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城搶車

副刊版 2018/09/11

分享:

為整頓約車軟件滴滴出行的服務,全國夜生活就出現大混亂了。周六黃金夜當然打不到車,以至周日晚上更平靜,人們選擇了不出門,或至少是提早返家。一個叫車軟件的影響力可以如此厲害,也有點意外。

但其實應是意料中事,想一下,現在於中國出行,都潛移默化是要約車出門。上班下班,飯局完了,就會見到不開車的朋友一個個默默對住手機約車。真正聚會的散場,是當大家陸續約好的車到臨的一刻,而基於之前的拼實力及合攏的結果,滴滴又擁有大部分的使用量(其他有美團、易到、曹操、神州等)。所以,可猜測九月八日開始一周,晚上十一點到早上五點沒有這服務的話,中國會是如何缺車。

首晚試行整頓,人們不記得也好,或誤判影響力也正常,那結果就是陷入又要搶車又在街上等足一個鐘,或者選擇接受黑車或的士開天殺價的命運。

周末一夜車價狂升,事後報告好快就來了。以北京三里屯熱點為例,一般叫價是平時三至四倍,譬如短短三、四公里,要價八十元人民幣;平時五十元路程,去到一百五十以上。的士都加入了這一口價行列,都漠視了原來的職業操守。

黑車,好多其實也是原來的滴滴司機,沒有了軟件作中介,就自己出來接客。簡單來說,不僅是回到五年前叫車軟件還未普及的時代,而且來得更為粗暴,恍似回到森林。

生活沒有了滴滴真不行了?真回不去單純揚手叫車的日子?然後記得,大概是二○一二年十一月,北京乘客和司機還不太用滴滴,終日無甚生意。那年早來的一場雪改變了滴滴的命運,人們才開始知道用這軟件約車還真有效,當天首次突破一千單生意。現在,是每天有三千萬單。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