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C
香港時間:2018717日 (二) 05:55

人幣貶值反擊貿戰 恐兵行險着

評論版 2018/07/04

分享:

隨着中美貿易摩擦戰不斷升溫,人民幣兌美元滙率也開始完全逆轉,人民幣滙率由年初逐漸升值趨勢,突然轉向為貶值。今年以來,人民幣滙率先是升值,一度升至6.24,首季升值達3.8%,但第二季貶值達5.3%,上半年累計貶值達1.7%。

這次人民幣貶值,有市場分析認為這並非官方所引導,而完全是市場因素所推動。因為近期美元持續走強,美滙指數上升到95以上,為一年來新高,包括人民幣在內的非美元貨幣自然會走弱。從CFETS人民幣滙率指數看,基本上保持穩定。所以,最近人民幣貶值最主要是美元強勢所致。

人幣最近急貶 京沒出招遏制

但這次人民幣持續下跌時,中國政府的處理手法與早些時候有很大不同。在2016至2017年,當離岸市場炒作人民幣下跌時,中國政府總是會想出各種辦法來托住人民幣滙價。如以外滙基金買入人民幣、推高香港離岸人民幣拆息,以及在官方公布的中間價方面堅持穩定等。

不過,這次這些招數都沒有出現,任由人民幣滙率下跌。所以市場普遍相信,這次人民幣滙率快速下跌主因是中國政府有意為之,其目的是應對中美貿易摩擦。比如最近中國政府把亞洲一些國家進口大豆的關稅從3%降至零,這可直接打擊美國大豆對中國的進口。同時,最近政府允許人民幣隨着美元強勢加快貶值,同樣是應對美國總統特朗普開打貿易戰最直接的做法。

還有,從離岸人民幣的走勢看,3月底至4月初人民幣已出現到頂迹象。因為美國聯儲局今年已加息兩次,但中國不但沒有跟隨美國加息,反而推出了3次不同形式的定向降準,所以6月份中國人民銀行定向降準後,人民幣滙率立即快速下跌。

還有,從中國央行召開的第二季貨幣政策委員會例會紀要來看,這次沒有提及「保持人民幣滙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反映中國貨幣當局允許人民幣順勢適當貶值,對當前人民幣貶值並不感覺到多少緊張,可見最近人民幣快速貶值與政府的意志是分不開的。

增其他國出口 抵銷減美出口

也就是說,就目前人民幣滙率的走勢來看,盡管離岸人民幣滙率變化更取決於市場的因素,但仍然是由在岸人民幣滙率所主導。而在岸人民幣滙價基本上還是由政府所控制,如果政府沒有讓人民幣滙率貶值意向,人民幣滙率要快速貶值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最近人民幣滙率快速貶值看上去是市場因素在起作用,但更多的體現了中國政府的意志。

4月以來,人民幣對美元滙率由6.24貶值到6.64,貶值幅度達6.4%,等於外國向中國購買貨幣支付的價錢便宜了6%以上。由於關稅問題,即使中國對美國的出口減少,中國出口增長也可從其他國家得到增長。如今年人民幣貶值幅度保持在這樣一個幅度上,那麼中國可以向英國、歐洲、東南亞、日本等地方增加更多的出口。

但人民幣貶值作用是雙向的,既可能增加中國出口產品的競爭力,在特朗普大打貿易戰時,增加對其他國家出口。但是也會在以下幾個方面給中國經濟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

憂推高通脹 壓垮房地產泡沫

首先,人民幣滙率的貶值會推高中國進口商品的價格,並由此引發物價水平全面上升。如果中國物價全面上升,而且推高通脹,這就可能促使中國央行貨幣政策轉向。如央行貨幣政策不再寬鬆而收縮,這正是刺破當前中國巨大房地產泡沫最重要一步,或壓垮當前房地產泡沫最後一根稻草。

其次,如果美元滙率進一步強勢,將會引發人民幣貶值預期強化,引發人民幣升值預期完全逆轉。2015年8.11滙改,人民幣滙率貶值預期一旦形成,花了一年半的時間才得以改變。如果這次人民幣貶值也一再強化,並形成強烈的貶值預期,那麼結果如何是相當不確定的。因為,一是美國貨幣政策正常化已經是一種趨勢,美元可能會進一步強勢,這很容易強化人民幣貶值預期。二是當前中國房市泡沫問題與2015年不可同日而語,這個泡沫隨時會因為一種突發事件所刺破,就此而言會對人民幣貶值造成巨大的壓力。三是全球多數國家貨幣都收緊,而中國貨幣政策還在變相寬鬆的情況下,它同樣會增加人民幣貶值的壓力。

有分析指,在這背景下,如央行對人民幣滙率問題處理不當,人民幣滙率貶值到7可能是大概率事件。大量的資金又可能如2015年那樣逃離中國。

3萬億外儲 僅夠6千萬人換滙

有人認為,中國有3萬多億元外滙儲備,足以承擔資金外流之風險。這是癡人說夢話!試想,目前中國政策是允許內地每個居民可兌換5萬美元,3萬億美元外滙儲備只能滿足6,000萬人換滙,如果有1億內地居民都要把自己資金兌換成外滙,3萬億美元外滙儲備如何來應對?現在城市人口就達到7億人,還有企業兌換呢?

還有,從現實市場看,如以人民幣貶值作為反擊中美貿易戰的策略,成效還沒有見到,但已經引發了市場上連串嚴重的負面影響。因為隨人民幣快速貶值,市場對人民幣資產吸引力全面下降,股市、滙市、樓市及債券市場都出現資金出逃的迹象。比如內地股市,隨着中美貿易戰打響,加上人民幣快速下跌,自6月以來,滬指已下跌近1成,上周五更曾跌穿2800點,正向着2015年股災低位2600點水平進發。所以,以人民幣貶值的方式來增加中國出口產品競爭力,會是一着險招,要適可而止。

若淪貶值戰 加速資金外逃

還有,如果人民幣過度貶值也會全面弱勢人民幣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讓人民幣的國際化突然中斷,這當然不利中國貨幣和中國企業走出國門。同樣,人民幣過度是否會引發一場各國貨幣貶值競爭也是相當不確定的。

目前在亞洲市場,對於人民幣的貶值,許多國家愈來愈不安,泰國、菲律賓、印尼等國貨幣也加快貶值,就連英鎊、歐元及澳元等非美元貨幣也全面轉弱,摩通新興市場貨幣指數近月來顯示下下滑。如果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並演變成貨幣貶值戰,可能會讓內地資金更有強烈逃離的動機。如果這種情況出現,對中國經濟負面影響一點都不可低估。這就是人民幣滙率貶值的底綫,就看中國央行如何來權衡。

若以人民幣貶值作為反擊中美貿易戰的策略,成效還沒有見到,但已引發市場連串嚴重負面影響,股市、滙市、樓市及債市都出現資金出逃迹象。(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