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運非夕陽 速落實全方位策略

評論版 2018/07/14

分享:

根據最新統計資料,2016年海運、港口及航運服務業對本地生產總值及總就業人口的直接貢獻分別為1.2%(282.70億元)及2.3%(85,720個職位)。

但在2014年,前述兩項數字分別是1.4%(297.86億元)及2.5%(93,940個職位),呈現「雙下降」趨勢。同時,2018年第一季度世界集裝箱港口吞吐量排名中,香港依舊排在上海、新加坡、寧波舟山和深圳之後位列第5,但卻是前五名中吞吐量唯一下降的港口,按年下跌0.6%。

政府關心業界 鞏固高端航運

這些數字不但似乎與香港作為國際航運中心的地位不相稱,可能似乎在某種程度上印證了社會很多人認為航運和港口已經是「夕陽產業」的現狀。但事實是否如此呢?

特首林鄭月娥在參選前曾提出所謂「八大願景」,其中一項就是發展多元經濟,並特別提到着力讓航運業走高增值發展道路。從決定參選到最終當選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就一直強調轉變政府職能,特別是「促成者」和「推廣者」的角色。在「新角色」的影響下,針對香港海運與港口業,特別是高端航運服務業,新一屆政府確實做到了「關心」業界問題、聆聽「業界聲音」,以及積極採取「行動」這三方面舉措。

例如,航運業界之前面臨的一個大問題就是政府對航運關注不足夠。過去一年,無論是林鄭月娥,還是政府其他高級別官員,都在不同場合多次強調航運和港口作為香港傳統經濟支柱的重要性,並努力向內地和海外推廣香港多元化航運服務,包括舉辦「香港海運周」,出訪英國並簽訂合作協議,以及訪問上海和北京等內地城市尋求中央和當地政府、企業和業界對香港航運業發展的關注與支持。

針對業界反映多時的提升船舶註冊處服務的問題,政府也從善如流,採取切實措施利用特區駐海外和內地的經貿辦,為外地船東提供與船舶登記檢驗等服務,從而便利在港註冊船舶的全球航行效率。

港口局倘成法定機構 利政策

此外,林鄭月娥上任以來要求政府要廣納賢能,用人唯才,並特別強調讓青年參與社會公共事務,為政府出謀獻策。海運港口局今年4月展開了第二個任期,而作為一名長期關心並積極香港航運發展發聲的青年律師,筆者也有幸獲任命其轄下的海運及港口發展委員會擔任增補成員。這恰恰說明政府鼓勵年輕專業人士積極發聲,並願意吸納有心有力的青年人加入到政府相關諮詢組織,為政府制定政策和採取措施提供更具創新和活力的新思維。

但想要以一年時間一下子扭轉過去「失落的時光」也不現實,而本文開頭提出的相關統計數字更說明重振香港航運業昔日輝煌依舊任重道遠。

對於香港航運界來說,最大的期望無疑就是香港海運港口局能夠成為「法定機構」,從而可以更加有針對性地制定促進香港航運業集群發展,鞏固和提升香港國際航運中心地位的政策,並採取切實有效的措施推動相關政策的執行。

同時,無論是《選舉政綱》還是去年10月發表的首份《施政報告》都提及為香港航運發展制定「全方位策略」,但一年來卻未見蹤影。香港海運、港口和高端航運服務業確實都在翹首以盼一份具有大局觀和遠見的全方位策略的出台,能夠為未來10年甚至20年香港航運業發展作出定位、規劃藍圖、制定政策、構建措施,從而讓航運業界持份者可以更加有信心、有動力和有方向的發展事業。

廣納賢才落實策略 應有之義

當然,業界也都理解特區政府目前面臨多項涉及更廣泛民生福利和經濟發展的事宜亟需處理,因此短時間可能無法響應訴求成立法定機構。但落實林鄭月娥在其《選舉政綱》中為海運港口局「提供資源」的承諾,聘請「有心有力」的業界人士全職加入海運港口局,並牽頭成立一個「專責小組」盡快推進制定全方位策略工作,則是應有之義。

國家「十三五」規劃確立了香港在國家整體發展中的重要功能定位,並明確提出支持香港航運中心的鞏固與提升。正如林鄭月娥在《選舉政綱》中承諾的那樣,只有強化政府角色才能充分發揮香港經濟的增長潛力。

對於航運業來說,未來幾年更需要政府扮演好政策「促成者」和服務「推廣者」的角色,以構建一個具有多元、創新和滙聚人才為特色的國際航運中心為目標,力爭打造成為全球航運業趨之若鶩的海運集群。香港應該兼具野心和信心,成為滙聚海運、港口、貿易和高端航運服務業的亞太區域中心,並借助國家「一帶一路」和「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成為華南地區與東盟國家的商品貿易和物流等領域的「超級連絡人」。

對於航運業來說,未來幾年需政府扮演好政策「促成者」和服務「推廣者」的角色,構建一個具有多元、創新和滙聚人才為特色的國際航運中心為目標。(資料圖片)

撰文 : 劉洋 香港海運港口局海運及港口發展委員會增補委員、香港船東會中國事務委員會委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