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非市場化 經濟陷困根源

評論版 2018/08/24

分享:

中國7月份經濟數據受基建投資回落拖累,1至7月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回落至按年增長5.5%,遠低於預期的6%,且繼續創新低,增速較1至6月的5.8%回落0.3個百分點。

至於消費,7月份全國消費品零售總額按年增長8.8%,低於預期的9.1%,增速較6月的9%回落0.2個百分點,反映消費疲弱。工業方面,7月份工業增加值按年增長6%,增速與6月持平,但低於預期的6.3%。

也就是說,從7月份公布的數據來看,除了房地產一枝獨秀外,中國整個經濟顯示增長乏力。有房地產市場的托底,中國經濟增長的壓力還不是太大,一旦離開的房地產,中國經濟增長的動力在哪裏,沒有人知道。

住房投資炒作 房價漲為動力

從7月數據看,1至7月全國房地產開發投資按年增長10.2%,特別是住宅投資增長達14.2%,分別高於整體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增長5個百分點和9個百分點。從住房的銷售面積及銷售金額看,1至7月商品房銷售面積按年增長4.2%,增速比1至6月提高0.9個百分點;銷售額增長14.4%,增速提高1.2個百分點,其中住宅銷售額更增長16.2%。

從不同地區情況來看,住房銷售金額的增長在中部、西部及東北地區分別達26.5%、28.3%、15.8%,基本上都處亢奮。正因為房價還在快速上漲,成為中國房地產市場一枝獨秀的最大動力。但這局勢能否持續下去則相當不確定的。

信貸快速擴張 大多流入樓市

因為當前內地房地產市場繁榮基本上還是以住房投資炒作者市場為主導,以房價上漲為動力,以銀行信貸快速擴張為主要推手。

7月份人民幣新增貸款1.45萬億元,按年多增6,278億元,其中住戶的銀行信貸7月份增加6,344億元(佔比達44%),個人中長期貸款增加4,576億元,佔比達72%。也就是說,7月份內地銀行快速增長的貸款基本上流入房地產市場。

內地銀行信貸如此過度擴張,肯定可打造內地房地產市場的短期繁榮,內地房價不上漲也很難。但這種銀行信貸過度所吹大的房地產市場泡沫,今後如何來收拾則是相當困難,除了泡沫破滅引發銀行危機及金融危機外,估計很難找到其他的路。

現在問題是,目前內地經濟為何突然增長乏力?為何中國股市又跌到2015年股市泡沫破滅後的最低點?為何人民幣會貶了再貶,並再次貶值到2015年滙改以來最低點?這其中的原因與中美貿易摩擦有關,也與中國的房地產市場過度發展與繁榮有關,除此之外,最為根本的原因又是甚麼?

如不能對當前現實問題進行深入的思考,當前中國整個宏觀經濟轉向能夠收效當然是令人質疑的。其實,當前中國經濟中一系列的問題及所面臨的困境,很大程度上與國進民退、非市場化的經濟增長模式有關。面對當前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和經濟中一系列的問題,如果不從這個角度入手來思考,不真正落實十八屆三中全會的精神,讓市場在整個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的作用,中國經濟要走出當前的困境是不容易的。

比如,從中國上半年各行業新增利潤情況來看,今年上半年利潤增長最快的行業是能源原材料行業,如油氣開採業利潤增長310%、黑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增長110%,還有非金屬礦物製品業、化學原料和製造業、電力、熱力行業。這五個行業平均利潤增速高達104.2%,佔全部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增長的67%。但這些行業上半年投資增速平均只有1.46%。

高端製造業去產能 利潤急降

但那些投資保持較高增長的高端製造業,上半年的利潤卻快速下降,如通用設備製造業只有7.3%、汽車製造業4.9%、電氣機械2.3%。紡織業下降1.1%,計算機、通訊和其他電子設備製造業利潤增速為-2.3%,鐵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運輸設備製造業為-1.6%,為何會這樣?根本上的原因就在於政府人為的行政性「去產能」。由於政府過多的對市場干預,必然會導致市場價格嚴重失靈,行業的利潤結構扭曲。即造成這些傳統上游原材料行業產品突然短缺,價格暴漲,進而嚴重擠壓下游製造業和新經濟產業的利潤,並造成這些行業下一期投資增速下滑。中國實體經濟的情況是這樣,金融市場的情況也是如此。

比如中國股市為何從2015年以來一直跌跌不休。特別是今年以來受內外市場衝擊,情況更是嚴重。這麼多年來,內地股市為何會這樣的呢?即使是那些經濟表現不好的新興市場經濟國家,其股市的表現也不會如此。比如最近爆發貨幣危機的土耳其,其股市也曾經紅火過幾年,直到政府的權力介入過多,土耳其的股市、滙市、債市才掀起驚濤惡浪。

權力介入過多 衝擊股滙債市

中國股市最大的問題同樣是與政府介入過多,金融市場的絕對權力過大有關。最近清查出來的華融董事長賴小民,其家裏抄查出逾2億元人民幣現金;這是絕對權力過大而沒有有效監管的結果。如金融市場的資源都通過權力來配置,這個市場要想有效率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這才是當前中國股市問題的根源。如果中國的股市不能夠從這根子上入手改革,那麼中國的股市要想發展起來並非易事。

還有,當前人民幣兌美元跌到2015年滙改以來最低點。對於這結果,政府一直認為,這是市場波動的結果,但實際上人民幣市場化的程度有多高,肯定沒有多少人會相信。因為當前無論是在岸(CNY)還是離岸人民幣(CNH)市場,基本上是由幾大內地銀行在主導,人民幣到底如何走,當然不是市場來決定而聽央行來指揮。央行不僅可以召集幾大國有銀行滙市造市商開會,也可直接給電話指令。這也是中國央行為何敢於讓人民幣兌美元貶值逼近7的水平關鍵。但市場反應是,7月份銀行結售滙逆差達630億元人民幣,這意味人民幣貶值預期開始在形成。

如果這樣,中國央行會採取更多的不同的資金跨境管制的辦法,但只要人民幣貶值預期形成,總能夠找到規避管制的辦法。管制的辦法愈多,規避這種管制方式也會愈多。

政府+市場模式不改 問題難解

總之,當前中國經濟中的許多問題,基本上都是非市場化因素過於強大,政府對市場過度干預所導致的結果,是政府希望建立起一種政府加市場的經濟增長模式所導致的結果。如這樣的思路不改革,問題更是難以化解。

內地銀行信貸過度擴張,導致房地產市場短期繁榮;但這種銀行信貸過度所吹大的樓市泡沫,今後如何來收拾則是相當困難。(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