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智囊料人幣 短期7算有支持

李揚促改革外儲體制降風險 應對金融戰

中國版 2018/08/06

分享:

中美雙方展開第二輪互徵關稅,人民幣應聲而跌一度逼近7底綫。中央重要經濟智囊、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貿易戰前景未明下,人民幣出現恐慌性超調,但無大幅貶值基礎,短期兌美元可穩定6.8至7左右。

他又指,為穩定預期,短期必須採取應對措施,長期則須落實十八屆三中全會多項市場化改革方案,並應盡快改革外滙儲備管理體制,切斷與內地貨幣供給關係,防止風險向金融領域傳染。

在美國擬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關稅稅率調高至25%後,人民幣兌美元試探6.9關口,人民銀行出手,將外滙風險準備金率從0恢復至20%,人幣收復至6.83。

李揚表示,中美貿易戰人民幣兌美元連續下跌,目前已是恐慌性超調,未來幾個月將趨於穩定,市場將自發調節回均衡水平,「長期看人民幣不具備大幅貶值基礎,也不符合美國利益,只是貿易戰影響短期預期導致,波動之後,人民幣兌美元或穩定在6.8至7均衡區間。」

指靠儲備拉升滙率 虛耗外儲

對於外界關注「保滙率」與「保儲備」的政策選擇,他認為,現今保儲備顯然更理性,政策面似也傾向於保儲備,因根據過去經驗,面對重大趨勢性衝擊,靠儲備拉升滙率只是虛耗外滙儲備,並易授人以干預滙率之柄。他指,雖然現有一定程度資本外流,但在資本面中國可承受,「中國過去30年累積很高儲蓄率,並不缺錢;引進外資政策主要目的是引進技術,目前資本外流對中國經濟並不構成威脅。」

但他認為,中美貿易戰已向金融戰轉移,為防止預期惡化,應隔絕美元及美國貨幣政策可能對中國的衝擊,即盡快改革外滙儲備管理體制,切斷美元與內地貨幣供給關係。

倡借鑑港美 設外滙基金

他解釋,中國外儲由人行管理,這制度形成「儲備增長→貨幣供給擴張→央行對冲→法定準備金率提高→可貸資金短缺→利率水平攀升」連鎖反應,近3年當外儲增速下降,又變成相反的困局。他指,拆解這一條鏈策略是將外儲和相應負債從央行資產負債表中獨立,或借鑑美國模式單設外滙平準基金,或採取香港模式單設外滙基金,由人行在分帳前提下統一管理。

李揚表示,應對衝擊,調整短期政策是必要措施,穩定預期是核心。

對於樓市調控再收緊,李揚表示,有必要釐清房地產風險是甚麼,才能判斷是否存在風險。他指,房價高並不意味風險,而只有出現負資產,才會引發系統性風險。他認為,現在不宜向偏緊方向調整樓市政策。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表示,應對衝擊,調整短期政策是必要措施,宏觀調控落腳點從外部轉向內部,穩定預期是核心。(潘攀攝)

撰文 : 潘攀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