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抗逆 中國要建兩大法寶

評論版 2018/07/13

分享:

月前,本欄嘗試探討美國總統特朗普對華貿易戰之背景、意圖及盤算,即指出,其「科技貿易戰」的內在邏輯:從稅務到能源再到產業尚算嚴密、完整。

特朗普傾向擴張財策 催谷經濟

特朗普從內政到外交再延伸至軍事的戰略思維,其實不難摸透,始終不脫美國右派定式。相比起民主黨金脈、人脈來自華爾街、長春藤與矽谷,共和黨與農牧業、重工業的關係更深;這導致特朗普對虛擬經濟,尤其是證券市場的上落,有更強抗壓力。

在此慣性下,特朗普團隊也就更傾向用擴張的財政政策,來取代過於寬鬆的貨幣政策,作為催動經濟的力量泉源。

問題只是,退出巴黎協定、減免富人稅,固然讓從事製造業的特朗普選民叫好;然而,聯邦政府的財政缺口,卻不是一時三刻單憑市道好轉可補。特朗普捍衞傳統工、農、牧業,擴大生產與出口的招數,就是暫緩奧巴馬時代,以頁岩油、頁岩氣與俄國、沙特較一日長短的戰略轉向。

統一戰綫聯歐抗美 京有心無力

華府在外交上重投遜尼派、猶太人的懷抱,兩度空襲敘利亞,其唯一目的正在於擴大原油供應,來加快美國本土工業復甦。須知道,今天美國輕工,除預製包裝食品生產外,幾近全軍盡墨;作為重工業骨幹的汽車、鋼鐵、造船也見不得人。低廉原油,既有利美國在外油企擴大毛利,也提升了其工業產品的有限競爭力。

果不其然,特朗普、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於本月初要求油組增產,引爆了「沙特—伊朗」在原油市佔率上的矛盾;俄羅斯總統普京是否對伊朗落井下石,也讓人對「莫斯科—德黑蘭」未來互動聯想翩翩。

然而,就像德國內閣表示,不歡迎特朗普團隊單獨與歐洲汽車巨擘商討關稅方案一樣;歐洲一、二綫國家決非出口商品單一的「香蕉共和國」,特朗普要麼一籃子解決貿易爭議、要麼全面開戰。華府想在歐洲大、小經濟體之間上下其手,可沒有挑動「遜尼—什葉—俄羅斯」三角關係那麼容易。

面對特朗普貿易戰、英國首相文翠珊硬脫歐風險、中東北非難民爭議、北約經費攤分問題,德國總理默克爾更趨向迎難而上——透過政經、安全危機強化歐洲向心力。

當然,本欄也曾提出,「美歐」,尤其「美德」之間有結構性矛盾是一回事,不見得中國有條件主動伸手聯歐抗美。畢竟,從政治到經貿,歐洲諸國對美的反感,尚不可能超越對華的不信任。北京固然有本錢、有理據趁着特朗普在環球煽風點火,而加速與歐洲諸國互通有無;此與吃力不討好的追求對美「統一戰綫」,畢竟不是一回事。

減倚賴美歐 整合日韓東盟產業

相對地,筆者仍然深信中國當局整全思考與日、韓、東盟、上合組織的產業整合,比起單獨維持出口規模、經濟增長來得重要。簡言之,大戰在即,北京的戰略目光,不應遠在天邊—遙想歐洲,也不好近在眼前—方及自身。

事實上,無論特朗普對華貿易戰是否出師有名,客觀上不止動了中國,也連帶動了日、韓、東盟的奶酪。中國對美實物貿易超驚人,除卻滙率、人力及環境成本,以及就業政策傾斜之外,主要在於中國官、民於戰略基建的長期投入。在諸多決定競爭力的發展要素當中,中國與發達國家水平最接近,甚或有所超過的領域,正是「鐵公機」——鐵路、公路、機場;更不用說從珠三角到長三角鏈成珠串的智能化集裝箱碼頭。正是上述基礎建設,而不單單是中國企業家、工廠、工人的生產力,造就了中國對美貿易優勢。

可見,無論是中資還是外資,都不太可能透過轉移在華工業投資,從而抵銷美國關稅對原有經營模式的影響。

戰術上北京自須反擊特朗普,戰略上,當繼續降低對美、歐市場的依賴。從2008到2017,中國對美出口擴大了6成;然而,與同期國內消費總額相比,對美出口卻由逾兩成的規模,萎縮到不及一成。可見,改善「淨出口—內需—投資」平衡、推動市場多元化,正是提升商貿抗打擊力的兩大法寶。

人幣偏軟正常 須守東亞貨幣強方

北京根據自身時間表、路綫圖,徐徐推進人民幣國際化、擴張在鄰國的投資,比起力挽對美貿易順差重要。在此戰略下,中國毋須祭出拋售美債的驚天殺着,亦不必為保外滙儲備、經濟增長而重陷大水漫灌;隨着美元上揚,人民幣偏軟實屬正常不過,只要維持兌日圓、歐羅穩定,長遠處於東亞諸貨幣的強方即可。

再者,無論共和黨能否勝出中期選舉、掌控兩院;也不管特朗普能否繼續得到黨內外支持、連任總統,即便在應對「中國製造2025」方面,民主黨一宮三院確實沒有特朗普「進取」,筆者並不認為奧巴馬、希拉莉「重返亞太」、「再平衡」戰略對北京多麼有善或有利。

相反,北京亦當看到,特朗普在製造業上對中國劍及履及,在國防開支及亞太部署上,卻並未在奧巴馬、希拉莉既定軌迹上加速。事實上,繼力邀安倍為日本國防預算加碼後,特朗普不止以慳錢為由,對美韓聯合軍演連消帶打。更直言柏林不應用歐元買俄國油氣,而當在北約之內承擔更高的防務開銷。可以說,面對中、俄,奧巴馬、希拉莉是「文軟武硬」,特朗普則反其道而行之—「文硬武軟」。

維持增長與就業 北京底綫

特朗普外交、軍事力量從東亞、東歐收縮,一來要配合減稅造成的赤字壓力,同時,也要集中資源保證中東局勢按照白宮預設方向發展。

長遠而言,維持中國經濟增長、就業率在中間偏高的水平,固然是北京應對美國的底綫;但戰略目標應當放在整合「東北亞—東南亞—南亞—中亞」的生產體系與市場。北京對發動貿易戰的特朗普要態度鮮明、反擊有力,但不應計較一時半刻、一城一池的得失。

回首世紀之交亞洲金融風暴,正是北京以損失外貿為代價,維持住人民幣滙率,間接支撑了周邊大、小經濟體,最終才取代日本,成為東亞經濟核心。

長遠而言,北京應對美國貿易戰的底綫,固然是維持中國經濟增長、就業率在中間偏高的水平;但戰略目標應放在整合「東北亞—東南亞—南亞—中亞」的生產體系與市場。(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欄名 : 中美博弈新時代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