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謂嚇親人

副刊版 2018/06/29

分享:

我常常想:為何人們在網絡世界,可把實體世界慣常運作的那套社交禮儀,幾乎拋諸腦後?為何在網絡上的行為與現實相比,會截然不同?心理學家John Suler教授專門研究網上行為,他在著作《Psychology of the Digital Age:Humans Become Electric》中指出,少了現實生活中的壓制,人們自覺在網絡可隨意做自己想做的事、說想說的話,而毋須為此而負責,亦不用考慮他人感受,故感覺更解放、更肆無忌憚、更漠視社交禁忌,他稱之為「Online Disinhibition」(網絡去抑制效應)。於是,我們看到在實體世界中認識的某人,明明深知大體,但一走上網,判若兩人。

人們網上跟現實中的行為有差距,Suler點出了原因,包括:網上容許非實時互動,發布人在社交媒體說出自己想說的話後,大可即刻「走人」,毋須收看其他人的即時反應,如皺眉、藐嘴、反眼或直接講出「嘩,乜你講埋啲咁嘅嘢㗎」、「我無興趣知喎」、「咁核突㗎你」的回應和面部表情;即使看到,發布者又有權即刻delete聽唔入耳的負評,那就更易讓人沉醉在自己建構的幻想世界裏。

Suler形容這種現象為「Dissociative Imagination」(離地幻想),以為自己發表的言行或圖像盡皆是他人極其關心、受落和追捧的事項,這種在網絡世界裏又離地又自我中心的幻想,易令人罔顧社交禮儀和基本禮貌。

其實,社交媒體裏或多或少都有我們在實體世界認識的人,我們在網絡的行為不全是不需要對人負責任的,一點點正常的社交禮儀也應顧全。我個人的指標是:若我能親身面對面對着人/公眾時,也可說某些話或分享某些圖像,那在社交媒體作同一動作便絕無問題;反之亦然。

人貴自知,何苦要在社交網絡着住個bra搔首弄姿,又或公然遞上寵物便便特寫?無謂嚇親人也。(網上社交禮儀.二之二)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