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一帶一路 需融入當地社區與文化

評論版 2018/07/07

分享:

一帶一路倡議由提出至今差不多五年。對於許多官員和一些商界人士來說,一帶一路可說是商機處處,他們看到一個遠大、可以改善亞洲和世界其他地方的經濟聯繫的概念。

但並非每個人有同樣的想法。

一些企業和行業可能從倡議中受惠,但的確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得益。有些評論員呼籲大家保持謹慎。幾天前,香港廉政專員更提醒投資者要注意一些國家或有貪污問題。一帶一路倡議也開始引起爭議,例如一些基建項目對當地社區的影響。

上星期,香港舉辦了第三次的一帶一路高峰會,來自世界各地的官方代表、企業高層等出席會議,大家都坦誠地談及與一帶一路相關的基建和投資項目所面對的挑戰。

我為其中一個討論環節擔任主持,出席討論的嘉賓為著名商界領袖,他們講述在某些項目中的經驗,亦談及當中所面對的問題。他們的經驗不單與計劃參與一帶一路倡議、投資或商討合約的商界人士有關,也教曉我們跟不同地方和文化合作要注意的事項,更為香港可如何在當中作出貢獻提出建議。

內企印尼建鐵路 聘中國勞工

其中一位嘉賓是來自印尼的知名集團的領袖,她形容一些中國公司在印尼興建鐵路和其他項目時引進自己的勞工而不在當地招聘,因而受到批評。

類似情況在中國的建築公司內頗為普遍,她明白這做法是在商言商,因中國勞工受過較多訓練,可更有效地完成工作。但這無可避免地受到印尼的勞工團體、政界人士等批評。

這不只關乎成本效益,更與社會公義的看法有關。印尼過往有過種族衝突的歷史,反華情緒乃潛在觸發的問題。說到底,其實各方都需要了解商業決定對整體社會有甚麼影響。

另一位參與討論的嘉賓乃國企領導,企業本身有參與興建非洲肯亞的鐵路項目。他說他們的團隊在該鐵路項目其中一項工作是培訓近1,000名肯亞人參與鐵路管理,另約5,000人負責技術範疇,更與近300家當地公司合作。

就如其他重大的基建工程,任何項目難免會碰到各種困難,例如涉及土地和賠償等問題。但因為公司在參與發展項目的同時,也照顧了當地人民的利益,聘請及培訓當地勞工,並讓社會人士明白工程是為了提升當地的交通網絡,相信有助提升大眾對整體項目的正面看法。

投資項目 須對各方有利

第三位嘉賓講述他帶領一內地民營企業,把製造工序融入到不同文化,其企業在埃及、斯里蘭卡、白俄羅斯均有業務,另在西歐和東南亞等地也有收購業務。

他形容在海外投資相對地容易,但最困難的部分是要確保在不同的文化環境做到一致性。其企業學會適應並保持敏感度。其中一個例子是他公司在馬來西亞為提高生產力和與鄰里保持良好關係,於是在廠房附近興建了一座清真寺。

這例子提醒我們很多問題並非新鮮,而是一向都存在的。例如,基於文化差異,日本和韓國的管理層在東南亞都曾遇到勞工問題。

縱使一帶一路推動了很多中國公司積極響應,與當地的文化和社區關係卻仍然使人擔憂。若中國投資者、承辦商令當地人憤怒或不安,這會影響到國家甚至領導人的形象。一帶一路讓大家意識到,項目本身對各方都必須要有利。

港可當中介人 助生產商北闖

香港也可以在其中一個範疇發揮特別作用。來自印尼的講者指出香港向來扮演着重要的中介人角色,特別是協助東南亞生產商打開內地和其他市場。

我們在法律、金融和其他專業服務方面的專長都很出色。但我們與內地、亞洲和西方的其他地區都有獨特的文化聯繫。我們可以提供集業務和軟實力的專業組合,這可能是其他地方沒法提供的。對於能夠提供這類多種不同專長的人士或企業來說,一帶一路的商機的確是真實和具吸引力的。

本港上星期舉辦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來自世界各地的官方代表、企業高層等出席會議,談及與一帶一路相關的基建和投資項目所面對的挑戰。 (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