等,有戰略參考價值。

若以三階段論,中國中短期內確只能處於防禦期,中興事件已反映中國在高科技領域並沒多大的還手戰力,只能等待美國加徵關稅等措施發酵反噬,包括消費品價格大漲、美企利潤下跌等,反制華府內的對華鷹派。

已深度全球化 制衡力量待展

第二階段即準備反攻時期,在科技發展上,也就是在美國的科技打壓下,自主研發關鍵的核心技術,令中國不再受制於其他國家,但這不但說易行難,更極為痛苦,舉極端例子如中國開發自己的手機核心晶片設計、規格與建立相關的生態圈,此或意味着現時的流動通訊應用要經歷一段不短的倒退期,勢打擊民生與商業運作。

然而,中美之爭現仍遠未是昔時日本對華的領土侵略、人命塗炭戰爭,而且中美長期利益雖有矛盾,但在深度全球化的今天,經濟利益已相當你中有我,箇中會有制衡力量避免雙方政策長期走在極端,故持久戰雖痛苦難免,未必如上述慘烈。但即使政治鐘擺可盪回中間,恐仍需相當時間。

欄名 : 社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