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四處惹火 中俄反擊掀序幕

評論版 2018/08/10

分享:

眼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希望重施1980年代列根之故技,先後在戰略、貿易、滙率上重創蘇俄、西德、日本;當北京作逆向思維,只要在戰術上抵擋住這位「惹火尤物」的急攻,就等於在戰略上宣布美國對世界諸國予取予攜的世代轟然結束。

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強硬立場,對俄羅斯總統普京、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和伊朗總統魯哈尼來說,不諦是強心針、訊號彈。

應對西方強攻 中方準備20年

作為強勢進攻、無端發難的一方,只要特朗普未能縮窄中美貿易落差、中國生產力進一步提高、並維持5%至6%經濟增長,習近平已近於不敗之地。因此,中方提出對美國600億美元商品關稅清單,是一切的開始而非終結;而北京與周邊國家的經貿整合、軍政協調,正以反擊特朗普為契機,提上新的日程。

面對西方,中國仍處下風,但投身這場硬仗,北京少說準備了20年。事實上,在江澤民的「上合組織」、胡錦濤「東盟10加3」構想上,習近平推動「一帶一路」建設,眼前固然難言成敗,但明顯是想擺脫對西方市場依賴,以多元外交牽引多元經濟的戰略傳承。以此為基礎,即使人民幣國際化行之未遠;中國與俄國、阿聯酋、沙特阿拉伯爭取用人民幣結算石油、天然氣,並趁歐美金融海嘯,加快與多國建立貨幣互換體系,都是拓展「貿易、貨幣、投資」三位一體「經濟腹地」的嘗試。

筆者之所以對中方應對特朗普貿易戰審慎樂觀,在於從江到胡再到習,明顯考慮到國家的經濟及金融風險——在推動經濟戰略轉向時,並不以GDP增長、賺取更多「硬通貨」為首要考慮。近10年以來,中國官民購買美元資產、美國本土資產時,並未緊隨中美經濟增長的步伐而增長;而明顯分散到中等發達的中東歐、東盟、南亞,以及發展中的廣大非洲地區。從短期回報角度觀之,上述操作恐怕不及投資美國、西歐的股票、債券;長遠而言,卻讓北京在一旦中外關係生變時,有迴旋空間。

華抗打擊能力 更勝85年德日

中國經濟體量超過西歐諸強和日本,不過是10年內的事;然而,除重視增長、就業、收入等硬數據外,中國既強調對銀行、能源、通訊、航空等支柱行業的扶持,又重視總體生產力、產業鏈的提升。如今,論企業規模,中國四大商業銀行固然排世界前列,其石化、電訊、民航企業也有一定競爭力;同時,牽涉幾乎所有民生所需的產業,中國企業或發展出品牌、或成為代工主力,近年更成為最大銷售市場。可以說,中國社會發展水平,尤其是公共服務方面,與今天日本、德國相較,距離尚遠;然而,若論經濟體制、抗打擊能力,卻因為其骨骼完整、筋胳豐滿,而遠非1985年「廣場協定」時期的日、德可以相提並論。

今天,中國經濟體量若為美國七、八成之間;其時,日本經濟規模只及美國四成;更重要者,在1970年代石油危機下,高效、省油的日本小汽車大舉進軍美國,卻讓東京產業過於單一、高度依賴美國,而成甕中之鱉。相對地,過去10年來,中美貿易順差沒錯是在擴大,但美國市場佔中國出口的比例卻持續下降,如今,不過約為1成有餘﹔即使特朗普大幅加徵關稅,中國對美貿易下降到中國總體進出口1成以下,對後者經濟增長的拖累,也不過是千分之幾。

有意思的是,若非過去10年歐、美、日無節制地QE(量化寬鬆),已流入中國官民之手的先進經濟體貨幣,也不至今天之多;以陸、港、澳外滙儲備之豐之多元,任何形式的制裁、關稅、協定,都難以在中短期干擾中國經濟運行所需的資本流動性;更不用說中國早在境內外建立多種能源、礦山、農牧戰略儲備。

反之,無論特朗普願與不願,聯儲局有可能在今、明兩年各加息三到四次。隨後,英倫銀行、歐洲央行亦步亦趨;兩者買債固然沒那麼易說停就停,但英、歐逐步加息的方向也不會變。而人民幣滙率應當維持在中間偏強水平,稍以中短期經濟增長為代價,也是短空長利。

穩人幣 免亞幣危機重臨東盟

恰於其時,人民幣兌美元連跌一季、幾近1成後,始終未跌穿7算、並作反彈,防止資金雪崩式外流歐美,這對中國重要,對逐漸與中國市場、生產鏈相融合的「東盟10加3」諸國更重要。人民幣回穩之際,中國第二季及7月份外貿數據並不差;總體順差回落,但對美貿易規模擴大、進出口同時提升。當然,不排除這是中美進出口商在關稅大限殺到前積穀防饑。但中國實體經濟尚能持盈保泰,則亦為事實。貿易戰對中美實體經濟殺傷力有多大?恐怕要在年底美國中期選舉之後,才能初見分曉。

由於在貿易戰陣前對壘時中方進退有據,在新加坡東盟合作會議上,外長王毅才得到歐盟外交事務代表回應,布魯塞爾與中國維持世界多邊貿易體系立場一致。與此同時,雖然越南不盡滿意,但「南海行為守則」卻取得不俗進展。菲律賓也落實北京第3階段軍事援助,接收4艘巡邏艇;這在阿基諾三世在位時期難以想像。可見,北京立場鮮明、人民幣回穩,讓1990年代末亞洲貨幣危機暫且不至重臨東盟。

伊朗問題 將激化美俄矛盾

在貿易戰陰霾下,華府卻未能對「中國——東盟」關係見縫插針。反而,澳洲邀請中國等亞洲十餘國參與其「卡卡杜海上軍演」。王毅在東盟多邊會議上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強硬確有所本,並成為美國商務部與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重展會談的有力支撑。而「東盟10加3」在貨幣、安全上的協作,未受特朗普干擾;「上合」方面,自年初至今,中、俄貿易連續增長7個月,至今已逾583億美元,按年增長25%。其間,中國對俄出口上升16.6%,俄方對華出口更猛增近35%。中、俄相互支撑,已非口惠而實不至;進一步講,下一塊「中美俄」交鋒、誰主沉浮的試金石,就在伊朗。

中俄印作為「上合組織」最大經濟體,在未來數月,將如何推進與「觀察員國」伊朗的政經關係?在特朗普的制裁威脅下,北京與莫斯科會暫緩與德黑蘭的經貿、投資合作嗎?早前,普京、特朗普相見於芬蘭赫爾辛基,隨後互邀對方訪問其首都。其時,筆者就斷言,特、普友好恐屬假象;伊朗問題只會將美俄矛盾激化;北京也不應該袖手旁觀之餘,筆者相信歐、英、日也難以完全順從特朗普聯手打壓德黑蘭。

及至本周,莫斯科正式對美國貨徵收25至40%報復性關稅;與此同時,特朗普宣布重建奧巴馬解散的美國海軍第2艦隊,要在北冰洋、北大西洋圍堵俄國核潛艇。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亦毫不示弱,直指北約吸納格魯吉亞將致災難。上述貿易角力、安全爭議,愈是往歐亞大陸的西端蔓延,就愈有利於中國政經、戰略發展。恐怕,特朗普已把潘朵拉之盒子打開,誰也無法把群雄並起的魔咒收回去了。

美國總統特朗普若未能縮窄中美貿易落差、中國生產力進一步提高、並維持5%至6%經濟增長,中國已近於不敗之地。(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欄名 : 中美博弈新時代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