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童年

副刊版 2018/09/13

分享:

兩年前的今天,先父離世。夜闌人靜時,總會想他,雖不捨但沒遺憾。

打從爸爸被確診患上失智症和柏金遜,我便決心要給他一個有尊嚴、少痛苦的晚年,所以,他患病期間沒有受太多肉體上的苦楚,最後是機能衰退,我看着他慢慢呼出最後一口氣很安詳地離開。

我經歷過,故明白失智症照顧者之心情和困難,尤其患者病發初時或會性情大變,平時可愛的,可能變成不再可愛;本來寡言的,或對人破口大罵……加上爸爸患病後,雙腳即喪失行動能力,突如其來的巨變確實有一段時間要咬緊牙關熬過。

後來想通了,生老病死既是必然,每人總有其離開塵世的方式,爸爸患上猶如「返老還童」的失智症,也是對病者來說較少痛苦的方式,於是,我心中篤定:「那就乾脆給他一個快樂的第二童年吧!」

調節心態,是失智症照顧者重要一環。與其消極抱怨,我寧願選擇積極參與爸爸的第二童年,當他是大B般寵、逗他開心。失智爸爸的世界愈來愈開心,事關全都是好玩事兒:某日,物理治療師正色問道:「利伯伯年輕時是特務?他這樣對我說。」我忍俊不禁,隨即作狀跟爸爸耳語:「唔好再輕易暴露身份,好危險!」一向溫文儒雅、對阿媽專一不二的爸爸患病後,指着護老院的護士們細細聲說道:「佢哋全部暗戀我!但我唔騷佢哋!」又美女又特務,我猜爸爸已認定自己是占士邦——這是他最愛看的電影。一忽兒,他又涉足政界,嚷着何解咁耐特首不找他開會云云。我邊替他按摩雙腳,邊順着他的紋路閒扯,他就大樂。就這樣,我變成了爸爸第二童年最「老死」的玩伴,他一見我即笑,說我是他「最好的朋友」。

我倆經常瘋瘋癲癲傾偈大笑,有時他扭計要食雞髀,我就馬上落街執行命令,看着他邊吃雞髀邊說「好味!好味!」我對着他笑,腦海裏就憶起兒時爸爸牽着我去紅寶石餐廳買雞髀的情景。能夠給爸爸一個快樂的第二童年,無憾。如今,我的死黨離我而去,盼望有天跟他重逢,再一起瘋瘋癲癲,無所不談。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