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at17

副刊版 2018/08/07

分享:

內地還真有些廣東歌的死硬粉絲,特別是女生,而且迷的不是老餅香港流行曲,以至當她們跟我說,以及在卡拉OK中唱着at17、My Little Airport之時,有那麼一刻,讓人覺得港式Cantopop還是今期流行。此所以,當at17的Ellen於周日的新聞出來後,內地網上社交圈還是傳播極廣,才發現原來at17也是那些八十後九十後的成長記憶。其實就在不遠的幾年前,我們還可在北京觀看明哥人山人海包括at17的演出。

粉絲們喜愛at17和Ellen的歌,很多可說是填補了一種少女成長的共鳴空白,尤其是當你看下其他更為主流的中國女歌手的話,她們的熱歌,尤其是歌詞這一塊,確是有所欠缺。由最早期的《始終一天》講起,用那些北漂女孩子的話,真是講中那種,朝朝起身想重新做人,但就永遠下不了決心的拖延症患者心態,更不用說《荒原》等更高層次作品。

當然,像Ellen這種又彈又寫又編得又有型的創作型女歌手,好奇怪中國那麼多選秀節目都沒能捧出一個。不是誇大的說,從音樂及歌詞本質而言,香港製作還是在中國流行音樂水平之上,只是整個中國的音樂娛樂格局已變化,變得也不見得有很大發展空間給這些音樂。

就是說,這類音樂當然可有一定生存空間,但總不能成為主流和爆款 —— 指的是千萬級別的粉絲團與偶像大生意。現在不出選秀真人騷 —— 比賽也好做評判也行,你都幾難走在流行音樂產業的第一綫。

所以,我會說Ellen的抑鬱,是這個城市抑鬱的隱喻。香港的文明意識不進反退,同權在台灣得以發展而非在香港或內地,音樂業界的轉型騷場化,生活與發展空間的收窄 —— 都是年輕八十後同樣面對的壓力。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