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戰若想找盟友 中國需棄貿易壁壘

評論版 2018/08/27

分享:

自從上月美國總統特朗普和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達成了協議,打消全方位關稅戰的擔憂,跨大西洋貿易戰綫上,一切歸於平靜。這協議是一個驚喜,但也許並不應該如此。

容克和特朗普所達成的協議核心,是歐盟和美國將「共同致力於非汽車工業產品零關稅、零非關稅壁壘和零補貼」,並不再製造新的貿易壁壘。但自由貿易協定的潛力並非重點,因為真正重要的是以牙還牙式升級行動的終結——這因特朗普對美國進口品和歐洲鋼鐵徵收關稅的決定而引起。

美歐休戰事大 自貿協定非重點

只要「符合」國家利益,美國總統有權力單方面採取關稅和其他貿易壁壘。因此,特朗普能夠發動自己的個人貿易戰,而不必過多諮詢美國國會。但全方位貿易協定卻需要國會批准。但這樣的協議會牽扯各種特殊利益集團,因此,在短時期內,任何貿易協定都基本無法落實——哪怕其範圍只限於工業產品。

歷史上,美國只有在持份者聯盟能從更好的出口條件中獲益,才有機會達成貿易協定,因為這樣他們才能確獲得比「不願看到進口競爭的人」更多的選票。當貿易被作為一個經濟問題考慮時,就很容易形成利益聯盟,因為貿易自由化的收益會大於成本。

但這在美國已被證實比其他國家更難實現,因為貿易在美國經濟中所扮演的角色相對較小。商品出口可能是特朗普的主要關注點,但現實是他們只佔GDP的不到10%。出口行業的直接就業對於美國勞動市場也無關緊要。

相反,歐洲大部分國家,出口佔了GDP的25%以上;在德國更是佔了50%以上。當一個經濟體如此依賴貿易時,就會更容易接受貿易自由化,也正因如此,歐洲向來比美國更熱衷於跨大西洋自由貿易協定。但這樣的一個協定——跨大西洋貿易和投資夥伴協定(TTIP,the 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的談判,卻在奧巴馬總統執政期間陷入停滯。

容克承諾空洞 卻很容易實現

除了協議本身,容克顯然還做出了一項個人承諾:歐盟將購買更多的美國農產品。這承諾很空洞,也很容易實現。

說它空洞,是因為歐盟委員會根本沒有預算購買美國大豆,或任何手段迫使歐盟消費者這樣做。但說它容易實現,是因為中國已對美國大豆徵收關稅,以作為美國對中國出口品徵收關稅的報復措施,這意味非美國大豆種植戶現在可將出口轉向中國出口,向美國種植戶釋放出歐洲市場。

因此,中國對美國大豆徵收關稅的主要影響,是改變了全球大豆流向。

但中國的角色不僅限於大豆。事實上,美國對華貿易動態可以解釋特朗普為何願意與容克達成協議。

美國對進口商品徵收關稅若只針對中國出口商,其影響將大得多。比如,對來自中國的飛機引擎徵收25%關稅,能讓世界其他國家的製造商贏得市場份額;但如果所有人都要付同樣的關稅,那麼競爭環境並不會因而改變。

中國倡自由貿易 口術大於實際

確保歐盟不用面臨與中國一樣的關稅,意義尤其重大,因為歐盟供應商是中國出口商在許多行業內的主要競爭對手。同時,歐盟也需要和美國在中國市場上競爭,歐洲工業可能實際從中美貿易戰中獲益(邊際上)。因此,只要美國和中國在貿易問題上陷入鬥爭,跨大西洋的休戰就是歐洲的勝利。

但這休戰對中國來說沒有這麼有用。中國領導人雖然口頭上繼續支持自由貿易,但到目前為止,他們並不願意考慮美國和歐洲的怨氣。如果中國想在與美國的貿易戰中找到盟友,就必須大量修改構成變相針對外國競爭者的歧視的國內監管和措施。

因此,歐盟和美國的協議將中國領導人面臨的真正問題擺上了台面:是否保持政府對國內產業的強力支持。20年前,保護主義措施也許還有辯護的餘地,但今天的中國競爭力早已非昨日可比。中國從這些措施中所得到的好處,很可能大大低於貿易戰升級所造成的損失——特別是在歐盟已經安全,而中國需要獨自面對美國的時候。

(作者曾於IMF工作,擔任過歐洲委員會、歐洲議會、法國總理及財長的經濟顧問。)

www.project-syndicate.org

歐盟需要和美國在中國市場上競爭,歐洲工業可能實際從中美貿易戰中獲益;因此只要美國和中國在貿易問題上陷入鬥爭,跨大西洋的休戰就是歐洲的勝利。(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丹尼爾‧格羅斯(Daniel Gros) 歐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欄名 : 中美博弈新時代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8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