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對華發動新冷戰 政治打壓續來

評論‧世情 2018/07/31

分享:

分享:

中美對抗一如筆者所料持續升溫,特朗普揚言要對所有中國入口徵收關稅,並開始超出貿易戰範圍發動貨幣戰,他認定中歐以貶值推高美元,財長則說要查察人民幣貶值是否操縱滙率。

擴經濟抹黑 指華覷準全球霸主

但更為重要的新發展是最近美國官方(尤其情報部門)對中國發起的政治攻擊,中美冷戰的格局已經形成,中國對此不能視而不見。

最近美國官方在不同場合少有地密集對中國進行政治攻訐,擴延了之前的密集經濟抹黑。FBI局長Christopher Wray指正在50個州調查中國的經濟滲透活動,且由於中國想成為單獨主導世界的超級大國,對美國構成了最全面、最具挑戰性及最重要的威脅。

CIA東亞行動中心副助理局長Michael Collins指中國正對美國發起「寂靜型」冷戰(quiet kind of cold war),並試圖由此取代美國的全球主導地位,更指南海乃「東方克里米亞」(Crimea of the East)。

國家情報總管Dan Coats則說美國必須強硬應對中國偷取商業機密及科研成果。尤為值得注意者是之前比較溫和的東亞及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Susan Thornton,也說要提高公眾警覺性(public awareness)以監察成千上萬中國留學生的活動。

美懼華威脅 患中國復興症候群

上述言論顯示,美國對「中國威脅」的恐懼已到了歇斯底里地步,主要是怕中國搶走其主導世界的角色,可說是患了「中國復興症候群」(China re-emergence Syndrome)。這些官方觀點其實來自去年底公布的美國最新國安報告,多年來首次把中俄列作頭號敵人,並要求全力遏制。在這大原則指引下,各部門尤其情報機關已着力執行落到實處。因此必須注意以下幾項中美政治關係的新發展趨勢:

(一)美國強力及全面遏制中國之心已自行表白,修昔底德對抗完全被證實,絕非如有些國人所說因中美差距很大不會出現此種對抗,顯然美國對中美差距的估量悲觀得多。在這大前提下貿易戰必伸延至全面性經濟戰,並再進一步伸延至政治等其他層面,從而形成中美全面對抗的新冷戰。這強硬對抗路綫有國會及廣泛的社會支持,故可否決了之前中美達成的經貿協議。最近美國財長仍不斷放風希望與中國和談,但相信只代表政治邊緣聲音,可以不理。

(二)中國企業及人員在美國甚至其他地區將受到麥卡錫時代(McCarthy Era)一樣的反共政治打壓。在美國中國企業及留學生等將受嚴密監視,進入美國將受更嚴格限制,各種中美交流(包括學術性)將受更多規限。中國在其他國家的商業及民間活動亦會受影響,如最近美國已指使澳洲在南太平洋島國攔阻中方的一些投資活動。

京須汲教訓 棄主觀外交策略

(三)中國應汲取教訓,揚棄主觀主義外交策略。一直以來中國強調和平崛起不稱霸,和不會威脅美國等承諾,已證實全無安撫美國功效。為免刺激美國,中國一直拒用由IMF(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即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制定進行國際比較的購買力平價(PPP,Purchasing Power Parity)指數,因按此中國GDP已超過美國(目前約為美國的1.2倍且將持續拉開差距),而只用不科學的市場滙價計算,按此中國居全球第二。

但盡管中國用心良苦,美國仍深感威脅,且已到了草木皆兵杯弓蛇影的地步。何況美國常有以自己所想來猜度他人之心做法,把自己的霸權主義心態套到中國身上,便惶惶不可終日地怕中國來搶奪「寶座」。今後中國要更務實地看待美國心態,並更新應對策略。

冷戰3條件 政經軍事全面開打

無論如何,上述情況顯示美國正全面提升中美政治對抗水平,中國別無選擇,正如貿易戰一樣必將還擊,如是則中美新冷戰格局便會形成。參照過去美蘇冷戰,可見構成冷戰有3大條件:軍事對峙及軍備競賽、政治及意識形態對抗和經濟分隔。

軍事對峙自小布殊決定把一半軍力移到西太後便開始逐步落實,軍備競賽亦進行得如火如荼,而經貿戰正造成中美經濟人財物及資訊交流減少。現再加上全面性政治攻擊,絕對可說冷戰已經開始,為中美關係掀開新頁,事態如何發展值得觀察及探究。

在中美冷戰外,還有始自2014年克里米亞事件後的美俄新冷戰,令歐洲正逐步回復美蘇冷戰時期的東西對抗格局。在中美俄三角及兩個冷戰邊緣的歐洲、日本如何選擇去向,同樣值得關注。

總之2018年世界又走到了歷史發展的轉折點,今後將何去何從?是禍是福?

中美對抗持續升溫,美國近期更擴大攻擊,其官方尤其情報部門開始對中國發起政治攻擊,如指控中國試圖取代美國的全球主導地位等。(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中美博弈新時代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