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戰過招 香港池魚遭殃?

評論版 2018/07/05

分享:

在短期內找到共識的難度很高的情況下,中美對進口貨物互徵關稅的貿易戰迫在眉睫。香港相信會受到一定影響,惟對於影響程度輕重,市場存在分歧。要作出有效判斷,就要對中美商品貿易,及香港所扮演的角色進行分析。

港貿易大進大出 等於GDP 310%

論經濟規模,香港排在全球第37位,2017年時為2.66萬億港元或3,414億美元,但香港是全球第七大商品貿易經濟體(無論進口、出口還是整體商品貿易量均排在全球第七),2017年商品進出口分別有4.36萬億港元和3.88萬億港元,總加相當於香港GDP的310%,反映香港高度外向型的經濟結構和商品貿易的重要性。

香港在商品貿易當中一向是進口多於出口,在進口當中有約四分一為留用進口,其餘則轉口到其他目的地。由於香港本地已經沒有甚麼製造業,故轉口佔整體出口的比重高達98%,香港商品貿易因此有大進大出的特點。

從貿易夥伴的角度來看,進口方面,中國內地和美國分別是香港第一大和第六大進口來源地,2017年香港進口自中國內地和美國的商品貨值分別為20,301億和2,137億港元,佔整體進口的47%和5%。出口方面,中國內地和美國分別是香港第一大和第二大出口目的地,2017年香港出口往中國內地和美國的商品貨值分別為21,058億和3,302億港元,佔整體出口的54%和9%。

美國和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兩個商品貿易國,根據美國商務部的統計,2017年美國從中國進口價值5,056億美元的商品,同時對中國出口價值1,304億美元的商品,互為對方最大的商品進出口貿易夥伴,她們之間的貿易戰肯定會影響雙邊貿易,進而影響香港的轉口貿易。

假設出現最壞情形,即美國對大部分甚至全部來自中國的進口徵收關稅,中國亦對全部來自美國的進口徵收關稅,那麼中美雙邊貿易量相信就不可避免會減少。由於香港的中介地位,把來自中國內地的部分貨物轉口往美國,也把來自美國的部分貨物轉口往中國,直接的影響就視有關的轉口貿易減幅有多少。

根據政府統計處的統計,在2017年經過香港轉口銷往其他目的地的中國內地貨物總值有22,268億港元,其中有2,775億港元轉口往美國,佔所有來自中國內地轉口貨值的12.5%;而經過香港轉口銷往其他目的地的美國貨物總值則為1,157億港元,其中有732億港元轉口往中國內地,佔所有來自美國轉口貨值的63.2%(見圖)。

數據顯示,經過香港轉口的中國內地和美國貨物總值約佔整體的15%,佔中美貿易總額7%。

牽一髮動全身 港GDP將放緩

就金額而言,中國內地貨物通過香港轉口往美國的貨值,是美國貨物通過香港轉口往中國內地的貨值的3.8倍。但就比例而言,經香港轉口的美國貨物有接近三分二是去了中國內地,顯著高於經香港轉口往美國的中國內地貨物12.5%的佔比。而且中美雙邊貿易無論是進口還是出口,都有約7%是通過香港轉口往對方市場。據此,中美貿易利用香港的中介地位可說是各取所需。

表面來看,中美貿易經過香港轉口的金額為3,507億港元(2017年),只佔香港同年商品進出口貿易總額8.2萬億港元的4.3%,即使貿易戰全方位進行也不可能令中美雙邊貿易和經香港的轉口完全停頓,那麼香港直接受到的影響也就應該有限。

然而,這樣的評估未免過於簡單,因為香港以轉口貿易為主的出口造成了大進大出的格局,所處理的商品貿易量龐大,是香港GDP的3.1倍,中美貿易經過香港轉口的3,507億港元貨物就已經相當於香港GDP的13%,貿易上牽一髮而動全身在以往的經濟周期經常出現,貿易如果逆轉會放大香港GDP放緩的問題;此其一。

損產業鏈 影響超轉口中美總量

其二,根據美國的統計,2017年來自中國的進口有5,056億美元。如果因為關稅令這5,056億美元的中國對美出口受到較為顯著的影響,就會影響整個產業鏈,因為中國需要進口大量的原材料、半成品等才能完成最終的產品出口到美國市場。2017年香港出口往中國內地的貨物總值達21,058億港元(當然當中絕大部分為轉口),如果中國出口最大的美國市場受阻,就會連帶影響全球經香港轉口往中國內地的貿易,有關影響甚至可能超出中美貿易經過香港轉口的3,507億港元的總量。

其三,美國的貿易戰不限於中國,對其盟友和主要貿易夥伴如加拿大和歐盟也不惜一戰,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思維是美國一年的商品貿易赤字有7,962億美元(2017年),可謂輸無可輸。美國與北美、歐洲和亞太區之間商品貿易的赤字分別有886億、1,737億和4,671億美元,惟美國與北美、歐洲乃至亞洲除中國以外的商品貿易需要經過香港轉口的相信極低甚至為零,因此對香港的間接影響還是主要源於中美貿易及其帶動的中國與亞洲貿易夥伴之間的貿易,例如2017年台灣經香港轉口往中國內地的商品貨值達3,104億港元,南韓則有2,048億港元,日本有1,548億港元,馬來西亞有820億港元,泰國有578億港元,菲律賓有393億港元,新加坡有427億港元等。

其四,要尋找替代市場並不容易。根據世界貿易組織的統計,在美國之後,全球第二大商品貿易赤字國是英國,其2017年貿易赤字為1,991億美元,是美國的四分一,排第三則是印度的1,489億美元赤字,再往後的貿易赤字則不足1,000億美元,排第十位的加拿大其貿易赤字只有209億美元。而全球十大商品貿易赤字國裏面,有5個新興市場:印度、土耳其、巴基斯坦、埃及和菲律賓;這些市場或較難完全吸收中國對美國的出口。

港進出口若轉跌 影響未及海嘯

據此,貿易戰對香港的影響不宜樂觀,既因為香港處理的商品貿易量龐大,還因為香港的貿易和物流業是香港四大支柱產業當中最大的,所創造的增加值佔香港GDP的22%,並僱用19%的總就業人數。惟香港是自由貿易港,以往國際貿易無論是周期性還是結構性因素帶來的影響均全數體現,貿易戰的影響最壞相信也比不上2009年因為全球金融海嘯而錄得的進出口雙位數字的下跌(2009年香港GDP因此而下跌2.5%)。到了2015年和2016年,香港的商品進出口連續兩年錄得低單位數字下跌,惟香港GDP就得以保持2.0%以上的溫和增長(2.4%和2.2%)。到了2017年在商品進出口錄得8.7%和8.0%的較快增長下,香港GDP增幅加快至3.8%。

以此推斷,如果貿易戰拖累香港進出口由升轉跌(非暴跌)的話,較有可能的情形是香港的經濟增長放緩到與2015年和2016年相似的溫和步伐。

中美貿易戰對香港的影響不宜樂觀,既因為香港處理的商品貿易量龐大,還因為香港的貿易和物流業是香港四大支柱產業當中最大的。(資料圖片)

撰文 : 戴道華 中銀香港資深經濟研究員

欄名 : 中美博弈新時代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