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共享單車 開源節流均難

評論版 2018/07/23

分享:

香港第一間共享單車公司Gobee.bike近日宣布結業。公司總裁解釋是次決定主要是由於過去一年單車維修的開支不斷上升,導致入不敷支,公司難以繼續營運。

消息一出,網民紛紛批評政府推動「共享經濟」不力。本地共享單車運作缺乏適當監管,導致單車經常被用戶隨地遺棄,增加單車受損壞的風險。筆者認為Gobee.bike的失敗,或多或少歸咎於共享單車的商業模式未能體現「共享經濟」的優點。

非真正共享經濟 維修費龐大

「共享經濟」建基於供應方的剩餘資源,以Uber為例,兼職司機利用自己的閒置汽車及空閒時間提供載客服務,因此司機也需自行負責汽車的保養及維修。

相反,Gobee.bike提供的共享單車由公司擁有,自然要承擔龐大的維修費用,這點在所難免。嚴格而言,Gobee.bike只是提供數碼化租單車服務的公司而已,與真正的「共享經濟」模式可謂南轅北轍。

營商者着重開源節流,因企業節流不善而結業的案例屢見不鮮。在承擔不了龐大開支的情況下,Gobee.bike決定「關門大吉」無可厚非。然而,筆者認為這理由只是公司生意失敗的一半原因,而另一半是在本地開源方面有心無力。根據單車資料中心信息,香港現時設有17條單車徑,主要分布在非商業中心區,以旅遊消遣的郊區為主。加上,香港的商業中心區交通繁忙,在沒有專用單車徑的情況下,並不適宜使用單車。

港單車需求低 生意競爭又大

由此可見,香港的「共享單車」(單車出租)服務有別於其他城市(例如倫敦),並非為上班一族而設。相比之下,單車的需求注定較低。再者,周末及假期的單車出租生意競爭激烈,除了本地6間「共享單車」公司之外還有傳統的實體店,Gobee.bike要分一杯羹絕對不容易。

「共享單車」另一獲取盈利的手法是利用大數據技術跟蹤及分析用戶的用車習慣及蹤迹,從而提供額外的個人化服務。這手法在其他商業中心城市行之有效。可是Gobee.bike單車主要是假日休閒消遣之用,由一個旅遊點開往另一個,沿途牽涉的商業活動甚少,令大數據技術變得無用武之地。

嚴懲違例泊車 社企模式營運

政府近年銳意推行「智慧城市」,而Gobee.bike是計劃中「智慧出行」的旗艦項目,其失敗經驗值得政府學習。網民投訴共享單車「無王管」,棄置單車猶如垃圾,嚴重影響市容。為此,政府偶爾派人去清理(「執垃圾」),可是此舉變相以公帑資助共享單車公司營運,違反自由市場大原則。

筆者建議政府在適當地方開設單車停車場,立法要求使用者必須使用,而違例泊車者將被嚴懲。要落實檢控,政府可以要求共享單車公司提供客戶行車資料,令棄置單車者無所遁形。

再者,鑑於香港不利的共享單車營商環境,筆者進一步建議政府以社企模式營運,以推行環保及「智慧出行」為目標,並委託非牟利團體經營,避免重蹈Gobee.bike中途結業的覆轍。

香港第一間共享單車公司Gobee.bike近日宣布結業,或多或少歸咎於共享單車的商業模式未能體現共享經濟的優點。(資料圖片)

撰文 : 黃錦輝 香港中文大學工程學院副院長(外務)、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副會長、香港資訊科技聯會前會長

欄名 : 科網神話再現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