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政策進死胡同 恐特朗普加注

評論版 2018/08/20

分享:

完全有理由相信,美國與中國的貿易爭端會在變好之前變得更差,而美國貿易逆差將進一步擴大,而非縮小。如果經濟狀況能夠具體化,這本將容許特朗普政府在爭端中領功,但事實上,這將最終打擊其經濟政策的可信度。

如今,美國關稅戰的發球已然開出,接招者,即中國領導層,有3個選擇。首先,他們可以選擇投降,方法是縮減美國貿易代表2018年3月關於技術轉讓和知識產權報告中確定的許多「歧視性做法」。但到目前為止,沒有迹象顯示中國正在考慮這一選擇。

中方對等反制 不投降不升級

其次,中國可將爭端升級。她可以將自己的關稅設定得高於美國的關稅,並將其應用範圍擴大至更闊的美國出口(和更高的美元價值),又或者以人民幣兌美元貶值,來抵銷美國關稅對中國出口商的影響。更甚者,當權者可以超越貨物貿易的視角,來考慮與美國公司相關的資本流動和相關業務,從而在實際上容許當局阻礙美國金融和非金融公司的中國業務。與第一種選項一樣,這個似乎也不太可能,至少在這個階段的爭議。

到目前為止,中國選擇了第三種選擇,即在投降和升級之間出手。中國已經進行了報復,但只是在以牙還牙的同等級基礎上,與美國的關稅稅率和受影響貿易的美元價值相匹配。與此同時,她試圖通過引起國際社會對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的譴責,來爭取道德制高點。鑑於其他幾個主要經濟體目前也正面臨美國的關稅壓力,這點並不困難。確保此類「第三方支持」對中國領導層的國內地位至關重要。如果政府在國內被認為是被美國欺負,那麼她將不得不在貿易爭端中採取更強硬的立場。

美谷製造業投資 貿易逆差擴

盡管已經引發起爭議,但美國現在的選擇其實相當有限。即使美國現在有一個出名不可預測的政府,關稅的全面和無條件逆轉,似乎是不可能的。但現狀也是如此,因為中國已通過對等報復來拉平戰場,而這只會導致爭端升級。這可能性已提高,因為特朗普政府已威脅對所有來自中國的進口產品徵收額外關稅。

可以肯定的是,通過對話,或顯著減少美國貿易逆差都可以避免糾紛升級。但這些在短期內都不大可能。自5月中旬,中國副總理劉鶴最後訪問華盛頓以來,雙方高層一直保持着沉默。而7月份在阿根廷舉行的G20部長級會議上,美國亦宣布不會與中國進行雙邊會談(編按:中方上周終應美方要求今周重啟談判,惟外界對結果多不抱幻想)。

如沒有談判,即使美中貿易平衡保持不變,但美國整體貿易逆差的減少,仍可能為特朗普政府提供政治掩護,以減輕爭端。問題在於,美國的經濟狀況正在指向貿易逆差的進一步擴大。

加息支持美元走強 貿赤難降

首先,費城聯邦儲備銀行的未來資本支出擴散指數(Future Capital Spending Diffusion Index)顯示,美國製造業投資持續走強。雖然自2018年初以來,指數有所放緩,但仍接近30年來的高位。此外,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該指數與機械和設備的實質投資支出密切相關,並且是其領先指標,這進而與美國進口和貿易平衡高度相關。因此,製造業的樂觀情緒,很可能導致貿易逆差的擴大,因進口將隨滿足投資需求而增加。

美元走強也會產生同樣效果。在廣泛的貿易加權基礎上,美元已回到20世紀90年代末到21世紀初期,當時美國的進口增長率一直超過出口增長,貿易逆差因而在名義上翻了一番,達到4,000億美元。僅以滙率為基礎,已很難設想貿易赤字下降,特別是現在美國利率上升,而美國經濟增長加速也支持美元。

需要考慮的最後一個因素,是美國財政狀況異常擴張,這對上述潛在的經濟增長和圍繞它的商業樂觀情緒,大為給力。在政府明確支持強勁增長和恢復製造業下,難怪投資情緒向好。

美國似乎無意中進入了貿易政策的死胡同。通過財政刺激和大談製造業的重要性,特朗普政府鼓勵了投資,從而使貿易逆差更加嚴重。隨着利率上升和強勁增長,美元可能會走高,增加了美國出口面臨的逆風。

貿赤惡化 特或誤判政策未夠力

在這種情況下,美國愈是試圖解決其貿易「問題」,問題就愈嚴重。現在的風險卻是,若特朗普政府對自己的政策表現苦惱,他將會加注。雖然政策已經走得太遠,但政府卻可能認為還遠遠不夠。

(詹姆斯麥科馬克是惠譽評級主權和超國家集團董事總經理兼全球主管。)

www.project-syndicate.org

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中國貿易戰愈來愈強硬,希望縮小美國貿易逆差,但近日美元走強,貿易赤字可能進一步擴大,這將打擊其經濟政策的可信度。(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詹姆斯麥科馬克(James McCormack) 惠譽評級主權和超國家集團董事總經理兼全球主管

欄名 : 中美博弈新時代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8.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