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重拾公眾對慈善界信心?

評論版 2018/08/25

分享:

港府於8月1日發出新規定,要求慈善團體在每次公開籌款活動後,於政府網站發布經審計的帳目,以釋除香港市民對行政費,特別是街頭籌款開支高昂的不滿。

政府此項新規定與社聯設立「惠施網」(WiseGiving)的理念一致:透過公開慈善團體的重要資訊,例如機構使命、架構、管治、及財務資料,從而提高慈善團體的透明與問責度,令公眾有途徑了解及監察慈善團體的表現。

政府這項措施方向雖然尚算正確,但潛在問題亦多:新措施不但會令小型慈善團體因缺乏時間、專業知識及資源去處理合規問題而壓力更大,更會加深公眾對行政費的誤解。

強制公布帳目 小型慈善團體添壓

亞洲公益事業研究中心(Centre for Asian Philanthropy and Society)的《好公益指數》(Doing Good Index)今年初研究報告指,慈善法一般有兩個重要目的:第一,促使慈善團體依法註冊及運作,清晰易明的法規會是慈善團體主動註冊成為法定團體的最大誘因。第二,提升慈善團體的透明與問責度,透過制定一些年報要求及定明不合規的法律後果等,從而確保慈善團體管理妥善。

研究報告續指,香港整體表現尚算良好。本地法例清晰易明,慈善團體有足夠誘因去依法註冊及運作,所以此方面香港只僅次於台灣——只有17%受訪的本地慈善團體認為法例難以適從,為15個報告覆蓋的經濟體系之中第二低。雖然如此,香港因在稅務誘因等細項表現較差,所以整體表現比日本、台灣及新加坡等地落後,只是與發展中經濟體系,如越南、泰國等看齊。

香港其實只要稍為調整政策就能提升其評級。政府這個新規定方向雖然尚算正確,但仍潛在兩大問題,第一個問題與慈善團體日常運作有關,此點相對容易解決;但另一問題涉及新措施背後的邏輯,要修補則困難重重。

有近半受訪的本地慈善團體指出,準備一份符合法規的年報需時至少3個月(在香港,大部分慈善團體只須提供經審計財務報表部分),為15個經濟體系中最高。其中一個解讀是,慈善團體缺乏資源管理及解釋其會計方法,以及量化其項目對社會的影響。

不論是企業還是慈善團體,要符合新法規,尤其與稅務、財政政策有關的,往往等於要投入更多時間、人力及資源。對於人手及預算都緊絀的慈善團體而言,要清晰明確地解釋他們所做的工作,所需預算及成果,其實挑戰很大,而這種解釋工作做得不好的結果,就是公眾往往會未審先判,以為他們意圖含糊其詞、蒙混過關。

對於大型慈善團體,有專業專職員工處理法規問題,這類新指引固然對他們影響不大,但對於小型慈善團體而言,這種壓力不容忽視。

行政費概念 公眾長期誤解

釐清公眾對行政費的誤解,包括行政費通常包含的開支種類及這類開支的必要性,是相當重要。政府此項新規定某程度上能釋除部分公眾疑慮,但實際上並不能夠令公眾對這些慈善團體作出公正評價,原因有二:第一,這些慈善團體的資金來源可以甚多。當此規定只要求慈善團體發布每次公開籌款的帳目,此等資料其實流於片面及不完整,因為香港有不少慈善團體依賴政府和企業贊助營運。事實上,他們也相對不需依賴公開籌款支持其慈善工作。因此公眾需要對比慈善團體的收入來源及其所佔的總收入比例,才能從此等資料得到有用的結論。

第二,公眾需要明白,行政人員的薪金、租金、以至籌款開支都屬行政費一部分,而這些開支很視乎慈善團體的歷史、規模及服務性質。有些慈善團體如特別需要專才協助開展工作,就更需要付出具競爭力的薪金,方能在香港這個人才競爭激烈的地方聘請有能之士。

設平台統一會計要求 增透明度

政府與其要求慈善團體額外準備每次公開籌款活動的審計帳目,短期而言,政府應要求他們將每年呈交稅務局的財務報表上載到特定的政府平台供公眾審閱,及制定統一的會計要求,例如要求慈善團體詳列各項行政費支出分布,令公眾對善款用途更一目了然。

如實行此項措施,將直接提升香港慈善團體的問責及透明度,因為以有限公司方式成立的本地慈善團體,佔全港總數至少74%。香港世界宣明會已率先將善款運用的分布詳列於其網站。

長遠而言,政府應重新考慮採納法律改革委員會於2013年報告書的建議,成立「慈善事務委員會」,從而有效規管慈善團體的註冊、確保管理得宜,並適時提供專業支援,令公眾對慈善界別重拾信心和理解。

撰文 : 張嘉瑋 亞洲公益事業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