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戰開打 無礙內地新興消費市場

評論版 2018/07/14

分享:

美國3位學者(Baker、Bloom及Davis)透過統計香港報章內載有中國經濟政策不確定性的相關字眼,編制了一個「經濟政策不確定性指數」,該指數由今年初見122.94點超兩年新低,隨後急劇回升。

截至6月底指數已回升至465.4點的16個月高位,顯示市場對中國經濟前景變得十分憂慮,認為中國經濟政策不確定性會持續上升。也就是,中美貿易戰第一槍打響,市場憂慮中美戰會沒完沒了,而貿易戰常態化將全面增加未來中國經濟增長的不確定性。

事實上,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盡管對實體經濟的衝擊和影響還不是那樣明顯,但對中國金融市場的衝擊與影響則早顯現。如上證指數由今年1月26日3587點下跌到7月6日的2691點(編按:7月13日最新收報2831),創2016年3月以來最低水平,下跌達25%。即使與4月初的3168點相比,跌幅度也達15%。但在中美摩擦期間美股標普500指數不僅沒下跌反之上漲2.4%。人民幣對美元最近也急劇下跌,如以年初人民幣對美元滙率6.24與下跌到最近的6.70相比,跌幅達7%,僅6月份就創下紀錄上單月最大跌幅,貶值3.3%。

再加上1至5月份社會消費零售總額、外貿出口、固定資產投資及5月份的社會融資總規模,6月份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增長等都在放緩。所以,市場普遍認為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經濟帶來較大衝擊,未來經濟不確定性正全面上升。

消費結構續調整 服務業增長快

但這些數據所反映的中國經濟情況並非全部。如表示實物商品的社會消費零售總額5月放緩到了8.5%,但與服務業相關的數據則表現得特別好。如1至5月份服務類的生產指數增長8.1%,服務類的用電增長15.8%,信息傳輸軟件等增長是3%,旅遊服務同比增長10.1%,信息服務量同比增長30%.6月份的服務業商務活動指數為54.0%,繼續保持較快增長態勢。鐵路運輸業、航空運輸業、電訊廣播電視和衛星傳輸服務、貨幣金融服務等均位於60.0%以上的高位景氣區間,業務總量實現快速增長。

也就是說,與傳統消費相關的實物商品的增長是有所放緩,但與新興消費相關的服務業基本上處於快速增長的景氣區。這意味着中國居民消費結構正出現真正的、本質上的重大調整。市場上對中國經濟增長根本上就不用太多的擔心。

還有,1至5月份固定資產投資增長下降6.1%,比1至4月份下降0.9%。該數據快速的下降,看上去是很嚇人的。但中國房地產市場的固定資產投資卻保持在10%以上的水平。且全國的固定資產投資下降,主要表現為國家基礎設施投資的下降,基礎設施投資由去年的20%下降到今年的9.6%,同比下降了11.5個百分點,非基礎設施投資增速基本保持在正常的範圍內;還有,地方政府數據擠水份,固定資產投資總額佔GDP的比重,前年達81%,去年佔77%,最後核算比重僅佔44%。

如以這兩個方面導致固定資產投資全面下降,也意味國家經濟增長戰略開始轉型,政府業績考核開始改變。這對中國經濟長期增長只會是好事,並不是增加中國經濟不確定性。

還有,中國出口如按人民幣計價,今年上半年出口增長速度是4.9%。如果按照美元計價,上半年出口增長是12.8%。計價的貨幣不同,中國的出口增長差距巨大。但在美元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下,美元計價更為市場認可。不過,中美貿易戰開打肯定會對中國商品的出口造成較大的影響。

不過,就目前中國經濟結構而言(即13億人口的消費,出口所佔的比重會愈來愈小),即使中美貿易戰開打,對中國經濟增長的影響不會是想像那樣大。

內地房價仍升 投資者不退場

就目前經濟形勢看,影響中國經濟增長最大的問題,仍然在於下半年國內房地產市場會如何發展。1至5月份,國內商品房銷售面積5.6409億平方米,同比增2.9%,增速比1至4月份提高1.6個百分點;銷售額48,778億元(人民幣‧下同),增長11.8%,增速提高2.8個百分點。其中,住宅銷售額增長12.8%。這意味國內的房地產市場仍然在2016至2017年創歷史增長紀錄的基礎上快速增長。特別是住房銷售金額的增長快到13%,意味國內房地產市場的價格仍在普遍增長。

房價上漲意味着以80%以上為住房投資者主導的房市繁榮還繼續,國內住房投資者決不會退出市場。從5月份住戶信貸增長情況看,不僅增長達6,143億元,且其所佔整個信貸的比重達到53%。也就是說,國內信貸增長絕大多數部分都流入房地產市場。

可以說,只要國內房地產市場繼續繁榮,中國的經濟增長就不會存在多少問題,也不會有多少不確定性。至於中國房市能否持續,那就是另一個概念了。從長期看,中國經濟的不確定性只能是愈來愈大。

金融市場脆弱 累股滙受壓

中美貿易戰的開打,國際市場的不穩定性,對中國經濟會造成不小的影響與衝擊,而且這種影響與衝擊很容易反映在國內的金融市場上去。但中國股市低迷、人民幣貶值及中國金融市場資產價格的下跌並非主要由外部因素影響所導致,問題在國內金融市場的脆弱性。

面對十分脆弱的中國金融市場,任何風吹草動,都是其資產價格下調的理由。對此國內投資者還是慎重為上。

內地與新興消費相關的服務業處於快速增長的景氣區,其中電子貿易的表現突出。圖為義烏國際商貿城的職員忙於接單。(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中美博弈新時代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