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單靠關稅 難全滅對華逆差

評論版 2018/08/09

分享:

中美打貿易戰的深度可能比預期的深。

繼上月6日中美互相落實的首輪第一階段340億美元貨物關稅措施,美國第二階段160億美元關稅措施亦將於本月下旬實施。而過去一個月,在特朗普威脅準備好新一批2,000億美元關稅清單,並揚言會將打算實施的關稅率由原先的10%大幅提升至25%後,中國亦提出600億美元的5至25%稅額的關稅措施,令貿戰氣溫再度升級。

2017年中美兩國貿易額為6,359.7億美元,美國進口中國貨5,056億美元;中國進口美國貨為1,303.7億美元,所以美國對華貿易逆差達到3,752.3億美元。簡單而言,要達至貿易平衡,一是美國減少中國商品進口;二是中國增加美國貨品進口,又或者兩者一齊進行。問題是,一國商品的進口究竟是由市場主導,還是由政府主導?在自由貿易年代,很難要求市民購買哪一國貨品,而不買哪一國貨物,因為市民消費有他們的自由。政府最多只能用改變價格、關稅或配額,去引導消費,達至政府想要的效果。政府或許能輸入特定國家的產品,但這只會是政府消費的項目,其彈性會有限。

美國首輪向500億元中國貨品徵收25%關稅,會令中國貨品輸美減少500億元嗎?答案要視乎相關貨品有沒有替代品,價格是否還具競爭力。附圖是關稅對於供求關係的影響。假設在沒有關稅下,單一貨品的均衡價格為100元,而供求關係決定的成交量為100件,那麼總成交額便是10,000元(100元×100件)。如果加徵了25%關稅,那麼圖中的供應曲綫S便會向上移至S1,那麼新的均衡點會由a點轉為b點,貨品價格會上升至120元。

倘設配額 華府無金錢得益

價格之所以不會升至125元,是因為賣方未必能夠把全部的關稅轉嫁給消費者,因為貨價貴了,需求亦會減少。假設新的均衡成交量為60件,那麼貿易貨值會跌至7,200元水平(120元×60件)。由此例可見,貿易成交額會由10,000元跌至7,200元,因為新增25%關稅關係,貨品入口價值減少了2,800元,而不會減至零!而貨值下跌多少,要視乎貨物的需求以及供應彈性。如果貨品供應商多,而需求是很具彈性的話,增加關稅確實能削減大部分貿易額,但應該不能完全消除。因此,在500億美元中國貨品加徵25%關稅,應該不能完全降低500億美元貿易量。

如要減少進口商品貨量,除了關稅之外,其實也可以用配額方式。為何美國不用這方法?因為定下了配額,政府沒有任何金錢得益,而制定各國配額也是一個頭痛的問題。相反加徵關稅,政府會有新增關稅收入,可以幫補庫房收益,這亦是美國政府樂見的。

如果美國要完全消滅美國3,752億美元對中國貿易逆差,單用關稅是不行的,除非關稅金額高至使到中國商品毫無價格競爭力,而且還要假設市場上有足夠替代品,否則只會令美國消費者受損,要付出更高的價格去購買商品,又或者要購入他國的替代商品,但質量、性價比也未必比中國的商品好。

多年前有位美國女作家叫做Sara Bongiorni,寫了一本叫《A Year Without Made in China》的書。她決定在一年之內,與家人不購入任何中國製造的商品。結果發現以前一些很簡單的小事,例如買新鞋、買件小禮物或修理家具,也變成了折磨。例如她有個4歲的兒子要買鞋子,結果找了多間店舖,才找到68美元的意大利製造的高級運動鞋;而同類中國製造的產品只需10美元;家具故障也難於修理,因為不僅配件是中國產,連修理工具也是中國產。更有一天,Sara的丈夫生日,她本來打算買蠟燭放在蛋糕上為丈夫慶祝,但她開車跑了6家雜貨店,也沒有非中國產的蠟燭,最後只能作罷。而最終Sara在書中結論是:「美國人沒法完全擺脫中國製造,因為要忍受生活上的不便,代價太大了。」所以加徵關稅,除了打擊中國的出口商外,同時也會打擊美國消費者。因為如果沒有替代品,他們便要多付金錢去購買日常用品,結果是生活水平下降。

華抗美制裁 可從服務業落墨

當然特朗普的想法或會是這樣,正因為增加關稅後入口貨價會上升,這樣才有空間把生產轉移至美國本土。因為美國生產成本昂貴,只有在貨品價格上升之後,美國生產才有利可圖。這樣便能增加美國本土就業,讓美國市民購買美國貨。問題是美國從重新生產需時多久?由海外生產轉至美國生產,究竟有沒有足夠的資金去實行?而聘用人手方面,在美國本土又會否找到?特別是一些勞動力密集、低增值的工作,美國人又不見得肯去做。

如果美國不進中國貨,那麼美國惟有向其他地方輸入。問題是其他國家能填補到中國的缺口,在質量與價格同中國產品也相匹配?如果不能的話,只要關稅夠高,便可能出現走私、避稅的問題。例如把貨品或半製品先輸去第三國,經輕微加工就以他國名義輸到美國,結果只是統計上減少中國貨進口,但實質上不是。

貿易戰哪國籌碼較多?當然是美國,因為2017年美國進口了5,056億美元中國貨品,所以她有籌碼加徵關稅,500億加2,000億再加2,000億,也沒有達到5,056億的進口量。而2017年中國輸入了1,303億美元的美國貨,那麼中國只可以跟第一次500億,要跟美國加徵2,000億金額,便會有很大困難。因為中國從美國進口的貨值跟本沒有那麼多,所以中國說會在量與質上對應。

但要留意的是,貿易統計之中,所談論的主要是商品,但服務的輸出,是美國的強項,而美國公司在華也提供不少服務。如果中國要對付美國進一步的制裁,或許會在服務業或投資之上落墨,那麼中國的籌碼並非想像之中那麼少。

美阻華產業升級 保一哥地位

這次貿易戰之中,更具爭議是美國向華增加關稅的貨物清單,主要是「中國製造2025」中涉及的行業產品。而美國認為高新科技是他們的強項,不希望受到其他國家的挑戰,於是針對這些產品徵稅。早前又傳出,美國打算禁止中資持有一定股權的企業,及投資美國科技公司,並禁止關鍵技術輸往中國,其目的不是為了改善中美貿易逆差那麼簡單,而背後目的是阻止中國產業進一步升級,挑戰美國高新科技一哥的地位。

早前人民銀行宣布定向降準,為市場增加約7,000億人民幣的流動性。而過去一段日子,人民幣無論在岸價或離岸價,也跌至今年以來的新低。種種迹象顯示,可能是為了打一場貿易戰的事前準備。看來中美雙方的決心都很大,最終要先打一場貿易戰,看看雙方損失的結果,才決定會否重新回到談判桌。但打貿易戰,沒有贏家,只有輸家,分別只是哪家輸得較多;哪家輸得較少;最後哪家不忍損失而作出妥協。

(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

中美貿易戰升溫,美國本月下旬起實施第二階段對16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徵25%關稅。圖為中國唐山港。(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麥萃才 香港浸會大學財務及決策系副教授

欄名 : 中美博弈新時代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