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長者友善」文化 助長者續就業

評論版 2018/09/17

分享:

人口老化導致未來勞動力不足,是香港目前面對的重大經濟問題,其中一個解決方法是延長退休年齡,鼓勵有能力的長者繼續就業。

香港沒有法定的退休年齡,不少機構以60歲為合適的歲數,讓員工離開崗位,安享晚年。然而,根據法例,一般的「打工仔」需要到65歲才可以提取強積金,這間接驅使經濟能力不高的年長員工延長他們的職業生涯,以累積更多的強積金或退休金,但在65歲之後,他們又如何呢?

港老年勞動人口 5年倍增

在過去,本港長者(即65歲以上人士)的勞動參與率並不高,例如在2006及2011年同是7%,但在2016年,這個比率上升至11.2%。老年勞動人口在短短五年間,從2011年的65,888增加至2016年的130,602,增幅接近一倍。這是否一個可喜的現象呢?筆者認為值得我們探討。

事實上,特區政府近年並沒有推出任何社會政策,以促進長者就業,又或是透過年齡歧視的立法工作,去保障他們的就業權益。至於僱主及工會方面,筆者亦看不出他們有甚麼重大的動作,大力鼓吹長者延遲退休,或協助他們退休後重投勞動市場。

政府統計處今年出版的《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主題性報告:長者》,也許可以提供一些綫索,讓我們了解長者的就業狀況及限制。對於年老員工,他們選擇繼續外出謀生,而不適時退休去安享清福,可能的原因有幾個。第一個理由是有更多長者願意留在勞動市場內,因為他們自覺有工作能力和興趣,可以繼續賺取收入。

上述的報告指出,「長者教育水平上升及健康狀況改善」是背後的原因,但筆者對這個解釋存疑。誠然,教育水平較高及健康狀況較佳的人士一般會有較高的勞動參與率,但對年過65歲的年長人士,學歷高及身體好令他們更能享受退休後的生活。

事實上,在長者工作人口中,於2016年只有18.4%擁有專上教育程度,比2011年的19.7%為低。至於健康狀況改善,無疑令長者壽命加長,亦同時令他們需要更多的金錢去應付日後的生活開支。

另一個可能的原因是勞動市場內出現了一些吸引長者就業的機會,於是更多年長員工決定延遲退休,希望運用他們的才幹與經驗去作出經濟貢獻。

若我們比較2011年及2016年長者所擔任的職業分布情況,會發現這方面的改變並不大,不同職業類別中,只有1至2%微小的變化。當我們比較經濟活動身份時,在2011至2016年期間,長者為僱員及自僱人士的比率上升,而僱主身份的比率卻下跌。

科技的發展,似乎對年輕人在就業上的得益,遠多於年長的員工。勞動市場內新增的創業和就業機會,極少吸納長者,令他們一展所長。在香港,為數不少的年長僱員受聘於服務業內的一些低層職位,例如保安員及清潔工作等。

長時間工作 年長僱員更累

第三個理由是經濟需要促使長者繼續工作,以維持生計。眾所周知,香港沒有全民退休保障制度,對一些年長僱員來說,強積金戶口內的金額,並不足以令自己退休後一家生活無憂。至於生果金及長者生活津貼的數額亦有限,而後者更有資產審查的要求。因此對某些長者來說,從辛勤勞動中賺取微薄的收入,是一個無奈的選擇。

值得留意,長者自工作所得到的收入,比十年前有明顯的增加。在2006年,他們從主要職業中賺取收入的中位數是6,500元,到了2011年上升至8,500元,之後再升至2016年的10,250元。當中收入低於6,000元的人數大幅減少,由佔全部長者工作人口的41.1%降至15.2%。他們的收入顯著上升,筆者認為原因有二。其一是最低工資效應,僱主不能再以工作能力低及薪酬議價能力低為藉口,以超低工資去聘用年長員工。其二是當工資變得較合理時,不少長者願意增加他們的勞動供應,特別在工作時數上。

統計處的報告顯示2016年長者工作人口的每周工時中位數是42,只比全港工作人口的45稍低,而他們當中約有63%的工時多於40小時。當外國年長員工隨着年齡增加而減低工時,香港的年長員工仍然以長時間工作換取僅可餬口的收入,這看來並不光彩。年長員工的體能和精神狀態一般較差,長時間的工作令他們更為勞累,因而帶來職業安全和健康問題。事實上,彈性的工作安排(例如半職和兼職)對他們較為適合,令他們有更多休息時間。

立法防歧視 供誘因聘長者

要提高長者的勞動參與,並不能單靠市場力量,政府和僱主都可以多做一些事情。例如政府可以立法保障年長僱員免受僱傭歧視,亦可以提供誘因予企業去增聘長者。在本年度的財政預算案,財政司司長建議向聘用離開職場或失業長者的僱主,發放每月最高4,000元的在職培訓津貼,為期6至12個月,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此外,企業亦可以透過一些人力資源管理措施,例如特別設計的培訓、合適的職位安排及彈性的工作時數等,令年長僱員更能投入工作,以他們的經驗為企業作出貢獻。

外國的研究顯示,建立一個「長者友善」(Elderly-friendly)的企業文化,對年長員工表示尊重及加強對他們在工作上支援,皆有助挽留有表現的年長員工,令他們願意繼續為機構效力。

在今天,年過60歲的人士,都可以精力充沛地上班,但同時,一些中年僱員感到心身疲乏,盼望早日退休。如何善用現有的人力資源(特別是五、六十後僱員),保持從人才而來的競爭優勢,是整個香港社會需要思考的問題。若政府和勞資雙方甚麼也不做,「老齡海嘯」對勞動市場所帶來的衝擊,將會遠超我們的想像。

香港人口老化導致未來勞動力不足,鼓勵有能力的長者繼續就業有助紓緩問題。(資料圖片)

撰文 : 敖恆宇 中文大學管理學系教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