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科技化 教育須拓6大技能

評論版 2018/09/12

分享:

高等教育國際化已發展成席捲全球的浪潮,累積而成規模上千億美元的產業。根據OECD(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的統計,在從1970年到2015年的45年中,全球留學生總量從80萬人增加到450萬人。

經濟全球化 教育更趨向跨地域

在中國,教育國際化的觸鬚伸延至中小學生甚至幼兒園。青少年和小朋友透過網上語言教育平台,跟遠在千里外的美國教師學習英語,這正好解決過去中國英語教學受師資限制,重寫作、輕聽說的痛點。

另一方面,教育出現跨地域體驗的趨勢。騰訊課堂作為中國最大的職業教育在綫平台,累積為3億用戶提供了超過10萬門網絡教育課程。通過在綫學習,視障按摩師學會了英語交流、山區媽媽實現了室內設計師的夢想。

經濟的全球化是教育國際化的最有力推手。1997年,全球貨物總出口額為5.6萬億美元,2017年,這一數字增長3.2倍至17.9萬億美元。隨之而來的,是對國際化人才的巨大需求。

在可見的未來,自動化、人機互相依存(human-machine interdependence)或第四次工業革命,正在改變勞工市場和人才需求。不少人擔心勞工技能追不上科技發展,將導致龐大的失業潮。那麼,究竟我們正在教育誰?如何及為何去教育?期望教育出甚麼人才?

科技扮演壓力源 賦能器

首先是跨學科的能力,目前的教育體系適應的是工業革命對社會化分工的需求,採用專業細分的方式培養人才,而未來愈來愈多的課題需要跨學科的知識和技能才能解決。

其次是創新和分析能力,科技讓機器愈來愈聰明,創新和想像力的重要性已經超過掌握固定的知識和技能。

未來不僅僅是創業者需要企業家精神,所有的勞動者都需要學習並展現「勇於冒險、勇於承擔責任」的企業家精神。

此外,掌握數字技術、加強團隊協作、具備全球視野這3方面,也是非常看重的技能。未來的工作形態是機器與人類協作,要求勞動者不僅會與人溝通,也要掌握與機器溝通的技能。

首先,科技發展及在教育行業的應用,為未來教育的發展提供了破局的可能。科技扮演着壓力源和賦能器的雙重角色。一方面,科技是壓力源,正如前面提到,科技進步是教育內容調整的風向標。

另一方面,科技是賦能器,移動互聯網、機器學習、虛擬現實——增強現實正在改變課堂的形態。

教育持份者眾 需攜手推改革

其次,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實踐,是培養可應對未來挑戰的全面人才的關鍵。我想強調的是,技能教育與通識教育不是此消彼長的零和遊戲,而是互相促進的整體。

最後,在推動教育體系向前發展上,不同教育主體關鍵在於學校的管理領導者,不同國家和地區關鍵在於國家教育政策的制定者。教育是一個複雜的體系,持份者眾多,而教育改革需要他們一起驅動才會產生巨大的成果。

為了推動國際教育合作,增進了解及促進成果分享,我和團隊做了兩件事情。一是成立「一丹獎」鼓勵針對教育本身的研究和實踐。第二,是在推出「一丹獎」的同時,與EIU(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經濟學人智庫)合作推出「全球教育未來指數」,促進國際間教育的互相了解與合作進步。

第二屆一丹獎的得獎人公布在即。希望一丹獎能夠成為促進國與國互相協作的學習平台。

(上文為陳一丹在俄羅斯東方經濟論壇演講及答問節錄)

目前的教育體系,所適應的是工業革命對社會化分工的需求,採用專業細分的方式培養人才,而未來將有更多課題需跨學科知識和技能才能解決。(資料圖片)

撰文 : 陳一丹博士 一丹獎創辦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