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戰開打 美逆全球化步英衰落

評論版 2018/07/11

分享:

美東時間7月6日凌晨零時01分、即北京時間6日中午12時01分,25%的進口關稅,當今世界最大兩個經濟大國之間的這場史詩級貿易戰正式全面開火,中美雙方同步對第一批340億美元對方商品加徵關稅。

這場貿易戰不僅大幅提升全球貿易史上雙邊貿易爭端涉案貿易額最高紀錄,而且充分展現中美兩國對國際規則、對多邊貿易體系截然不同的取向,進而可能在相當程度上決定未來一段時期內全球自由貿易的主要推動力量和命運。

華重多邊貿易 美輕世貿規則

顯而易見,在這場貿易戰中,中方扮演遵守國際規則、尊重多邊貿易體系的角色,美國則是「踢開黨委鬧革命」,不僅悍然無視、踐踏世貿規則,以其國內法單方面向同屬世貿組織成員的中國發動這場貿易戰,就連世貿組織本身,也想乾脆一退了之。

在此之前的6月28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中國與世界貿易組織》白皮書(下文簡稱《白皮書》),並為此專門召開新聞發布會,中國向世人再一次昭告宣示自己對外開放的決心;同日國家發改委、商務部發布2018年版《外商投資准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兩天後又聯合發布2018年版《自由貿易試驗區外商投資准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對外資開放範圍和程度邁了一大步,確確實實超出世人此前的想像。

7月2日,美國多家媒體報道,特朗普政府已起草《美國公平與互惠關稅法》草案,允許美國放棄世貿組織的非歧視等基本原則,賦予美國總統在關稅談判等方面更大的自由裁量權。若該法案獲得通過,事實上等於美國退出世貿組織。

盡管白宮發言人當日信誓旦旦矢口否認,但空穴來風,從特朗普政府執政以來、尤其是今年以來在國際貿易事務上的做派來看,此說恐怕不是「謠言」,而是「遙遙領先的預言」。其後,特朗普本人的一些威脅性言論進一步加深人們的懷疑。

正是在對待世貿這個全球性多邊自由貿易體制的態度上,最充分體現中美兩國不同的觀念和取向,也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這兩個大國、乃至整個世界格局未來的走向。

我對特朗普個人並無惡感,事實上,早在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在中國經濟學界有點知名度的人中,我即使不是唯一一個、也是非常少有的早早在一系列公開文章中看好他當選、認同他某些理念的人。

特重實體經濟 惟恐過猶不及

他對重建美國實體經濟基礎的重視程度為數十年來美國總統中所未見;他重視推進改善美國宏觀經濟平衡;他主張減少干預外部事務而集中資源從事國內經濟建設;他前所未有地將經濟安全納入國家安全四大支柱行列,並在美國總統中首次明確提出「經濟安全是國家安全」的說法;他作為美國總統強調要把美國本國、本國國民利益放在首位;這都是值得認可乃至贊許的。

問題是過猶不及,無論你希望還是不希望,經濟全球化都已是一個必須直接面對的現實,在這個各國相互依存的世界上,只有置身於開放市場上,才能實現本國利益的最大化。企圖通過退出多邊自由貿易體系而實現自身利益最大化,不啻為緣木求魚。

不少人指出,特朗普的整個外交政策思路帶有濃重、獨行其是的「藍水」色彩,企圖利用自己獨一無二的全球地位最大程度攫取權力與財富。特朗普國家安全團隊中的藍水戰略家們認為,是美國的實力,而非多邊機構,使西方生存下來。然而,倘沒有這些多邊機構,美國能夠把自己的影響力擴展到今天幾乎覆蓋全球的地步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回顧英國及其帝國特惠制(即是互惠關稅制度,旨在減免大英帝國與其自治領地和殖民地,及自治領地和殖民地之間的互相進口關稅)的歷史,看到這個工業革命的祖國、上百年來「自由貿易」的旗手,喪失維護全球自由貿易的雄心,退縮到乞靈於英帝國範圍的區域經濟一體化和特惠安排,還有當時全世界最強大的海軍保駕護航,有英鎊等一系列配套安排,英國的地位和影響力仍無可奈何花落去,「帝國特惠制」這個英國用以維持其國際經貿規則制定權的體系最終還是失敗了。如果走到比「帝國特惠制」還不如的地步,這對美國這個大國真的是福音嗎?

華擴開放自主行為 非關貿戰

2017年美國實際GDP僅佔全球15.4%;山姆大叔果真以為在國際貿易領域「踢開黨委鬧革命」、獨行其是更能增進自身利益?特朗普更應該重溫1930年代美國《斯穆特—霍利關稅法》的前車之鑑。

我們不否認現行世貿組織規則有不少不如人意之處;我們不願意當頭,對貿易霸權不感興趣,不會主動去爭奪,更不會去搞新形式的「兩個平行世界市場」;但我們承認世貿組織多邊自由貿易體制對全球經濟貿易可持續發展的不可替代的作用,相信這個體系還有巨大的發展潛力,願意在這個體系之中去拓展自己的發展空間。

如果歷史將事實上的自由貿易旗手責任賦予中國,中國將承擔起這個責任。擴大對外開放是我們的自主行為,其起源、走向皆與中美貿易戰無關;但中美貿易戰實際交火,意味着在雙方相互加徵關稅期間,美資企業不能享受中國新的擴大開放措施創造的機遇。

(文章僅代表個人意見)

美國總統特朗普強調要把美國本國、本國國民利益放在首位,其理念雖值得認可,但在這個各國相互依存的世界上,只有置身於開放市場上,才能實現本國利益的最大化。(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梅新育 國務院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

欄名 : 中美博弈新時代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