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禧攻略》現象 港文創北上有可為

評論版 2018/09/14

分享:

內地製作的清裝劇《延禧攻略》,在並非粒粒皆星的演員陣容,以及特別強勁的宣傳攻勢下,意外掀起兩岸三地熱潮。

據訊,該劇眼前在綫上、綫下的收視,讓一眾影視產品的代理商,也大跌眼鏡;該劇在內地電視台雖已播出大半時,其版權費仍然拾級而上,在中國影音娛樂業景氣平平的今天,自然成為焦點中的焦點。本欄希望從流行文化與創作產業的角度,淺談《延禧攻略》戲裏、戲外的各種啟示。

宮廷劇被批扭曲人性 未免苛刻

在網絡時代,再紅的人、再受歡迎的作品,要面對的從來不只是雷動的掌聲,還有各式各樣尖刻的批評;所謂大眾廣播,究竟還有多大、還有多眾,過去20年來,一直是傳播界的學術問題,也是商界的現實問題。

由於製作認真、資源投入充沛,對於《延禧攻略》的批評,較少體現在選角、造型、對白、劇情等具體操作上。但該劇的主題,以及故事背景,反而引起一些討論;所謂該不該拍「清宮劇」、「宮鬥劇」,海內外的質疑,主要有兩種:

其一、是同類影視作品,是否集中反映了當代中國人,或華語觀眾內心的陰暗面-人們仍為爾虞我詐、取悅君王、扭曲人性為樂。

其二、就是認為同類作品已然太多,拍來拍去也跳不出既有故事及技術框架,正反映中國影音業仝人創作力不繼。

坦白講,對於整套《延禧攻略》的製作和可觀性,筆者並不特別欣賞,實在也沒有追看,至今觀賞過的集數恐怕只有十之二三;然則,上述流於坊間的批評,恐怕稍嫌嚴苛一點,對於中國乃至華語影音娛樂界前景的研判,也未免過於悲觀。

創作追求突破 也需順勢而為

無論喜歡不喜歡該劇,筆者還是在其製作與廣播中,多少看到內地及香港相關產業、從業員持續、長足發展的潛力。近日團結基金發表報告,指要重振香港影音業,眼前也是合適時機,不宜再拖。

面對第一點質疑,愚以為,影音作品作為流行文化、通俗文化重要環節,首先反映民眾所喜聞樂見,其次牽涉其所思所想。因此,長篇電視劇的主題、故事背景,既是觀眾主流品味的體現,也很難跳離其思維慣性與層次;所謂創作上的突破,也只能是因勢利導、順勢而為的。太過曲高和寡的批評,反而反映批判者對通俗作品的文化價值與社會功能,不甚了了。

從唐代元慎、白居易的「井邊詩」,到衍生出京劇、崑劇、粵劇的元雜劇,再到明、清兩代的《三國》、《水滸》、《西遊》,都以其充分反映時代精神、草根民眾品味,而流傳於世。社會大眾的集體無意識、潛意識,可以延續很久很久,長達百數年;也就是說,今天中國科技、經濟雖有長足進步,但通俗文化品味延續自千年以前,其實不足為奇。

以時間為軸,縱向地看,中國的都城從金朝起,歷經元、明、清、民國初年,一直在於北京;而當今北京的城池和皇城,又確實在金中都、元大都的遺址上興建。京都、皇宮,人物複雜、故事多變、場面恢宏,本來就是良好的戲劇舞台,古今中外皆然。對照西方經典,除威尼斯人外,莎翁的大部分劇作,從麥克白到希姆來特,都並非以其時代,而是以中世紀封建城主的愛恨情仇作背景。

歐美作品 同樣反映文化記憶

因此,與其他流行文化大國,如美國、日、韓比較,21世紀的中國人愛看明、清宮廷劇,也實在再正常不過。

事實上,歐美影視作品,也會從主題到場景,處處反映其深層文化記憶;不一定代表最現代、最進步、最積極的時代精神。例如,荷里活大導演列尼•史葛,就經常以格鬥士、十字軍為主角;充滿個人主義、英雄主義之餘,也滿是歐洲中心主義、擴張主義的色彩。新近的電視劇當中,「權力遊戲-冰與火之哥」,以及「維京海盜」也滿是殺戮、色慾與背叛。兩劇的大賣,既反映當代西方觀眾的喜好,也說明他們對中世紀歷史的想像與理解。

因此,我們不能說今天兩岸三地觀眾仍愛看宮廷劇,就等於中國人的精神狀態、價值取向,仍然停留在大明宮、慈寧宮、鍾粹宮、儲秀宮的時代。當然,對清宮戲的批評,並不始於今日,自其形成風潮的數十年來,就沒有停歇過。回首1980年代,香港導演李翰祥北上拍攝「垂簾聽政」後,內地慢慢形成清宮戲、清宮劇的風潮,一直延續至今;在「延禧攻略」之前,上一個高潮是「雍正皇朝」引領的「康雍乾」三部曲。在當時,內地網上世界和知識界,就見到對於「辮子戲」的不同意見。

歷史元素 難脫非主流胡人文化

所謂「辮子戲」,因為滿人以遊牧民族入關,平定各地、建立皇朝後,頒行「留頭不留髮、留髮不留頭」的剃頭令;華夏民族向來珍視衣冠,尤其是由此所展現的文化品味與身份認同。中共建政以後,改國語為普通話,起碼在宣傳層面,比國民政府更強調諸族平等、防範「大漢沙文主義」。

然而,到了1990年代前後,由於中國文化熱、內地經濟崛起,民族自信隨之而起;無論是「雍正」式的所謂「正劇」,還是各種「戲說」,悉數以清初滿州帝后為主角,自然引起一些爭議。

無可否認的是,逾千年來,北京一直是中國的胡漢分界;前文所及的金、元、明、清諸朝,除明朝外,都是遊牧民族政權。受到內地官文化影響,以北京為舞台的古裝劇,便很難完全脫離所謂「非主流」的胡人文化。

港特有文化品味 補內地不足

在這方面,遠在海角天邊的香港,反而具備更有利的文化氛圍與創作空間,以補充內地文創人員、文創企業的不足。自邵氏「定都」香港以來,本地流行文化的領航人,從小說到漫畫再到影視作者,都自然而然地承擔着傳播宋、明華夏文化的角色。金庸筆下的武俠,不是抗元、抗金,就是抗清。黃玉郎筆下的江湖中人,無論古今的抵抗意識都很強,每每和異族在上位者勢不兩立。從邵氏到無綫、亞視,古裝劇也以楊家將、岳飛為正宗。因此,到內地重金開拍岳飛,雖由黃曉明擔綱,但製作人是唐季禮,導演鞠覺亮之前最著名作品,就是1983年黃日華、翁美鈴版的《射鵰英雄傳》。

可以說,不只是製作技術與經驗,香港人的文化品味,以及對傳統故事的拿捏,也有獨特的價值;正是南與北、漢與胡,朝廷與草莽的mix & match,構成了中式古裝劇的魅力。

撰文 :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