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C
香港時間:2018716日 (一) 03:23

芭蕾足球

副刊版 2018/07/12

分享:

醫生並非球迷,著名球星略懂一二,其他細節則興趣不大,但當身在世界盃舉辦國俄羅斯,不多不少也被這「FIFA Fever」(世盃狂熱)感染。

買貴價票入場便不用多問,幸好在聖彼得堡有FIFA Fan Fest,大廣場幾千人一起看巨型銀幕大聲笑大聲叫,這份狂熱氣氛極強,不知不覺也成了臨時球迷。

醫生也並非芭蕾舞迷,但也因身在俄羅斯,便順理成章地被邀欣賞《天鵝湖》,從嘈吵走到優雅,才發覺自己較適合嘈吵,當天鵝們翩翩起舞時,醫生便茫茫然跟周公約會。

很明顯,醫生對足球和芭蕾舞都是門外漢,但從短暫接觸中,不難領略到兩者共通點,這便是那份互信和合作。單憑美斯不能令阿根廷取勝,只有靠全隊球員緊密合作,才有得勝機會;而芭蕾舞更加依賴舞蹈員間互相配合。

那麼醫療人員的配合又如何?毫無疑問,單靠醫生絕非能有效照顧病人,醫療團隊才是病人所需,這點醫管局做得相當不錯,系統性管理能把醫療過程出錯機會減至最低,各醫療單位均有SOP(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作指導,團隊只需跟從指導,便能產生合作效果。

可惜,這只能領導團隊行為而非團隊精神,這點便要靠無私領導人以身作則創造這份精神,這也正反映同一屋簷下,不同部門會有不同合作效果。

醫生們可能要學學足球或芭蕾舞,才懂甚麼是合作。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