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鳥的農曆七月怪談

副刊版 2018/08/24

分享:

每年盂蘭節(俗稱鬼節)也有不少都市詭異傳聞,網絡作家恐懼鳥談到早年本港燒街衣習俗鮮為人知的情況外,還分享發生在他身上的怪事,現在回看,即使確切地經歷了,只要盡量保持鎮定,事情總能安然度過。

農曆七月燒街衣的傳統,與農曆七月一日開始、鬼門關大開的傳說有關,有說鬼魂會從地府到來人間,人們希望鬼怪不要作惡,便一起焚香燒衣至七月三十日鬼門關關閉那一天,以化解怨氣。

焚燒真銀紙

專注研究Deep Web(暗網)、犯罪心理的網絡作家恐懼鳥,分享鬼節燒街衣的做法。現今新一代走到街上燒街衣或許較少見,然而早於五六十年代,燒街衣十分盛行。一般而言,燒街衣都有指定採用的紙幣祭品--印着「冥通銀行」字眼、配上巨大面額的冥通紙幣,恐懼鳥說:「從家中長輩口中得知,在那個年代不少老一輩的人會認為紙幣祭品屬於不實,即不實在,即使焚燒了,據習俗說法『錢』被送到地府也是徒然,因為用不了。因此當年曾有一段時間,人們流行『燒真錢』,找來殘舊或面額較少的紙幣,甚至以面額較大、但港幣兌換價值不高的越南盾等來燒,總之就是焚燒真實金錢。」

他續稱,當年流行燒街衣,儀式完結後大街小巷往往留下許多紙灰堆,人們也不敢直接跨過或踏過去,因有說鬼魂還在享用或拿取祭品,就算迫不得已要跨過,也要邊走邊說對不起。「那個年代,物質生活缺乏,小孩總愛三五成群跑到街上,執拾遺留在地上的金錢。」

凌晨4時的偶遇

提到屬於鬼魂的節日,原來恐懼鳥也曾在這個神秘的日子遇到離奇的經歷。他回憶說:「數年前我接了一個網台短劇的編劇工作,導演相約我在某個晚上出外景拍攝。到達現場後,我們才發現那次工作有很多個『巧合』,首先劇本有玩碟仙、殺人鬼等恐怖情節,而拍攝那天原來是農曆七月十四,地點還選了荒廢多年、鬼故連連的元朗達德小學。」當大家發現多個「不吉利」元素拼合一起,大家也驚訝;然而拍攝工作還是要繼續。

恐懼鳥記得,整個晚上工作過程也順利,直到最後階段,大約凌晨4時,天還未亮,收音師需要到現場其他角落收音,「那時候我也跟他前往。我們站在一旁聊天,二人相距也不過1米左右,那一刻我清楚看見,收音師身旁出現一位身穿壽衣的老伯,輕輕地依傍着收音師。老伯的表情沒有異樣,似在細聽我們談話。那一刻我呆住了,但依然保持鎮定。因為覺得那時候即使大叫大嚷,也沒有任何作用,況且當時我也不大害怕。過了一會,老伯就輕輕地飄走了。」恐懼鳥坦言,他小時候會較常看到靈體,但人大了則甚少再遇見,那一次經歷深刻的原因,是他甚少如此清晰、近距離看到靈體。

先要保持鎮定

恐懼鳥自小就有這方面的感應,即使遇見靈異事件,也能保持鎮定,他把這經驗、心態傳給他的外甥,因外甥小時候也經常看到古怪的畫面。他的外甥四五歲時,不時經過附近公園也會突然說出奇怪的話:「那兒有隻很大的恐龍」、「這邊來了一隻大怪獸」……恐懼鳥說:「孩子年紀小,相信他看到這些東西,不知道它是甚麼,便形容那是怪獸,每次都會害怕到躲到我們身後。」

外甥的母親、即恐懼鳥的姐姐其實也不迷信,但每次聽到兒子這麼說,都會猜想兒子到底看到些甚麼,也心裏有數。「那時候,我姐姐也有作粗略的記錄,發現外甥每到農曆七月,大叫看見怪獸的次數明顯較多。」

直到某一年的農曆七月,我姐姐和外甥在房間玩耍,孩子突然指着牆角大聲地問:『你是誰?你為甚麼站在這兒?』當時我姐姐也嚇呆了,還未及反應,外甥更追問:『你為甚麼對着我們伸脷!』那一刻我姐姐嚇得連鞋也不穿,抱着外甥離開,飛奔到大廈的大堂。」

恐懼鳥談昔日盂蘭節燒街衣的罕見情況。

盂蘭節燒街衣是傳統習俗,可是近年情況沒昔日般「鼎盛」。(中新社圖片)

恐懼鳥數年前於農曆七月十四到元朗達德小學工作,有所「奇遇」。

恐懼鳥數年前於農曆七月十四到元朗達德小學工作,有所「奇遇」。

網絡作家恐懼鳥分享一次清晰遇見靈體的經歷。(陳智良攝)

幽暗的角落特別容易「遇上」……(新華社圖片)

幽暗的角落特別容易「遇上」……(Getty Images)

撰文 : 林曉藍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