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私合作拓地 如何避免官商勾結?

評論版 2018/08/06

分享: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公眾諮詢活動已紛擾大半年,諮詢工作9月底才結束,特首卻急於在10月施政報告中提出相關政策,甚至打開口牌引導社會討論填海。

發展商申請改劃 程序漫長需時

而除了填海,小組諮詢文件的另一重點明顯是公私營合作模式——「社會可探討應否及如何透過公私營合作,更好地善用私人土地(特別是新界農地),作更具社會效益的用途……」

近日有不同團體或人士為公私營合作造勢,包括曾鈺成任召集人的「香港願景」提倡成立獨立組織,例如公私營合作統籌辦事處,建議由私人自行設計及提出發展建議,交由政府審批。也有報章指,有發展商支持政府以公私營合作模式發展首置上車盤等。

其實以往發展商有各種方法向政府申請發展土地,不過共同點均是要面對相當漫長的程序:

一、發展商與地政署商討補地價的過程漫長,曾有發展商指補地價一談30年。

二、若政府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地,單是賠償問題便可長時間爭論,也容易遭司法覆核。在1999年至2015年間便有8宗相關訴訟,雖然8宗訴訟均遭法庭駁回、上訴申請被拒等,但已拖延了不少時間。

獨立組織不可行 社會風險更大

三、根據城規會的城市規劃條例,申請改變土地用途的過程也是動輒經年。例如有關新界東北發展,城規會便收到數以萬計的反對意見,單是開會也花掉數十天。

土地短缺問題嚴重,上述各種方法程序需時,社會人士因此想出成立獨立組織處理公私營合作,企圖加快土地供應,構思新穎,可以理解。然而,我認為這構思不可行,皆因嚴重衝擊現有法定程序,社會承擔的風險更大。

土地發展素來涉及千絲萬縷的利益,雖然由政府處理,程序冗長,但是公務員或公職人員受到有關法例監管,不會逾越制度,不會鋌而走險,知法犯法(何況有曾蔭權、許仕仁兩位前高官的案件作警惕)。而且審批及發展土地涉及重大公眾利益,是重大公權,不能交給所謂獨立組織處理。

所謂獨立人士並非公職人員,不受防止賄賂條例等法律規管;而且社會上難以找到真正中立、背後不涉及各種關係網的真正獨立人士,更容易出現傾斜、利益輸送等情況,社會所冒的風險更大。

根據目前做法,政府若要回收土地,是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敲定,根據公眾利益,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地。這是重要公權,一直行之有效,若改由所謂獨立組織處理,便打開了法制缺口,後患無窮。

回顧香港各地區的發展,其實過往有不少公私營合作的成功例子。

政府主導 按公眾需要換地收地

例如在60年代,政府透過換地,把荔枝角的美孚石油公司油庫遷至青衣牙鷹洲,並在原址發展美孚新邨。80年代,香港電燈旗下鴨脷洲發電廠遭拆卸,原址發展為今日的海怡半島。

此外,深井發展也是類似模式,深井原址本來是香港生力啤酒廠、嘉頓麵包及美國聯合碳化物公司,政府在80年代計劃發展深井成大型住宅區,於是遷走香港生力啤酒廠、嘉頓麵包及美國聯合碳化物公司。

由此可見,公私營合作並非不可行,不過必須是政府主導,根據發展規劃及公眾需要,而和發展商換地、收地;而非由發展商主導,發展商因應自己的利益選址及計劃,然後要求政府合作。這樣政府會失去規劃及發展的主導權,也更容易落入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的羅網。

土地發展素來涉及千絲萬縷的利益,雖然由政府處理,程序冗長,但是公務員或公職人員受到有關法例監管,不會逾越制度。(資料圖片)

撰文 : 葉劉淑儀 新民黨主席、立法會議員

欄名 : 房策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