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金不昧有難度 索酬有理?

評論版 2018/07/06

分享:

一名女子在的士上遺留手機,承諾向歸還者提供薄酬,司機歸還後卻嫌500元酬金太少,有關片段在網上引起熱議。拾金不昧並非人人做到,多國立法保障歸還者可獲報酬,提供物歸原主的誘因。

歸還iPhone 的士司機索千元

fb群組「小心駕駛」流傳錄影片段中,有見歸還iPhone的的士司機說道「起碼1,000啦大佬」,失主威脅報警處理後才罷休。去年12月也曾發生類似個案,一名的士司機歸還遺失的手機後不滿只獲40元酬金,直言日後將失物據為己有也不會感到內疚。

不少網民譴責司機做好事只為圖利。但從另一角度來看,司機在工作期間抽空主動歸還失物,箇中成本要歸還者自己全數負擔,情理上皆難過關。共享的士Uber去年在美國實施新措施,司機若歸還失物,乘客必須支付15美元酬金,Uber表示此舉為補償司機時間成本。

本港2014年曾有打火機品牌進行調查,有33%受訪者承認自己若拾得錢包會據為己有。失主在遺失財物時提供物質誘因,可提高尋回失物的機率,也可彌補他人時間成本及精力,適量破財未必不可行。實際上,除企業如Uber推出誘因鼓勵拾金不昧,不少國家及地區更從立法層面「打賞」拾金不昧者。

多地立法 「打賞」拾金不昧者

中國《物權法》第112條規定,失主在領取遺失物時應向拾得人支付必要費用。惟該項法例因未有對必要費用的合理數額作出定義,往往引起失主與拾得者對酬金金額的糾紛,上述兩宗本港案件,起因亦同樣是拗不清金額。

日本則對酬金有數額限制,京都警方鼓勵民眾若拾得遺失物應上交警方,領取後1個月內有權向失主索取失物價值不少於5%、不多於20%的酬金,若拾得者因保管物品蒙受金錢損失,亦可向失主索償。

外國針對不同價值的失物,也設不同酬金制度。以德國為例,價逾500歐元的失物首500歐元提供5%酬金,餘額為3%;奧地利法例則要求失主按失物價值首2,000歐元支付10%酬金,往後為5%。更甚者,荷蘭雖無訂立此類酬金制度,但規定失主必須支付酬金,否則不得領取失物。

港失物無人認領 3月後歸拾得者

本港並非毫無物質誘因鼓勵拾金不昧,若上交警方的失物在3個月後仍未被認領,則失物可歸拾得者擁有。口頭承諾給予報酬後走數亦不可,高等法院去年審理一宗歸還遺失身份證的案件,拾得者或失主承諾給予400元酬金後,只獲付350元,一氣之下未曾歸還,初審時被裁定盜竊;高院期後撤銷其盜竊罪名,認為拾得者無犯罪意圖,亦無法律責任將身份證歸還失主,因可以選擇上交警方。

拾金不昧本為傳統美德,有關法律條款一旦涉及物質獎勵,難免惹來爭議。做好事不圖報當然最佳,長遠仍須加強公民教育,提高市民質素。

撰文 : 沈帥青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